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橘子

曾经试图压住一阵风
抗起676 雷gm 其他cp随缘磕

如山间清风如你




因为大修路的原因,田柾国的身体随着路面的起伏上下颠簸。想要点击守望先锋的指尖不小心戳到了旁边一款APP。

刚刚要点击左上角退出,这句话就已经闯入了他的眼帘——是茨威格的。


你的目光以某种亲昵的神气拥抱我。

突然忘记在哪里看到过了,你做恋爱测试的时候不由自主代入的人,你一定很喜欢。田柾国突然想到了那个目光——柔和的,甚至是宠溺的。

“学弟,这是我们画室的宣传单。”一张薄薄的纸被一双白皙又修长的手攥着,突兀地横亘在自己的胸前。手太好看了,会让人忍不住一窥其主的容貌。

就是那时候,对上了金泰亨拘谨的目光。因为自己的性格稍微有些孤僻,所以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独来独往。现在他好像有一瞬间想要停留了,仅仅是因为突如其来的亲昵感。

这位学长应该是第一次发传单吧。田柾国是这样想的。只是收了一张随时可能会被丢进垃圾筒的纸,对方就笑得跟小傻子一样的说了好几遍谢谢。这个人,真的是......学长吗?......

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好奇心,反正田柾国是用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拉着金南俊来到了画社。

也许生活中的不确定性正是希望的来源。当得知这个发传单的小哥哥是已经光荣退休的上届社长以后,还没来得及难过,就听到旁边一个妹子窃窃私语:怎么优秀的男生都是学医的啊.......

原来,学长也是学医的吗?只是装作很轻巧加入了女生们的谈天,不出五分钟就把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生了解的有些详细了。

大三,第一临床医学院,医学影像学,单身。

田柾国知道自己的性取向,初二的时候,同寝室的男生半夜聚在一起看三级片,自己总是找各种理由推拒,因为只是一次,听到那种黏腻的喘息声,胃里就一阵翻腾。好像就是从那么时候开始的吧,就不得不接受自己也许....和一般男生有些不一样的事实。

所以在听到他单身的时候,心里突然涌过一股惊喜却转瞬即逝。也是,对方对谁都是一副言笑晏晏的样子,可能只是因为眼光高吧……南俊哥不止一次的告诫过,千万不能带直男入水。

周末时常却仍能看到金泰亨坐在窗边的高脚凳上轻轻描摹,像生活惯性一样。外罩着微微泛黄的衬衫上满是水彩和油画留下的痕迹,明明是无心的过失却比画布上的色调更加教人移不开眼睛。田柾国就这样站在门外,门帘浮动着将两个人的身影模糊化,两个人就像一幅静止的画,时间的流动变得那么不真实。

田柾国几乎放弃了轻松愉快的大一生活,除了必要的健身以外基本上整日都泡在图书馆里自习。当田柾国从学长口中得知了金泰亨正在准备考研,立马在网上购置了几本评分极高的考研用书。

在匿名群里仅对泰亨可见的询问是否有人需要考研用书,声称自己放弃跨专业考研了,只卖2元,希望有人能够替自己完成荒废了的心愿。
过了很长时间才收到了金泰亨的私信,希望能够入手这三本考研资料,客气的询问什么时候可以来拿。田柾国脑子一抽差点回复“学长我给你送到楼下吧...”

点开关于金泰亨的相册找到课程表,再过十分钟他就要上病理课了,显示屏里还是反复提示着对方正在输入...
“我等下要去交毕业论文,等下给你带到寝室楼下就可以了,过几天要去实习了。”想到对方好看的眉头蹙起,反复纠结着怎么跟一个素未谋面又未知性别的人聊天,田柾国心生愚弄之意却又不忍心。
“那太麻烦你了,我住在7号楼。”

田柾国要避免一切和金泰亨不小心撞见的可能,在寝室里呆了四十分钟无比确定金泰亨一定在接受书本的熏陶时才像做贼似的捧着厚厚一叠书向7号楼进发。

得知两人几乎没有时间见面,金泰亨再三道歉表示自己的难为情后选择了发红包,明明田柾国强调了很多次钱只是意思意思而已,他还是执意发了80块钱的红包并不断催促着他领取。

7号楼早就没有了新生时的拘束——走廊上还有被风吹落的大裤衩可怜巴巴地躺在地上落灰,整个楼道都充斥着泡面和汗酸味催人快步前行,白大褂被胡乱地塞进学校统一放置的蓝色柜子里甚至有几件衣袖都还在外面随风飘舞。

有洁癖的田柾国简直就是全程严肃脸走完全程,如释重负般地把书放在服务台上唯一还能看的一角上,刚要转身就听到楼梯上想起的一阵交谈声和轻笑,下意识的田柾国就想跑,他是那么的确定那声轻笑的主人公。

躲在墙后听到脚步停在服务台边,离他只有两米不到的距离,金泰亨轻叹了一声,拾起了书本。

“真是…谢谢那个不知名的学长了,这些书都很贵。”
“泰亨啊,今天下午课取消了我们快点出去吃饭了啦,书先放在这里。”
“没关系,拿着好。”

田柾国看着金泰亨挎着黑色的布袋走出了宿舍楼——他今天穿着驼色的风衣,下身却穿了宽松的仿佛裙子般的阔腿裤,吸着拖鞋露出一截白皙的脚踝,塞着耳机,耳机线是自己钟爱的黑白相间。


我不介意你慢动作,也不介意这次先擦肩而过


一学期过得很快,下一学期快开学的时候,金泰亨才在下楼拿外卖的途中偶遇了田柾国,虽然是二月梢头天气已然热了些但穿着破洞牛仔裤带着手工针织大黄鸭的尖顶帽子扛着三个行李箱的田柾国还是回头率百分百的存在,如果不是被冻红的鼻尖出卖了对方,金泰亨还以为田柾国生来就能抵御严寒。

“你跳级了?”金泰亨发誓他从来没有在公共场合那么失礼过,本来两个校草级别的人站在一起已经惹得路过的妹子频频回首了,被金泰亨那么一呼,视线聚集的也变更大胆了。

“我妈妈本来就是医生所以高三的时候就已经修过一些课程了,学长我觉得行李很重……”寒假里死缠烂打才让老妈把考试大纲给自己发一份的凄惨现实田柾国决定还是隐瞒。


说谎。
金泰亨腹诽到,呼吸都不紊乱撒娇意味甚浓,可自己偏偏很受用,揽过对方肩头的包,金泰亨觉得自己的运气向来不差,每年都住在拐角处比其他四人间稍大的“豪华套房”里而且有一个男生中途退学创业,显然宽敞许多。

被田柾国领了一路停在自家寝室门口,对方还开始从裤兜里摸索钥匙的时候,金泰亨颤巍巍地开口,“柾国是住这个寝室吗?”

田柾国被金泰亨的反应搞得也有些不确定,打开手机翻出不久前收到的短信,再看看已经褪色的门牌号,点点头。

于是就出现了金泰亨鬼哭狼嚎抹着辛酸泪的把自己才抢占了不到两个月的风水宝地让出来,作为假哭届杠把子的金泰亨在清楚地认识到田柾国已经成为即将和自己共度一年半的舍友后,瞬间抛弃了偶像包袱,把初来乍到的田柾国吓得一愣一愣的。

“没关系,我东西很少的,学长你继续放着吧。”
“真的吗!我们柾国实在是太好啦!”

被人抱住不是第一次了,但田柾国从未想过能那么快和金泰亨发生亲密的肢体接触在不是自己主动的情况下,对方几乎就像小孩子一样扑到自己的怀里,室内的空调本就打的不低,加上对方不加节制的气息拂过他的颈侧,给他那么一瞬间的错觉——他俩本该就如此的亲昵。
就像初见时那般。

谁也没有开口打破原本三人寝的平衡,田柾国习惯晨跑,早上他就拿起桌上的四张校卡并且给他们带回早饭,其间有人轻声轻声提出过质疑,为啥我老觉得泰亨的那份和我们的不太一样,但被横空而来的小笼包堵住了悠悠之口,大男人住在一起本来就是随口一提,久而久之大家便都习以为常的接受自己待遇比金泰亨略差的事实了。

的确是不一样的,田柾国几乎是没有迟疑的就打好了其他两个舍友的早饭,却要仔细回想昨天给泰亨买了什么后尽量不重样的买早餐,学校的四个食堂隔的挺远,有时候田柾国突然记起来昨天睡前泰亨嘟囔着要吃鲜肉煎包,他就会临时改变跑步路线去买,短短一个月连校外的小吃都摸了个遍,课间休息的时候像变魔法似的从书包夹层里摸出来递给一直喊饿的金泰亨。

“如果柾国是我一个人的就好了。”金泰亨时常那么说。
田柾国就在心里默默回应。
是你的,因为我渴望在你的眼里,度过每一个宁静的清晨与黄昏。

期中考后整个宿舍楼都是狂欢的气氛,恰逢周五晚不断电,每个寝室都是嘻嘻哈哈的吵闹声,金泰亨盘腿坐在小火锅旁眼巴巴地瞅着锅内尚未沸腾的底料,田柾国在阳台上洗着刚从超市买回来的食材,听到金泰亨不耐烦地哼哼声,笑着探进头,“泰泰,不要急,你和坤哥先玩游戏吧。”看到金泰亨把咸猪手伸向了柜旁的红酒,赶忙补充道,“空腹喝酒太伤身了,等下热热再喝。”金泰亨只好悻悻地缩回手,还假凶着指使田柾国,“你快点洗菜去!”

坤泽把拆掉包装的牛肉片和贡丸丢进已经开始沸腾的底料里,靠着金泰亨坐下,外面哗哗的水声让他变得大胆了些,“你没觉得小国对你简直就是无条件宠吗,偏偏你还老像个小媳妇似的那么听话。”
语文向来不好的金泰亨果然只听到了后半句,一巴掌呼过去打在对方的大衣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嘴里还念念有词,“说谁小媳妇呢哈说谁小媳妇...”

酒过三巡,除了田柾国其他三个人基本上都醉了,坤哥和俊哥已经倒在地上发出惬意的唧嘴声酣然入睡了。

吵着要喝酒酒量一杯倒酒品还不好的金泰亨整个人都左摇右晃着,就在快要倒在地毯上的时候田柾国慌忙扶正了他的身体,金泰亨却得寸进尺般的靠紧了田柾国的胸膛。

小小的人整个脸庞都热乎乎的,明明没什么力气的手还拽着田柾国的衣领试图让他和自己一起倒下。田柾国觉得自己大约也是喝醉了,他现在那么渴望那个唇瓣,那么让他魂不守舍。

“哥,你知道我是谁吗?”他还是不愿意那么草率行事。
“果果,你是我的小苹果,就像天边……唔。”这是田柾国第一次吻人,他闭上了眼睛。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必须要通过心来感受。

在还充斥着火锅味的四人寝里,他们大胆地亲吻着,禁忌的快乐让两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战栗,像安魂曲般紧靠着不甚酒力地醉去。

生物钟还是照常把田柾国唤醒在早晨六点,忘记关上电磁炉,火锅底料和昨晚一样还在微沸,白气雾蒙蒙的可昨晚的一幕幕清晰的不成样。
田柾国第一次希望时间过的慢些,他不想接受金泰亨异样的眼光更不想就此失去他,有些悔恨昨晚自己捅破了天窗。
对于金泰亨,他太近了,太近了以至于不会被梦见。

起身想起关灭锅炉,被轻拽后愣在原地,这个回头缓慢的配合着强有力的心跳一帧帧定格,他看到了,金泰亨半眯着眼睛,像是刚从梦境中醒来,连头发都不守规章的乱翘着;他听懂了,无声的口型:早安,亲完就不负责了吗?
他肯定带着小小骄傲的语调。

田柾国记得自己慌乱地摇了头,还碰倒了一旁的空酒瓶,瓶口的红渍绽放在白色的毛毯上,窗外的鸟鸣声放大了许多分贝,楼上有人跌落东西放出闷响和传来惊呼,世间的一切变得有趣起来——只因你对我说了一句早安。


两个人谁也没有明说,没有正式地告白,没有深情地宣誓,还是和往常一样并肩走在积满梧桐叶的大道上,踩出沙沙的声响,金泰亨还是心安理得地接过冒着热气地鲜肉煎包。
只有在寝室里两人相处的时候,两个人才会时刻腻歪在一起。

寝室里不准配备大功率的电器,但田柾国还是偷偷摸摸地购置了电动搅拌机和烤箱,草莓盒子、草莓奶昔、各种和草莓搭边的甜点轮换着做。

金泰亨很喜欢逗他玩,坏心眼的把吃剩的奶油猛的抹到田柾国脸颊上,又调戏地般地舔掉;也喜欢两个人靠在一起看豆瓣高评分的电影,和普通情侣一样依偎着,偶尔还能听到田柾国睡去的时候浅浅的呼吸声——他不太喜欢看纯叙述性的电影,又怕泰亨不高兴,所以从不说拒绝的话。


他们就这样读完了大三。大四的时候田柾国开始在帮导师打下手,抢着做些琐碎地病例分析和诊断,而金泰亨则把生活重心转移到了考研上。两个人的作息时间也交错开来,早晨金泰亨从成堆的复习资料里醒来只能看到桌上的保温盒和田柾国留下的字条,晚上挑灯夜战到凌晨也没有听到开门的动静。
有时候金泰亨会想,如果没有每天准时出现并且换着花样的小菜,他几乎要以为田柾国从人间蒸发了——连电话也总是关机。


终于在一道接着一道错题的打击下,金泰亨抄起桌上的手机,愤恨地关掉番茄钟,放弃介意猛降地专心率,打的去了市中心医院。
他几乎从不过问田柾国在医院的事,所以走进飘散着消毒水气息的医院大楼时就充分发挥了路痴的绝对优势,当他连续第三次看到空荡无人的服务台时,金泰亨妥协般拨通了柾国的电话。


“喂。”嗓音里难掩困乏,“泰泰。”
“你在哪,我想来看看你。”
“后天就要一模了,我很好,你不用特地花时间来看我了,外面也冷你又不喜欢穿高领和保暖鞋……” 


“田柾国,7201的病人按铃了你快过去看一下。”声音先是模糊的,可以感受到那人在走进,因为随后的责备声丝毫不差的落入了金泰亨的耳朵,“你怎么在上班的时间玩手机,快收起来。”

“泰泰,我叫人给你点了草莓荔枝的水果拼盘大概十五分钟就到,我有点急事,乖。”


随着拥挤的人群挤进密闭的狭小空间——廉价的香水,不知牌子的洗发水,还有皮革的味道混杂。
每一层都有人进出。
七层是骨科。

花了近十五分钟的时间才找到了电话里的7201,门半掩着,里面的谈话声清晰可闻:

“田医生,我这里很痛。”
“肱骨内上髁骨折,疼痛是难免的,如果你其他地方疼痛的话我可以帮你呼叫其他楼层的医生。”
“可是…田医生摸摸它就不疼了啊。”

金泰亨就这样没头没脑地冲了进去像一个捉奸的男人。床上的女人上身的病号服没系几粒扣子,丰满的胸部若隐若现,眉眼里尽是赤裸的欲望和贪恋。
万分刺眼。

田柾国半强硬地捏紧了金泰亨的手腕将他拉出了病房,对面便是安全通道,顺理成章般地两个人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上。明明近在咫尺,谁都没有先开口的打算,直到田柾国发出了一声叹息才搅乱了无尽的沉寂。
“泰泰,你要知道作为医生这是不可避免的……”
金泰亨没有接他的话,“你比我还小一岁却先我踏入了社会,我被囚禁在知识的象牙塔里你在声色犬马里沉溺,你会遇到更好的人,到时候就会觉得…别无所长徒有其表的我只是弃之可惜的鸡肋罢了…”

这是第一次金泰亨推开田柾国,像是奋力在推开从前的自己那般,走廊人空无一人,现在他把田柾国留在了门内。低领毛衣,拖鞋,阔腿裤,田柾国那么清晰准确将他剖析。
他想要恢复原来的神秘感。当年画室里从玻璃窗上看到站在帘外的田柾国时他能那么轻易寥寥几笔勾勒出他的轮廓,小黄靴,通勤款,渔夫帽,是有序的,可现在他细想起来,田柾国就像是一团雾,为了迁就他变得朦胧不清,统一的白大卦,蓝色一次性口罩,按压式圆珠笔。
“泰泰,小你一岁的男生也能肩负起爱你的责任。”
——初听是甜蜜,现在却苦涩不堪,是啊,他是比我小一岁的弟弟,却要为难以判别的感情付出太多血汗,是否还有泪呢。

桌上一连几天没有保温盒了,坤哥刷着校园动态突然跳起来还绊到了自己乱拉的电线。
“金泰亨,你知道吗?田柾国那小子转专业了,是我眼瞎了吗?居然在土木工程学院大三学生里看到他名字了,难说难说……不会是重名吧……毕竟这行李都没来拿过,也是……小国根本就没有多少行李,柜子里好像都是我们的杂物……”
田柾国,你好狠的心。

新的寝室是两人间。田柾国网购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后就再没出过寝室,除了有太多落下的课程要补,另一方面他害怕遇到金泰亨,他的金泰亨值得拥有更好的未来,考研去更好的大学进修。

大一的时候思修老师说,爱情是利他的,是奉献的。当时他不明白,现在他懂了——他可以强迫自己啃下这大块头的专业书,可以轻描淡写地放弃医科,甚至…离开自己赖以为生的信仰,可他却不想金泰亨为他产生过多的情绪而影响到他的未来。
金泰亨和他料想的一样考进了A市最好的大学,在当地的三甲医院实习、工作,报纸上经常能看到他在重要期刊上发表的论文,他的泰泰活得那么优秀,爬上了金字塔的顶端。

汽车就这样前进着,更新着车厢内的乘客。道路突然变得平坦起来,欧式风格建筑铺开一道风景线,沉默的车厢里开始发出此起彼伏的惊叹声,融于自然又美轮美奂。田柾国用挑剔的眼光看着沿途的别墅区——那是他的处女作,现在看来仍有太多不成熟的地方却比现在他设计的建筑多了几丝不完美的美感。

陆陆续续有人下车,终点站是正泰庄园,据说全市最顶尖的人物都会选择住在这个设计精妙的别墅区。为了不惹人瞩目,倒数第二站的时候田柾国慢悠悠地收起手机线,后知后觉地发现身旁坐了一个年轻男子——显然是睡着了,头像小鸡啄米般不停的晃动着。
这趟车完全是因为田柾国喜欢坐公交车才延长路线,田柾国推了推他,一方面是终点站已到,另一方面摇摇欲坠的金丝边眼镜搞的对每一毫米都要求精确的田柾国来讲简直就是史诗级的灾难。

“果果?”
刚睡醒的金泰亨迷糊中仿佛看到了田柾国,不受控制地唤了出来。他现在又可以清晰地描摹出他的模样了,分割四年时光竟让对方每一寸都鲜活起来:紧张的他,偶尔撒娇的他,一脸宠溺的他……

还是那个眼神,好像第一次发传单时,一瞬间就让田柾国回到了五年前,那么多次午夜梦回心心念念的人居然还是用自己不曾奢求过的亲昵目光望着自己。田柾国有些埋怨遇到金泰亨后一直掉线的自制力,因为手臂已将对方圈在了怀里。



第一眼就对你了如指掌,仿佛彼此呼唤而来,我血液中的基因告诉我,我曾徘徊寻找的正是你。我们的相遇是数学公式,宗教的戒律宇宙的旨意,给予我命运的证据。


我也知道太阳会吞没唯一的地球,但我还是爱你。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