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橘子

生活是最漫长的坚持

【正泰】 他克莫司

*免疫抑制剂


我感到宇宙正在流动,在你的眼睛和我之间。

文/有条橘子

⚠️ 无脑甜预警



命运这件事总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他和田柾国已经快七八年没见面了,照理来讲按着人的遗忘曲线他得把对方忘得一干二净。说白了从少年时代开始他俩只能算得上从萍水相逢到你死我活,俗话说得好一山容不得二虎,一个班也容不下两个数学课代表。

明明那时候最深刻的记忆是谁的分数挂在红榜的首位,可还顺带了对方的模样——带着黑框眼睛,鸡窝头,还有不修边幅的把一侧校服系进了校裤,转着黑笔自以为帅得要死的鬼样。

 


他们是在急诊室前偶遇的。

那时候金泰亨被值班护士的夺命连环call中叫醒,摸黑顺着记忆从衣柜里左侧拿了一套工作服套上就急急忙忙地驱车到了医院。

刚到医院大门被锃亮的玻璃门一照映出了“红配绿”的时尚穿搭,金泰亨吸着拖鞋,一手扒拉着打结的卷毛一边低下头脚下生风地在光滑的大理石上竞走——只要到了诊室就只有那群整天追星,凡夫俗子入不了法眼的小姑娘了。

 


距离诊室还有三十米,金泰亨履稳健轻快得鬼使神差的往挂在门诊大厅里地屏幕上投去惊鸿一瞥。


3号诊室 候诊 田柾国

他还没来得及做出点该有的反应,就被一声中气十足的叫唤声给震住了:


“田柾国请到三号诊室就诊。”


金泰亨从“这个田柾国就是那个不修边幅,高考超常发挥,读了数学系,再也没和老子联系的混账东西”飞速转变成“我今天居然穿了红配绿,我的天我为什么不摸一把脸再出门,这拖鞋不是早就该扔了我怎么用穿出来了”最后终结于“可别被认出来,不然真绝美”。

 


“唉,金医生,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你值班啊。”

“呵”金泰亨心道通宵连轴转怎么没让善解人意的护士姐姐变得沉默寡言,反而激起了她爱管闲事的心。

“泰亨?”

明明只是名字,可偏偏从发着高烧病恹恹的人嘴里说出来倒是多了几分道不明的味道。金泰亨心下有些怅然,他抬起头朝他点头致意,“田柾国。”

 


“泰亨泰亨奈若何。”田柾国笑着把试卷递给他,“泰亨同志,还需努力。”

“喂,这次试卷本来就很难,你再不理我的话我这套辛苦得到的数学题没你份了。”

“我这次就是失误,失误知道吗?”

“泰亨同志,A大数学系见。”

 


“金医生。”值班护士老远就看到金泰亨一路疾走过来早就把病人的病情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怕到时候一紧张说不清,结果都快绕口令似的说第十遍了金医生还跟被定身了似的伫在那边不挪步了,“1902床,颈静脉…颈静脉…”

“颈静脉孔囊性神经鞘瘤。”

“对,宋医生说情况很危机需要即刻进行手术,他还说……哎,金医生,病人在3号手术室。”

 


这场手术进行得并不顺利,这种疾病极为罕见在本院就诊的过去五年几乎不到三例。金泰亨胡乱地脱了染满血渍的手术服扔进垃圾桶,刚要去休息室补觉就看到靠在手术门前玩手机的田柾国。


“你…”

“在等你。”

金泰亨在心里嘀咕了句:“几年不见看来对方脱胎换骨还有脑子。”

“等我给你看看神经有没有出问题吗?免费的不收你专家门诊的钱。”

“那时候不是一起约定了吗?”田柾国反问他,不知怎么的金泰亨瞥到了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他绕了许多弯从朋友口中得知他在全国最好的数学系就读,然后又保研到了国外的常青藤,最后回了母校当了最年轻的数学系老师。

那样空无一人的考研教室,他把对方的名字一遍遍用钢笔写在每页草稿纸的第一行,力透纸背,才让他有勇气朝着曾经的梦想重新整装出发。


现在这个学途坦荡的男人站在她面前,有些委屈略带责怪地问他曾经约定的誓言为什么自己违约了。

 


“因为有人替我学了。”

他原本想说些刻薄的话,譬如“分高的可以浪费的人说什么假惺惺的话”,又或许是“隔了那么久再来揭伤疤,学霸你是没有脑子吗”。

田柾国是什么时候下的迷药?


“同学都说没有你的消息,我给你发了很多短信都石沉大海。你知道开学第一天我把数学系的名单从头到尾找了三遍都没有发现你的名字,我才知道我可能错过你了。”

金泰亨张嘴想反驳,亦或是发挥他日常毒舌的三分功力,这可能是他听到过对方最长的一段话了。


“你好狠心,对自己。”

田柾国想,也许还有对他。大学四年他去了很多数学系闻名的校园,在脑海里模拟了无数次他们相逢的场景。

“所以呢?”金泰亨忽然笑了,他往前迈了一步,“田柾国先生。”

“我劝你善良点,金泰亨先生,我可以替你学怎么样谈恋爱吗?”

“我今天没洗脸,还是红配绿,具体地说已经三天没洗头了,可能家里还有一筐衣服没洗,消费能力在我们诊室一骑绝尘的摘得桂冠。”

“没关系。”田柾国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教书太空了我可以把你那份洗了,我的医生。”

 


“所以你居然三年没洗校服?”金泰亨小心翼翼地捏起一角还隐隐有汗臭味的蓝白校服,“真是我当初是眼睛瞎了没看出来黑色墨水不会褪色吗?”

“毕业签名其实只让你一个人签了,不过你真不客气,那么丑的字还写得斗大。”



这是金泰亨第30次觉得他俩在一起太草率了,他大概是把田柾国过分美化了。他,在家,还是一个黑框眼睛,鸡窝头的中二少年。他居然把线性代数用来压泡面,把高数考卷带上床批改,一边陪他刷剧一边出补考试卷……


于是他找了一个日子决定和田柾国谈谈人生,他如何狗样地在校园一群女生中混得风生水起。要不是自己的男朋友,他早就开个小号在校园论坛上击碎少女们的幻想了。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突然表白。”

“因为我们天生一对。”

???

谁手把手教你的花言巧语,语文擦着及格线过的男人。


 

“金医生的男朋友真的超级帅气哎,搞得我每天都在期待值晚班。”

“超级温柔好不好,上次金医生生日他每人一份的小蛋糕和美式拿铁也太浪漫了!”

“我上次还在休息室看到他男朋友再改试卷,是大学数学系的教授呢!啊,简直了。”

 


金泰亨在茶水房里惬意地泡了一杯奶茶,靠在门板上捧着杯子想,“值晚班才不会遇到呢,我可是八年前就预定了。”

 

FIN

提前中秋快乐 


评论 ( 6 )
热度 ( 57 )

© 有条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