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橘子

生活是最漫长的坚持

【正泰】壁花少年 3

文/有条橘子

 1  2 

如果我喜欢你,我会主动往你的方向,走一步再走一步。




墙上公告牌里田柾国的名牌被移到了右边栏的乙等练习生里,这事宛如一颗重磅炸弹落在本就不安分的人潮里。

金泰亨帮田柾国拎着双肩包和塞满衣物的行李箱,田柾国则抱着卷起来的被褥,肩上扛着军绿色的行囊袋,里面是冬天的厚被子。第二趟是田柾国一个人走的,床头柜上的一些小物什还有柜子里收到的母亲寄过来自制酱料吃完后剩的空瓶子和包装纸。
包装纸能传达许多不能明说的思念。


田柾国放空了一会才把东西都收拾妥当,下楼的时候金泰亨已经把床铺好了,用抹布把一些平日里不慎留意到的积灰处都细细拂了一遍,正在阳台里把它晾起来。

金泰亨干完活转身进屋就看到田柾国杵在门口乖巧地像课上被点名回答问题的三好学生。
“小国?”金泰亨站在阳台的门槛上,“想什么那么入神呢,等下晨课要迟到了。”



金泰亨的五官本身就很立体,即使是早上起床后直男式地擦脸抹霜也掩盖不了颜值在线的事实。
田柾国就站在门外看对方踮起脚拿着晾衣杆颤巍巍地举着衣架避开已经干了的衣物,突然觉得彼此已经认识许久一般。

事实是这是他们见面的第三天,前天晚上还因为对方的艾草手环吃了过敏药,昨天晚上因为对方不爱惜自己的胃降了等级。可偏偏就阴差阳错般——像一首没有前奏的音乐,可演唱者撩人的声线和似有若无的伴奏挠人心扉。


田柾国把包里的东西倒进了床头柜,然后把大包小包一股脑地塞进衣柜里。金泰亨就站在门口手里摇着刚在宿舍门上缴获的扇子。

平时照着田柾国不要命的训练劲,五点多就在练习室挥汗如雨,今天七天多还在食堂里慢条斯理啃馒头咬着豆浆吸管发愣的日子屈指可数。可不俨然一副失意的模样,周边肆无忌惮的目光和议论声得意地调高了一个分贝。


金泰亨在桌子底下用脚摇了摇对方的小腿,“去上课吧。”说完抄起桌上田柾国没下肚的两个肉馒头,利索得用塑料袋包裹住。
“喂,他们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一路上田柾国除了啃馒头没再发出半点声响,金泰亨心下着急憋了大半路,连安慰人的话里都带了点火气。

“他们说了什么?”田柾国把油腻的塑料袋扔进垃圾桶,有些迷茫地望了他一眼,生生压下了金泰亨想了半天的安慰话。
“嫉妒你帅嫉妒你上帝吻过的嗓子。”金泰亨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等下我在这里等你吃中饭。”
“好。”田柾国点点头,他俩在过道口分道扬镳,一个人继续前行一个人推门入室。



“哎。”金泰亨哽了哽,闷着嗓子不放心地又叫唤住了田柾国。
没想到比自己矮小半个头的男人一个大迈步走到自己跟前,在随时有人看到的走廊里伸手拥抱了他,夏季专属的黏热和对方独有的四月棉清香充斥着鼻尖。

“我不会想多的。”

然后少年放开了他,只是一个两三秒的简短拥抱却轻易地解开了金泰亨焦虑的心绪,他朝他笑,是那种少年专属的青涩朝气和一往无前。

金泰亨点点头,迈开步子朝着更前的练习室走去。



因为田柾国的临时调动两边的训练进度都进行了调整,甲等练习室像是被浸在冰水中的孤岛。金泰亨推门而入就被扑面而来的冷气冻得哆嗦了一下,手臂上泛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练习生都带着口罩和帽子,像是逃避瘟疫般地自动绕过金泰亨自顾自练习。少了田柾国,无疑会降低甲等整组的得分,而隔壁的乙等该像是得了恩赐般的跪地感谢从天而降冲刺甲等的机会。

而自然昨天在这间教室发生了什么导致田柾国降级的原因被所谓的知情人士通过社交软件几经传播,落在金泰亨身上的目光比“空降”时更多了几分道不清地鄙夷。


老师重新定了C位和主唱,几个平日被田柾国压一头的练习生脸上满是藏不住地欣喜。他的目光在金泰亨身上停留了一阵,用黑色水笔在他的名字后加了副主唱。

“好好练习,要记住来到这个练习室挥洒汗水是你们练习生涯值得铭记的岁月,我不希望月末评比后换面孔,听到了吗!”

“是!”


在铿锵有力的应答声里,金泰亨望向落地镜里的自己,站在人群的最外缘快要被挤出镜框,带着笨重的黑框眼镜,厚重的刘海快要遮住他的眼睛。

可现在他不是单枪匹马,他是两个人的信念体,他往里靠了一步仿佛这样就能离那个从来都站在第一排最中间的少年近一点,再近一点。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有条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