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橘子

生活是最漫长的坚持

关于你的一切 11

全文目录

文/有条橘子

我们还年轻,长长的人生可以承受一点风浪。 
 



金泰亨接了一个儿童文学的插画单,之前朝九晚五的工作也没能纠正拖延症的陋习。晚上例行看着对方把温牛奶喝下然后洗漱,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确认对方睡着后重新回到客厅赶工。 


熬到两点多,金泰亨把早上的红豆薏米粥放在电饭煲里煮着,想着再看一眼柾国就睡觉。大半夜四目相对是一件很尴尬的事,金泰亨还没开口责备就听到对方期期艾艾地开口:“泰亨哥,泰亨哥我...我就是失眠了。” 


“所以之前说了多少遍睡前不要玩游戏。”金泰亨把空调的温度打低了一度,“快点闭上眼,就三四个小时可以休息了。” 


田柾国翻了身,把毛茸茸的脑袋埋进空调被里,声音闷闷的。“哥能不能陪我一起睡。” 
 


换在平时金泰亨铁定长腿一迈大手一揽,半带威胁地在对方的臀部上轻拍几下,“再矫情就挨揍。”鼻尖能闻到对方身上沐浴露的奶香味,淡淡的像是绝佳催眠剂。可今天中途金泰亨为了提神醒脑去楼道吸了烟,平日里这小孩容不得半点烟味,金泰亨踟蹰了会还是拒绝了这个提议,“太迟了,哥今天累了睡不惯你的席梦思床垫。乖,好好休息。” 


回到房间里漱了口,就倒在板床上直腰。当初在幼儿园教书的时间总喜欢在单杠下接住要往下跳的孩子,久而久之就落下了病根。坐久了腰会疼和睡不惯高回弹的床垫。 


 
整个人刚要睡过去,迷迷糊糊地就听到房间门被推开了,然后身边多出了小小只。对方有些霸道地掰正他右卧的睡姿,手停在小肚腩上揉了揉,“哥,你背着我偷偷吸烟了。” 


这语气金泰亨有一瞬间还以为是自己在外面偷香被抓个正着,田柾国确实说了不少次吸烟有害健康自己也已经努力尝试着减少频率。 

“那哥明天开始戒烟,现在,你立马睡觉。” 
“嗯。”这回的答应声已经带上了浅浅的鼻音,软糯糯地。金泰亨尝试着换个舒服的姿势入睡何耐对方箍地严实,他只得就着这个别扭的平躺姿势闭上眼自我催眠。 
 

熬夜的恶果就是第二天早上一个睡眼惺忪地系领带还有一个连打哈欠着喝粥。 


“今天你晚上点外卖吧,新东家有个迎新宴会赶不上做晚餐了。”金泰亨一手拎着书包和公文包,一手抓着一把钥匙扭头吩咐在消灭最后两口粥的柾国。 


把对方送到了接送车辆临时停靠点边上,刚侧过身要提醒就看到对方抓着安全带睡着了,可爱得紧。可惜这个车位只能滞留三分钟,金泰亨松开自己的安全带探过身,轻手轻脚地叩开对方的安全带。没想到小屁孩睡着了手上的力气还不小,废了点劲才把安全带从对方手里解救出来。 
 


“小国,小国,到学校了。”金泰亨拍拍对方的脑袋,“果果,值岗的同学等下要拍车牌号了。” 


田柾国醒是醒了,显然脑子还没清醒,一路上纠结的话脱口而出:“哥去聚餐不能带上我吗?就当家属。”出口就意识到掩盖的私心一览无余地曝晒在阳光下,当下就想慌忙掩盖过去,“哥,我开玩笑呢,我走了。” 


“等下把地址发给你,安心上课,你老是点些重口味的菜伤肠胃。”金泰亨摆摆手,“快滚,还像六岁小孩那么黏人烦死了。” 
 


金泰亨倒没急着赶路,绕进了一个小巷口熄了火。习惯性地摸出烟要抽,脑子里便不自觉得回想昨晚那孩子不满地嘟囔声“哥,你又背着我偷偷吸烟了”,叹了口气从车后座的购物袋里掏出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嚼着。 


小国的“家属”两个字,让金泰亨晃了神。他第一眼在电视上看到对方一闪而过的画面时从没想过会陪伴这个孩子走过那么长的时光,不像那群他拥抱过的抽泣着的其他孩子们一样从此人海茫茫杳无音讯。 


硕珍哥反问的时候,他没法回答,却似一泼冷水从头到尾浇个透彻——他和柾国之间横亘着太多。他还太年轻,没经过青涩懵懂的暗恋岁月,没伸手触碰近在咫尺的繁花锦簇,有时候金泰亨不敢望向那眼底,怕能倒映出他避之不及的情感。 
 

棒棒糖被嚼碎了,很快第二支被撕去了包装袋。 
他有时候会幻想这样日复一日的平衡不会被外力打破,等到他意识到对柾国的占有欲不似监护人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这悖德的情愫已经深深扎根不容剜去。 
田柾国总是会趁自己不注意不用敬语。 


“泰亨,我们一起睡嘛!”“泰亨,今天去超市购物吗,香蕉牛奶半价哎!”“泰亨,我给你留了半块蛋糕。”“泰亨泰亨泰亨……” 


他习惯性地招呼上对方脑袋,田柾国到底知不知道这亲昵让金泰亨几乎溃不成军,他得赶忙收拾过多流露的情感,板起脸严肃地纠正对方。 
他也想,也想对方可以一直这样留在他身边,给他如此无趣的生活点缀生气;也想,也想如果能够呼喊对方的名字然后光明磊落地表达爱意。 
 

金泰亨把短信里的聚餐地点全选复制粘贴。他无意戳了对方的头像,弹出了对方的个人信息框,个性签名只一句话: 
当你走进来,我感觉就像重新认出月亮。 


 
这是金泰亨第一次发期刊时引用的话,他甚至能清晰的记得后半句“自从小行星最后一次撞击月球,几十亿年已经过去,很显然有些磁场可以亘久不息。” 
金泰亨不允许自己简单地归纳成巧合,他想像一个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一样奔到对方跟前,坦率地对视,然后跟他表露心意。 
 
 


田柾国也没好到哪去,本以为自己口不择言地埋怨会惹得对方不开心,却收到了对方口不应心的责怪和聚餐地址。 


他忍不住想,泰亨哥愿意为自己下厨,时刻照顾着他不爱葱不喜淡不吃香菜不碰肥肉酷爱麻辣烫的种种小习惯;从未看到他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即使自己恨不得二十四小时当对方的背部挂件;还有这些年来打碎过的无数他珍藏的花瓶古玩,对方只是叹气地说自己怎么养了一个小破坏王。 


他想起住校的时候对铺的兄弟随口开的玩笑,“我哥成天夜不归宿地泡妹子,真想快点长大体验一把成年的快乐。” 


 
泰亨哥的身上从来没过女人的香水味,只有干干净净的七月棉香,准时的温牛奶,变着花样的宵夜,还有说好要陪自己通宵学习然后趴在一旁熟睡的侧脸。 
田柾国那样想快点长大,然后站在泰亨哥面前,告诉他那个在雷雨天无声哭泣的人已经长成了可以为他遮风避雨的男子汉,想大声告诉他,田柾国为他着迷,渴望能陪他度过往后余生。 
 



只是最后一堂课的数学老师一如既往地拖了堂,等到在学校门口打到的就遇上了晚高峰。司机打了方向盘驶进了一条小弄堂本想抄近路,没想到里面也堵得严严实实。田柾国焦躁地一遍遍滑开锁屏确认地点,要不是上面清楚显示着车程半小时,田柾国可能就权当一次负重长跑下车了。 


幸好过了大半个小时,车流总算有前行的趋势了。后半段的路司机就像一脚油门踩到底似的在无人烟的马路上飞驰。这个地址看着像是私人公馆,果不其然在门口就被拦了下来。 


田柾国结了车钱,掏出手机刚想拨电话,就看到不远处的路灯下站着的男人。早上时候睡眼惺忪地没看分明,现在隔着点距离,倒把对方模特般得瘦高身型尽收眼底。 


“泰亨哥,你来接我啦?”田柾国凑上去,把头靠在对方的肩膀上蹭了蹭。 
“臭小子。”金泰亨嘴上责备着,眼神倒是掩不去的担忧,“我刚在想,如果再数一千你还没到我就要报警了,电话也不接,说了多少次出校门了不要静音。” 
“后面我顾着看路了,司机往那么偏僻的路上开我有警惕意识嘛!” 
“好了好了,今天是自助餐的模式,你都尝尝,据说是请了米其林餐厅的厨师过来做的。” 



 
说白了不过一场社交宴。 
金泰亨刚把田柾国安顿好,就有人过来碰杯。田柾国知道是生意场上的事情,也不关心,自顾自地绕着色相俱全卖相极佳的菜品边看边吃。遵循着“假如食物注定要被人吃掉,假如食物真是一种艺术,那么欣赏艺术的方式就是毁灭它“的原则,旁若无人地大快朵颐。

  
私下还和泰亨哥的厨艺做了一番充满了私心的对比,鸡蛋里挑骨头地觉得大厨做的菜少了几分烟火味。 
 

金泰亨被一圈人围着,觥筹交错的空档下意识地去捕捉田柾国的身影。看来对方已经吃饱了,坐在沙发上显得小一只,他刚想收回目光就和对方猛然望过来的眼神在空气中避无可避的交汇了。 


田柾国不笑的时候,其实是有点冷的,况且眼底还带了几许阴沉。金泰亨愣了愣,一边把手搭上他肩膀的女人以为得到了默许,整个人像是八爪鱼般贴靠上来,炽烈的香水味横冲直撞地席卷了金泰亨的嗅觉。 
田柾国不会是在吃醋吧。 


 
这个念头太新奇了,金泰亨绅士地后退了半步,漫不经心地向一群所谓名媛辞别。 

“我们家小兔子还得回去写作业,祝你们玩得尽兴。” 
说着,径直向田柾国走去,果然离他越近那股阴沉气息就逐渐消弭。所有不相信的事物都要一件件去做个遍,亲自体验一把不可理喻的成功。 
 

他站在了他身侧,拍拍他的脑袋。 
“走。” 
 

金泰亨把车开得飞快,索性一路绿灯没让他久等。田柾国到底沉不住气了,他尝试着开口打破沉默。 
“哥,我有喜欢的人了。” 
明明是空无一人的街道,金泰亨却硬生生踩了一个急刹车,惯性让两个人猛得向前一冲。不知道是不是喝酒之前没吃点垫胃的菜,胃里翻江倒海地作痛起来。 
“是吗?我们小国有喜欢的了很好啊,这个年龄是应该要谈一段恋爱的,她难追吗?哥当年...” 


“很难追,我不知道他那么好的人要怎么才能拥抱他。”田柾国看着金泰亨哆嗦着尝试着重新驾车,伸手覆上了那双手——曾经为他遮风挡雨,为他折纸绘图,牵他走过灰白童年。 


“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是那种成为恋人的喜欢,但是,哥我真的....唔...” 
 


金泰亨亲手打破了平衡。 
那种失而复得的欣喜让他过去三十多年来引以为傲的冷静自持全盘沦陷。少年的唇瓣和他想象的一样,还带着橙汁的清甜味。 


田柾国被吻得怔怔的,这回真的像是变回了一只兔子,还呆呆地回问他“泰亨也喜欢我吗?” 
“金泰亨不喜欢田柾国。”金泰亨顿了顿,“我爱你,是多看一眼就心动,多拥抱一下就沦陷的那种。” 
 

他们又一起躺在主卧的大床上。 
比以往都亲密些,金泰亨将对方半搂着抱在怀里,沐浴后的肌肤触感格外的细腻,肌肤不经意地触碰都像是能激起细微的电流。偏偏田柾国还大剌剌地非要把腿勾过来,恨不得两个人融为一体。 


他们又对视了许久。 
金泰亨脑子里想过了太多情话,“今晚的月色真美”“我是,我是田柾国至上主义者。”可都被这不带杂念的对视击溃。 


像过去一样,金泰亨不算温柔得透了一把对方的头毛,粗声粗气地假凶道:“看什么看,再不睡觉回去睡。” 
对方乖乖地闭上眼,把头埋过来,“是因为太喜欢哥了。” 
 


 
手机叮咚响了一声,是一条新消息。 
“恭喜。” 
前面一条。 
“哥,我和小国在一起了,什么时候你和南俊哥过来再聚一餐?” 
金泰亨想他哥是太忙了,那么迟还在加班都消磨了他的八卦欲。他把手机关了机,扯过薄毯轻轻地替对方盖上。末了,金泰亨就想起了第一次觉得这个小孩可爱的时刻。“校长,我今天很乖,可以有晚安吻吗?” 
“可以。”金泰亨在心底回答了这个疑问。身体力行地在对方光洁的额头上印上吻。 


校长,泰泰老师,泰泰泰泰,泰亨哥,泰亨,哥。


金泰亨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又想到微风吹过花园幼儿园破旧墙壁上的爬山虎,被染上颜色的小白鞋黄一块粉一块,一幕幕像被精心剪辑过的视频。 


最后一幕是他笑着伸手要去扒金南俊的衬衫,这回南俊哥没反抗,他笑起来露出了酒窝,“泰亨,我曾经给你写了一首歌,幸好曲谱还在。一定要幸福,再见。” 
 
 

                                                                  


泰正的剧情告一段落,车放在番外写,正文小国还没有成年。

很抱歉,下一章是硕南,是BE。不介意的小可爱可以期待一下,比较虐。

最后当然希望有评论啦kkk

评论 ( 4 )
热度 ( 22 )

© 有条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