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月

从来不写大纲的微色情博主

很抱歉...今天舞台表演结束
明天就更新荆棘载途12/N 或者是正泰短打 给你的情书
连续两天12h练舞
我现在满脑子只有I need U和Fire

精神亢奋都用在了学舞上

我也想深夜放文 😭

# 每天都在进行各种脑洞 臆想

开始看课外书 / 快被无聊折磨疯了

荆棘载途 11/N 【补

 

日常被lof怼 / 大概在20/N就正文完结 


食用愉快 


展厅里的冷气很足,金泰亨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衫还是忍不住地哆嗦,摸上手腕的时候熟悉的触感让金泰亨莫名的感受到了一股暖意,从胃里而来。
很久没有系这根绳子了,从交出offer浑浑噩噩地在大街上走,为了发泄拽下它然后丢在垃圾桶旁离开,最后还是忍不住翻遍了整条街的垃圾桶找回后,原来已经快四年没有佩戴它了。
今天又是为何呢,情绪化严重吗?

“V.”Aaron把一杯热可可递给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出神的金泰亨。就在半分钟前周玮哲给自己发了简讯说已经将田柾国带到了会展,现在应该在过来制造偶遇的路上吧。
咬定对方好脾气不会在公共场合让自己难堪,走近几步将距离拉成了四十厘米,亲密距离果不其然让对方的眉间紧簇了几秒,又恢复常态眸中含笑地望着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热气腾腾的可可被捂得开始变凉,至始至终金泰亨都没有表现出想要喝一口的迹象,两个人的话题也逐渐变的枯燥乏味起来,只是出于礼节有一搭没一搭的进行着。

Aaron嘴角扯出的微笑越来越难看。可可里下了足够剂量的催情药,足以让金泰亨瞬间失态向自己投怀送抱——可对方只是不停地将吸管反反复复地抽抽插着,搅动着里面黏腻的可可。
四年前的那场强暴对于金泰亨的心理阴影强到别人递过来的任何东西都不能下咽的程度,哪怕是奶茶店里服务生递给自己新制的饮料,只要一喝就会忍不住呕吐,胃酸刺激食道触及泪腺,像是一个连环爆炸。

听到拐弯口三声略带沙哑的咳嗽声, Aaron脑海里的一根理智的弦“啪”的一声断了,那是他和周玮哲的暗号由此来暴露田柾国的行踪,Aaron猛地夺过垂眸望着地板的金泰亨手中的可可,一只手强迫对方抬头,一只手将可可灌进对方因防备不及而微张的嘴里。
灌得匆促,可可顺着下巴滴落,在白色衬衫上留下了一滩滩的褐色污渍。

羞愤屈辱夹杂着痛苦的回忆让金泰亨竟然挣脱了常年练武的Aaron的禁锢,那段努力被自己模糊化的记忆又开始张牙舞爪的兴风作浪起来。
金泰亨觉得从未有一刻如这般充满了血气,好像回到了阿尔,被人抱着走向未知的黑暗,如果……如果当时自己还有一丝力气。
清脆的响声伴着呼呼的风声在空旷的展厅里格外的清晰,药性发作的很快,金泰亨觉得自己就像一条脱水的鱼不得不大口的呼吸才能获得浑浊的空气。

田柾国就看到了这一幕,那个自己朝思暮想许久又蛰伏起来的人,脸色泛红唇色惨白的狠狠扇了对方一个巴掌,宽大的袖口随着这个动作下滑到手弯,露出整个手腕,一条褪了色并有了几处破损的手链轻易得抓住了他的视野。
该死的,自己对不远处那人的一切都还如此清晰。是被下了药吗,原本还站立着的男人此刻瘫坐在地上,身体开始不停的抽搐却仍然不管不顾地往展厅外面爬去,被人恶劣地捏住脚踝拉回原地,再不屈不挠地往前爬。

金泰亨感受到了有新的视线聚焦到自己的身上,对了,这是在展厅在巴黎的文化中心,随时会有外来的展览者欣赏画作。呵,十分钟前自己还斜靠在墙上感受着属于浓郁的艺术气息,现在就因为自己变得淫秽肮脏。
为了报复田柾国,从他的世界里销声匿迹的那一刻起,自己好像丧失了恨人的能力。笑起来是精致没有灵魂的洋娃娃,放任沉沦的时候是任人摆布的半成品充气娃娃。

在神圣的殿堂里被一只疯狗咬几口上帝不该怪罪自己才怪,在精疲力竭的那刻,却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夹杂熟悉的香水味,微睁开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朝思暮想过的容颜,金泰亨只是有些想笑——在这种时候还是希望田柾国来救自己呢,将自己领到没有苦痛的日子里去。
田柾国有些僵硬地抱着金泰亨,对方灼热的手轻轻摩挲着自己的小腹,熟练的在自己身上点火撩拨,眼神开始涣散面部表情却变得柔和甚至带了一点未经人事懵懂。

这几年看来你过得很好,心里嘲讽着想要松手,就听到对方小声呓语,“柾国,如果真是你就好了。”
“可是,肯定又不是你。”

箍紧了对方单薄的不成样子的身子,对不起这次我折磨你那么久。

初秋,街上扑面而来的热浪余威不减,记忆中不出几步路应该就有一家自己旗下的酒店,低头看着怀里死死咬着下嘴唇与药性作斗争的金泰亨,因为用力过度已经有几处脆弱的皮肉裂开了几个小口子。
他现在应该极度厌恶自己名下的酒店吧,幸好来巴黎谈生意的时候住过不少其他合作商提供的套房。
多走了几步路田柾国就感受到后背贴着湿衬衫的不舒适感,从冷气充足的展厅出来冰火两重天的感受让汗水比平时来的更加肆意。比预想中顺利地完成了刷脸开房的荒唐之举,事发突然田柾国根本就没有带上自己的证件,前台的小姐却毫不在意地快速递给了自己顶层套房的房卡。

将金泰亨放在铺了羊毛毯的沙发上回身关门,握住门把缓缓外推的时候,留意到屋内有细碎的声响,只当是对方在翻身。
两个人不尴不尬的境地让田柾国如鲠在喉,不管隔了几年,这具身体毫无疑问对自己仍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听到滴滴的关门声的同时另一个清晰的落锁声从屋里传来,果然原本乖巧得躺在沙发上的人已经不见踪影了,一路磕磕碰碰地弄掉了不少原本作为装饰品挂在墙一侧的红玫瑰,花瓣残破撒了一路最后消失在走廊尽头——那里传出沙沙的流水声。

将花洒开到最大,拨到最右侧,水温还是不够刺骨,水激在自己身上带起了别样的快感,金泰亨有些发狠地撸动自己发烫的欲望想要纾解折磨自己许久的性欲。
他知道田柾国和自己只有一门之隔。
如果现在发生关系,四年前的离开究竟是为了哪一股执念?金泰亨没有办法解释就没有办法容忍现在心理上极度依赖对方的自己。
释放了好几回,有些失神地靠着贴了瓷砖的墙壁,胸腔随着喘息剧烈的上下起伏,白色液体被水流冲走逆时针方向带入地漏。

裹了浴袍从浴室里出来就踩上了摆在门口的衣物,拿掉最上面的白衬衫,黑色休闲裤的上面还放了一条短裤,金泰亨不争气地红了脸松手让白衬衫物归原位。
随即他意识到田柾国已经离开了的事实。
套上对方准备的衣物,走到玄关口俯身穿鞋,衬衫口袋里有什么东西硌到了自己。原来竟然是一张名片,反面被人手工加上了一排号码,原来已经换了私人电话。

一开始到巴黎,晚上窗外华灯初上的时候,金泰亨就坐在窗前拿出手机按着记忆打出一排数字,然后删掉,再快速的打好,删除。
那个绿色的拨出键仿佛有千钧之力让自己无法按下,却原来对方早已更换了号码。
即使如此还是没有吧名片扔进垃圾桶,随手放进了裤袋。是出于对陌生人的怜悯才帮助的自己吗?
“自己到底是在期待什么呢......”

我的力量是孤独赐予的。我既不害怕狂风呼啸也不畏惧暴雨倾盆,因为我就是夜晚的黑。

妈妈,她们的心都好大
我只能做到收敛一下我的嫉妒心

我居然他妈那么久没更荆棘载途了

我自己都快忘了的那种程度

真不是人

报告小主
一个字都没写 (其实刘德华的...侠盗联盟很不错啊

圆圆的自己 😭

荆棘载途 【预1


日暮时分,我们抵达塞里木河,带着虔诚的心。众水相拥,一滴水的蓝从何而来?终于不再是一个人的皈依了。恣意的蓝,打开了曾经的梦魇,那从骨子里溢出来的冷色调到底被爱磨烂了,我拒绝推辞,躲避你的脆弱的爱意,装作不在意的模样从旁人手中接过你的名片,擦肩而过,对着你的心意视而不见,我的心里快乐极了,却也痛极了。

我总是拿别人的过错折磨彼此,侧身凝望着你,你正安静地凝视远黛,纹丝不动的湖水,享受着被安宁包裹着的一方纯净,这世间没有一笔感情是可以挥霍的。

我伸手拉你的衣角,温热的手和我微凉的手慢慢十指相扣。我从你琥珀色的眼眸里看到了自己,笑靥如花,伪装的面具悄然落地。

轻的花,飞絮一般布满湖的周围,就在你亲吻我的时刻。

赛里木河就是一枚大地的眼睛,我想找到另外一只眼睛,你说就在我心里。

#行文参考《赛里木河》

没人陪我在家烧烤

没人陪我一起做减脂餐
早餐 鸡蛋土豆饼
午餐 杏仁西兰花
晚餐 上汤娃娃菜
加餐 水果冰粉
30分钟跑步训练

那我还是写文吧 唉

(心理罪不如电视剧版的好看 至少情节的推动我觉得太快了 可能是时间限制吧 我更喜欢电视剧版的方木当然还有邰伟 喜欢到写不出同人文

看了好多电影 学了好多舞 还是百无聊赖 blackpink的舞很有女人味 至少我跳的时候觉得 调皮中不失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