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橘子

未知苦处 不信神佛

千禧


正泰/ 一个梦的衍生物 /无脑


我们不要掉入俗套中,我们心照不宣,我们相互救赎。




这家旅馆很奇怪。


金泰亨是今年第四次来这,路上的积雪厚度使得旅途被无限延伸,早上匆忙塞进背包里的最后一口手握寿司下肚,天已经半黑了。

车子按照既定路线开进了旅店的地下车库。火爆得很,金泰亨在车库里转悠了半天才倒车进了角落的唯一空位。

这家店不成文的规定:车库里满员就和拒绝待客划上了等号。晚餐照例是一楼右转的自助餐厅,金泰亨对于这里的草莓慕斯和坚果花椰菜有着莫名的偏执,仿佛没吃到这两个菜品算是白来。

习惯了工作餐的缘故,即使在舒适的环境下金泰亨不出半小时就解决了温饱问题,拎着寄放在柜台的包上楼寻找空房间。



房间没有门,只用薄如蝉翼的帷幔半掩着。如果房间的灯亮着表明是空房间或者说里面的人愿意与你拼房——听起来似乎很怪异却为浪漫因子的滋生带来了契机。

当然也许只是承担不起一晚的高额房价。

金泰亨经过0901的时候,里面的灯已经灭了,他在门口驻足了一小会才抬腿往走廊深处走。



这让他觉得那晚仿佛只是自己臆想出的梦。

盛夏,被暴雨围困着,打着伞跑进了附近唯一一家亮着“正在营业”的屋舍。大约是去年的时候翻修过,之前外墙上还布满了爬山虎。

大多数的房间已经灭灯了,走廊里散在着刚换上的檀香味。金泰亨把三楼转个遍毫无所获,站在楼梯口打算去四楼碰运气,就看到不远处的房间被嫩黄色的浅光包绕着。



0901

这个门牌号让金泰亨想起了开学典礼,想起了最后一次父亲牵着自己的手走过漫长的回廊,对一步三回头的自己笑,西装裤上的烟草味有些重。


对方是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
让他在意的,是眼睛。
金泰亨觉得似曾相识。


他站在门口歉意地看着被雨水打湿的一块地毯,从淡灰变成了深灰色。

“浴室里是长期供应温水的。”田柾国把灯调得更暗了些,笔记本上最后一缕微弱的光不见了,像是蔚蓝海域上的唯一岛屿,连声音都是漫着盛夏的活力。

金泰亨裹着浴袍,床侧的塌陷让他无比清晰地认知到身边熟睡着一小时前初见的男孩——没错,是男孩。
暴雨击打着窗户发出刺耳的交响曲,连绵不断,金泰亨小幅度地转个身,指尖划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已经是新的一天了。


他想他在渴望重温那一夜的感觉。



1230

金泰亨习惯于一丝不苟。

准时从家里出来,等待同一班地铁;早上的地铁还没有什么乘客,他习惯坐在最靠近报刊架的那个位置上;毫无疑问地抽出第二栏的早间新闻报;几乎分秒不差的打卡,在茶水隔间用泡相同口味的咖啡。

可他看到懒懒靠在床头的田柾国,听到那句熟悉的话
“浴室里是长期供应温水的。”

却有些不可言喻的遗憾。


田柾国是这家旅店未来的小老板,作为十八岁的生日礼物,田父按着他的意愿翻修了一遍。
那天他在躲在屋檐下偷偷摸出烟想要解瘾,就看到对方举着公文包从雨幕中跑进,第一次知道原来白衬衫被打湿的样子那样性感。他几乎下意识地就给前台拨了电话,再三吩咐对方把除了0901的灯都灭了。



11:11

田柾国还没有睡的意思,他突然有点想唱2U;
金泰亨漫无目的地戳着手机屏幕,他突然侧过脸看到对方慌乱阖上的眼。


“晚安。”一个吻浅尝辄止地触及到轻颤的睫毛,即将远行的蝴蝶可终究停留了,顾自沉浸在湿润的潮野里。


“我还不想睡。”尾音里染上了似隐若现的委屈,门外是行李箱滚动轮滑过地板的呼噜声,和疲惫不堪的旅人发出牢骚声,他不算熟练地试探着揽住对方精瘦的腰身。

没有落锁的门,纱质的窗帘,初眠的风生出别样的温情。

无关欲望。


金泰亨捕捉到对方眼里的笑意,绵长的让人仿佛置身于无垠的宇宙,星辰大海中最隐秘星球绚美的让他沉溺。
世界上最亲密的人只消一眼,就能将彼此从平庸生活中救赎出来。






END

勉强算是300fo的文 谢谢大家的喜欢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有条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