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橘子

生活是最漫长的坚持

关于你的一切【完结】

全文目录

文/有条橘子


被梦境里诀别的伤感让金泰亨觉得胸堵得慌,急着从梦境里挣脱的急切在睁开眼看到田柾国的一瞬间消失殆尽。对方把头搁在自己的臂弯里,一只手横亘在胸前,睡得正香。


金泰亨伸手够着了床头柜上的手机,满屏幕地信息提示让他怀疑是否错拿了手机,可深红色边框又无声阐述事实。金泰亨轻手轻脚地把田柾国的手塞回被子里,然后一手怀着他的脑袋把酸麻的左手解救出来。


最早的消息是凌晨三点的,硕珍哥的消息。
今天晚上有婚宴,你叫上柾国一起。


之后是一些和硕珍哥交好的客户发来了恭维的消息,无非都是些祝他哥喜结良缘早生贵子的套话。金泰亨的大脑当机了半分钟愣是没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

两个男人能够早生贵子吗?


他翻出通讯录刚要拨电话,金父的电话倒是快人一步先映在了屏幕上。金泰亨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到了房门口,靠着墙清了清嗓子才接了电话。
“喂,爸。”
“臭小子那么大的喜事都不知道来关心,今天你哥大婚你打算磨蹭到什么时候过来?”


金氏也算是商界的名门望族,即便接受了南俊哥也不该大办酒席宴请亲朋。金泰亨实在是摸不着头脑,只得按着人情世故的套路回。
“爸,我哥恋爱谈的偷偷摸摸的,我现在就回来。”金泰亨还想说什么就看到田柾国推开门站在他面前,美色当前,金泰亨不自觉得做了吞咽动作。
金父见他没再出声,利索的掐了电话。

田柾国浅眠,金泰亨揽他脑袋的瞬间他几乎就清醒了。昨天洗漱后从衣柜里清一色的白衬衫里随便抓了一件当睡衣,下衣摆仅堪堪遮住翘臀和大腿根部。这一觉睡得迷糊,在金泰亨不算正经的目光洗礼下,田柾国才意识到现状。


“老色鬼。”
话说这么说,声音却软乎乎的像一团刚出炉的糯米。田柾国凑过来不安分地把手搭在金泰亨的腰上挠痒。
金泰亨怕痒,只得在嬉笑的空隙中,询问对方是否愿意陪自己去参加婚礼。


“我还没准备好去见叔叔阿姨!”田柾国像只小兔子一样蹿到了另一边的墙上,慌忙摇着脑袋拒绝,“你快去,我在家会乖乖写作业的。”
金泰亨带着新追到的没抱热乎的小男朋友去见家长的愿望被无情地抛弃了,只得皱着眉不情不愿地套西装,洗漱完的田柾国看对方还在磨蹭,只得吸着拖鞋过来在他的嘴唇上轻啄了一下以示安慰。
“快去了啦!”



在车上等红灯的时候,金泰亨想拨个电话调侃新人,在硕珍哥和南俊哥的电话备注里纠结了半天还是没敲定对象。绿灯已经亮了,后面的车不耐烦得摁了喇叭,金泰亨只得作罢。
金泰亨打心底里替他老哥高兴,他和南俊哥的爱情长跑都过了七八个年头终能修成正果也算是和和美美的结局。这个兴奋劲在看到私人会馆门口的一对穿着婚服的璧人时,戛然而止。

金硕珍的确是天生的衣架子,挑人的白色燕尾服为他平添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魅力。只是,旁边捧着花笑语嫣然的是一个女人,金泰亨在家庭聚餐里跟她打过几回照面,是石油大亨的疼爱备至的小女儿——她正得体大方地向到来的贵宾欠身致谢。


金泰亨大脑当机了几秒钟,眼前的事实确凿无疑又难以置信。
“这是犬子金泰亨,泰亨啊,你还不过来?”被点名的金泰亨只得硬着头皮跟一群公司的老古董相互寒暄。
“泰亨,果然和阿珍一样帅气,以后请多多关照了。”在金泰亨几度尝试开口礼节性地称对方嫂子未果后,新娘子先开口打破了沉闷。
“嗯,嫂...嫂...嫂子,我哥也拜托你了。”旁边地人轻笑起来,金父笑着打圆场:“看来是小莘气场太强,泰亨这孩子一紧张就结巴,不成气候。”


金泰亨强忍着把金硕珍从人群里揪出来问他到底怎么回事的欲望,沉默地跟在去大厅的人群后头降火。
金泰亨没去前头第一桌的家属席,挑了离安全通道最近的一处偏僻角落落座,方便他随时出逃。商业巨头的联姻旁人巴不得离权贵中心再近些,这桌倒是只留他一根独苗。新人在上边虚情假意地相互宣誓的时候,金泰亨实在没忍住还是掏出手机摆弄起来。


他有点担心田柾国一个人在家饮食作息又不规律,窝在沙发上打游戏。巧得很,他刚打开对话框就看到一行“对方正在输入...”。
“哥,婚礼有趣嘛?我想看!”


金泰亨只得点开了视频录制懒懒地把摄像头往前头一照,点击了发送。这图拍的直男的要命,模糊的要死就算了上头的舞台正好打了一下聚光灯,就只剩下一面白光。


“哎?南俊哥也在。”


这话倒是让金泰亨一惊,下意识地朝着方才的角度望去。的确,金南俊也在,金泰亨看惯了对方不拘小节的一面,才没能一眼认出西装笔挺的男人。



金南俊熨帖笔挺的黑色西装,坐在席位上像没事人一般的品酒夹菜,直到婚礼进行到最后,新娘伏在新郎的肩头低声啜泣起来,像是经历了千难万险才终成眷属。


金南俊把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摘下来,好似世间最珍贵的宝物般轻轻放进托盘里,然后是镶嵌着纯艳蓝碧玺的耳钉,是在一起七年的纪念品,然后是手链胸针最后是内里衬衫的第二粒纽扣。新郎正在虔诚地亲吻新娘,那样小心翼翼,宛若对待易碎的青花瓷。
在来宾的鼓掌和叫好声里,金南俊微微欠身,站起来,一步一步,在潮水般的掌声里,优雅谢幕。


金南俊想到了童话故事里,化身成人的公主;也想到了他们在一起的第四年里,他看到的一句话:等你真是大错,错得近乎浪漫了。他也天真地在脑海里演练过度过一生的场景:未来的任意一天从梦里醒来,都能看到对方,能吃到对方亲手做的饭菜,在镁光灯下看着别人唱出自己的真心。
红毯上铺满了迎接新人时撒下的白玫瑰花瓣,没有人在意有人提前离场。




手机震动。
金泰亨看着金南俊的身影消失在另一侧的安全通道,才如梦初醒地回过神浏览了新消息。


“泰亨,是哥送你的礼物。”
然后是一个音频。


金泰亨慌忙从手包里找出耳机线,手却不受控制地哆嗦,试了几次才插入耳机孔。前奏像是轻快的春风,甚至隐隐有风铃的声音,也许是梦境的暗示作用让金泰亨一瞬间仿佛置身于那个午后,阳光正艳,那个被质疑抄袭的大男孩正帮他一起布置幼儿园的墙壁。
结尾,是对方低沉的嗓音,“有缘再见”。

最后四个字是昨晚加上的,原本金南俊想这首歌也许可以下一次去泰亨家蹭饭的时候当作礼物公开,可惜人生永远充满了变数。


“我和小国还能再见到南俊哥吗?”
金南俊刚把车子从停车位里倒出来,就看到金泰亨小心翼翼地询问。他笑了笑,他想先好好睡一觉然后再告诉那两个孩子,“好。”



金泰亨把外套拎在手上,从安全通道出了大厅。

金硕珍曾经在门外询问他一个不需要答案的问题,为什么金氏能够走到今天。
原来没能说出口的答案是所谓的联姻,以便一步步稳固金氏集团的势力。如果时间倒流,金泰亨会撤回昨晚那条消息,他会等到自己羽翼丰满的时刻再向全世界表露和那孩子的爱情,而不再是此刻,在一群手握股权的董事会人中扮演一个无用的次子。
要让哥哥牺牲爱情来做成全。

金泰亨叫了快车,把车窗摇到最低。车内的冷空气和灼热的夜风碰撞在一起,金泰亨笑着给田柾国回了语音:
“田柾国,我爱你。”
我爱你,还有,金硕珍这个大傻子很爱很爱金南俊。


END

正文告一段落了,为难喜欢这篇文章的朋友了,居然短短的4w字拖了五个月(鞠躬

金氏的两个孩子中注定有一个需要联姻,而位于权利中心的金硕珍自然逃避不开,而他放手让金南俊创建自己的工作室,不再让他和自己捆绑在一起其实也是因为家里逼婚的压力日趋增大。

金泰亨和田柾国在一起的消息无非就是加速了这场注定没有结果的爱情凋零,当事人都没有办法去挽回。金硕珍选择了成全弟弟。

大概有2个番外。

一个是金硕珍和金南俊的重逢(最遗憾的是没能好好告别

一个是我们的田柾国先生成年,许诺了好久的🚗...未成年那个太犯法了我不行

抱歉硕南Be了,一直看到这里的小姑娘我真的非常感谢,感谢喜欢💕我最近不搞中篇了,短篇果然不压力。

评论 ( 7 )
热度 ( 28 )

© 有条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