有条橘子

生活是最漫长的坚持

【正泰】 糖多令 04

对不起尽力了,正巧周末学校校庆再加上下周开始要期中,更少了等之后考完补。


04


“春天想到百合,秋天想到芒花,永远保持着预约的希望。”金泰亨懒洋洋地翻着推送,“可惜无时不刻思恋家里的床。”

田柾国顶着鸡窝头叼着牙刷犯迷糊,口齿不清地询问泰亨今天有什么安排。

金泰亨眯着眼把美食在脑袋里过了一遍,“有家店萝卜牛肉烩饭和脆派牛肉汤超级好吃!”


田柾国飞快地漱口抹脸,一把扯过放在地上的旅行袋,“我请你吃!”

“绝地求生的三级包不准背出去,我是明星我不要面子吗?”金泰亨难得被逗得笑倒瘫在床上,“戴上口罩墨镜,哥请你。”

田柾国有些遗憾地把炸弹包寄存在了酒店前台,不情愿地从隔层里取出一个迷你版的小黄鸡背包。


金泰亨这回笑得连眼睛都找不着了,心道“地球上怎么还会有这么可爱的男孩子”。他从挎包里翻出刚才给对方找的鸭舌帽和口罩递给他。

“为什么是粉红色的!”

“这个陈哥排了一宿买到的情人节限量版cooky,粉兔兔那么可爱那么难买你居然还嫌弃,还给我。”金泰亨作势要从对方手里重新夺回所有权。

“我.....没说它不可爱啊!”田柾国飞快地带上,生怕下一秒金泰亨让他面无遮拦的上街。


“不过,真奇怪,cooky和柾国居然还挺像的。”金泰亨回想了一遍对方咧嘴傻笑时露出的兔牙,打游戏急得口齿不清的汉语发音偶尔还夹带自己听不懂的鸟语,浴袍系带松动时露出了一小片腹肌,“还真是肌肉兔子的设定。”

不过此刻田柾国忙着在路边疯狂招手打车,压根半句没听到。金泰亨默默取消了原本预约的私家车,站在他身后的报刊亭边看着田柾国闹。


金泰亨说的这家店其实他自己已经许久没亲自到过;且不说偶尔才得空有休假,更多时候则是被一群助理像易碎品一样看护着,失了独享美食的幸福感。

田柾国在地球上很少去吃美食,不管是和谁一起出任务,结束前的两三天都会带上相机去记录大好山川。对待食物反而变得随意很多,有时候甚至捎上几包压缩饼干就出门。


店面在一条不大的小弄堂里,来过许多次的金泰亨依旧还得顺着导航左拐右绕才寻得此处。老板正播着小曲坐在门口的石凳上晒太阳,虽说已经上了年纪但记性绝佳,金泰亨只露出了一双眼,他就笑呵呵地问:“今天还是吃烩饭?”

“吴伯伯,我好不容易逃出来的,最近有什么新的菜品嘛?”金泰亨拉着田柾国进了店内,“我听陈哥上次小声给您拨电话要芋头油饭打包,不准不给我尝尝!”

吴伯膝下无子,这些年一直守着这家不大的店铺,不懂的花里胡哨的营销手段。偏偏金泰亨也是个不舍得和别人分享美食的主,别说推荐给粉丝来共享,还成天想着法子让吴伯只给自己做饭吃。


“知道,今天怎么还带了朋友过来?”吴伯把食材从外头的冰箱里拿出来放进篮子里提进厨房,看到坐得像没骨头似的金泰亨对面还坐着一个生得同样俊俏的年轻人,偏偏坐着笔直地怀顾打量着屋内的摆设,不免多了几份好奇。

“刚交上的朋友,他念叨着要吃美食就带他过来了。”金泰亨用指尖戳了戳对方的手臂,“快叫一声吴伯伯。”

“吴伯伯好,我叫田柾国。”

方才刚见面对方就朝自己鞠了一打躬,吴伯心底对这个沉默寡言的少年有些好感,这一声“吴伯”也是继承了泰亨素来撒娇的强调。吴伯点点头就进厨房,心道“泰亨这小子平日里连小陈多吃了一碗米饭都要嘟嘴吵嚷,今天倒还大方的肯带朋友过来,看来是很投缘。”


透着玻璃看到金泰亨又不安分地伸手去扯对方的衣袖,背对着看不清,可田柾国偏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盯着墙上的水墨画看,耳尖隐隐泛红。




“喂,臭小子,哥可是第一次带人来这家店,之前我还跟陈哥说第一个带过来的肯定是我未来媳妇,我突然发觉你很占我便宜哎!别不好意思呀.....”





TBC

评论 ( 3 )
热度 ( 24 )

© 有条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