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橘子

曾经试图压住一阵风
资深676玩家

会枯萎的花

乱写的 随便看看

文 / 发条橘子



金泰亨几乎都要忘了,柾国是一个二十二岁的大男生了,他以一个黄金忙内,乖弟弟的人设和他们朝夕相处。

他太善良了,以至于给了可乘之机:哥哥们那样顺理成章地成为他的软肋与责任。


大家似乎都忘记了田柾国是人,他不是毫无瑕疵的天神下凡,拥有私欲的人们却执意最美好的品质一股脑儿的堆砌给他。
包括了无私和奉献。



金泰亨喜欢仰望星空,偶尔夜深人静他会想起田柾国的摄像机镜头是否也会略过那片星河——他总想着分享一切善美真的事物,可那不是他的责任。
他不是每次都能命中对方的心思,如果对方关上心窗,就像拥有心事的普通少年那样,琢磨不透。


他既是一个大男生,也是一个小男孩。有时候金泰亨会蹑手蹑脚地收好对方差点绕在脖子上的耳机线,把垫在头下的大抱枕抽出来,小心翼翼地托着他的脑袋以防打搅到他的美梦,也许是噩梦。
仍然亮着的平板会被毫不迟疑地摁灭;金泰亨的好奇心只会对田柾国愿意透露的事感兴趣,但谁都需要独自舔舐伤口的时间,就算伤口不及时治疗会溃烂留下伤疤。


他知道田柾国也会这样想。


偶尔行程空当的时候,他们才有大把相处的时间。田柾国不怎么出去找他的97line,因为哥哥们都是隐形的弟控,即使嘴上不说眼神举止里也会不经意流露出在意。

却又不是在意他交新朋友。
他有时得到了过多的关心,是来自六个哥哥无微不至的关心,其实并非一件令人羡慕的事。至少金泰亨无法想象自己有三个超级弟控的哥哥。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成员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吃惊,南俊开了珍藏的红酒。那晚大家都喝的烂醉,可自始至终没人给出半开玩笑似的“白头偕老”。

淡淡的失落笼罩着,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是吗?就算是最珍贵的东西,也会像沙子一样流逝,有些东西是无法掌握的。

他们做爱,在雨天。
窗外是瓢泼大雨,蓝牙音箱里放着最新的美剧,还有聒噪的背影音。他们只是在一起像平常的兄弟一样共享电视剧,即使这样晚上在一个餐桌上吃饭的时候,智旻总会给他布菜。
碗里总是满满的海产品,他一直以为那是好朋友无声地调侃——多吃水产品可以提高性欲。

他们并非天生契合,两个男人在一起本身就违背了阴阳相调。金泰亨总是在下面,田柾国的尺寸刚进入的时候无论做多少充分的润滑都会感到疼痛。金泰亨并不打算让他的少年领略,退让是因为此时此刻,这就是他向往的爱情。

他不打算让这个太懂事的弟弟抑或是情人产生亏欠。爱情本就充斥着征服与被征服,付出与接受。

太晚了。
田柾国已经睡着了,浅浅的呼吸着。金泰亨在他的唇上盖章,他一直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就能面对一切流言蜚语。
被吻的人却没有睡着,却没有像平常那样做些情人间的小互动,嗓子有些沙哑,像是偷喝酒宿醉的小酒鬼。
“哥,我好累。”

床上并排躺着两个男人,他们十指相扣着仰面看着天花板。耳机里放着已经循坏了千百遍的纯音乐。他也曾那样无助地靠在地方的背上,说过相似的话“柾国,我好累。”
这些年来这些话说的次数只增不减,伴随着席卷的防弹热而来的还有越发刺耳的Anti言论。



我希望你知道,你将永远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对此深表感激。
“你只要做自己就好了,柾国。”金泰亨越过了草席的中线,“别人都有人做了。”


你就是我的面包超人,你知道吗?我给的只能是红豆包而已,暗暗受着伤的少年却飞奔而来告诉我—
红豆包是他变成超人最重要的一个道具。






我有很多想法,但是没有办法那样直接的说。在职业规划的时候写的,很凌乱很无理头,可我想要讲讲关于陪伴的意义。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