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橘子

曾经试图压住一阵风
资深676玩家

关于你的一切 8

全文目录


金泰亨入睡前还闹了五点半的闹铃,想着给田柾国做点营养的东西带到学校去。可显然闹钟只闹醒了另一人,等到金泰亨完全自然醒的时候已经过九点了。
部门给他们放了一天短假。
贴在冰箱上的便利贴墨迹已干,可能最近对方在练字,若不是还保留着些许书写习惯,金泰亨差点要以为出自他人之手:
“泰亨哥,天气热,泡芙和酸奶放在最上格。”


金泰亨坐在四方的餐桌上,他自己都不记得什么时候抱怨过不想早起去买街角新开的泡芙店限量出售的抹茶泡芙;还有最近喜欢上了原味酸奶和双份芋圆的烧仙草。
细致照顾好像已然发生了身份互换。
“田柾国。”金泰亨把这个名字虔诚地念了一遍,很轻很缓,把过去七年的时光糅合搓捻最后只剩下这一个名字。
他突然分不清亲情亦或是别的感情攥住了他的心脏,那双一直澄澈的眼;还有时常卖萌而不自知的嘟嘴;垫着脚尖在马路另一边卖力挥手。
他几乎能立马回忆起他们从前相处的细节,生动而具体。他拿出手机塞带回兜里,再拿出。这个时间点田柾国应该在食堂吃饭,或者他可能会去打篮球——金泰亨有些挫败地想,他都不知道对方是先打篮球还是先去买好午餐。
手机上的备注还是“果果”,手机换得频率不快,已经用了快两年了,这个备注还是对方用着手写输入设定的。摁灭了屏幕,金泰亨抓起置物架上的地铁通出了门。



田柾国几乎是逃也似的去赶地铁首班车。
梦里是狭窄的小巷,车经过时车灯晃在墙壁上的光影,让他得以看清把自己禁锢在手臂和墙之间那个男人的脸庞。
他不知道为何来到这个无厘头的梦里,他想试图动弹摆脱这样弱势的现状,可对方显然用了力道将他圈的更紧。他们好久没有这样近距离的,亲密的,共享一隅。
“泰亨哥会喜欢这样吗?”这个荒诞的想法像流星一样击中了田柾国,可偏偏抑制不住去想。他的唇停留在距离自己一公分的地方,鼻息不像往常那般轻盈,梦到这里变戛然而止。可感觉还维持着,金泰亨的睡相不好,半个头枕在了田柾国的枕头上,也不知梦到了什么美梦唇还噙着笑。
换在平时田柾国肯定毫不在意,今天却不同,梦里的暗示意味让他大着胆凑近细看了一番对方。同性也会欣赏美,何况对这一张无可挑剔的脸愈发如此。直到金泰亨的闹钟将他拉回了现实,田柾国夺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向右划掉。
泰亨哥总是设置一些让他一秒清醒的闹钟。



出门走得很匆忙。
走过街角泡芙店刚开始张罗生意,一箱一箱的成品被拉近半升的卷帘门里。他想起金泰亨发牢骚的在朋友圈抱怨今天又没有抢上最后一份抹茶泡芙,礼貌地询问是否可以打包两份。
他逛了一圈周边,新开了不少店铺,花里胡哨的海报还没有褪色,逼真的图片轻易勾起任何一个路人的食欲。走在楼道里田柾国还在想如果遇到睡眼惺忪的金泰亨该怎么开口解释不辞而别,可显然几天的加班积压起来的重度疲倦发挥了效力。
田柾国尽量不让塑料袋发出响声,小心翼翼地折叠好塞进了冰箱的上层,想了想从酒柜抽屉里拿出便利贴留了字条——还是草莓形状,也不知道金泰亨到底一次性囤了多少,三年了都还没有用完。


在篮球场听到迷妹们尖叫,田柾国运着球破开对方的围追堵截,在三分线上完美地投球入筐。中场休息,可三点钟方向的骚动却变大了,田柾国往那个方向望一眼就找到了“罪魁祸首”。
金泰亨穿了一件丝绸衬衫,熟悉的阔腿裤和拖鞋,右手举着他钟爱的徕卡相机。
肯定偷拍了不少照片,田柾国从心底里暗暗吐槽了一下对方艺术家式的风格。队友还以为田柾国在看哪个妹子,起哄着用着阴阳怪气的腔调喊着“柾国啊——”
下半场打得大打折扣,田柾国实在想不到金泰亨突然来学校的兴致从何而来,难不成为了早上的两个抹茶泡芙,抑或是早上他看他的时候他醒着?



金泰亨踏进学校的时候久违的感受到了青春蓬勃气息,他对于学生时代的记忆只剩下满抽屉的情书——他不明白为什么在繁重的学业负担和自己清晰明了地拒绝下还有那么多人不懈努力。
他快被周围的窃窃私语和故作不经意对着自己的摄像头搞得窘迫,就看到田柾国一路飞奔着朝这边跑来。夏天的阳光很炙热,青春的荷尔蒙得以蒸发,覆盖在细腻的毛孔上。
“喏,你心心念念的石斑鱼干贝粥和黑白萝卜糕。”菜市场里转了一圈,肉类大中午的金泰亨都觉得不够新鲜,正好看到还有一条石斑鱼就买了下来。好像许久没有开火,金泰亨尝了半碗粥觉得还是偏淡,又担心是因为最近自己吃的重口味,放盐等下败了味感,往小瓶里盛了一勺盐塞在保温袋的侧袋里。



食堂里面已经被打扫过一遍了,田柾国低着头喝粥,金泰亨一时找不到话头,搜肠刮肚了一番只憋出来一句“以后打篮球不要那么久,等下下午的课会睡过去。”
“教室里空调打得很低。”没头没脑的,金泰亨揣摩了一下对方大抵的意思是冷会刺激大脑,顺带也许应该给他备一条毯子省午睡着凉。

盘子很快就见底了,连佐料都被年糕抹过塞进了嘴里。距离下午的课就不到半个小时了,金泰亨挑着阴凉的道走,田柾国倒是懒得为了一时的遮阳蹿来蹿去。
“我们小国一点都不可爱了。”金泰亨站在后门口和他道别,语气里不自知的掺进了一点撒娇。他不知道,田柾国此刻希望自己未曾成长,能够故作嫌弃地接过对方啃了一口的面包片;能够像以前那样直率的说出自己不想离他太远;就像现在他想抬手揉对方栗色的发顶,阳光下有着柔和的色调,可他只说了句“泰亨哥也不可爱”然后把后门拧开了一道缝。

“寝室里没有空调的话,这几天就不要住校了。”那人快要把脚踏进门槛了,金泰亨一闭眼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硕珍哥给自己打到账户上的钱足够他重新购置一套房,田柾国显然并不适应学校的住宿生活,光看他喝粥的速度和手臂上被毒蚊子咬起而残留下的红色点状突起就能窥见一斑。
田柾国没回话,金泰亨还以为对方嫌自己管的太宽泛,也是,都是青春期的大男孩了,不是那个要自己抱抱的小兔子了。
“好。”
“嗯?”啊,时光对于田柾国真是太宽容了,至少那双眼睛依旧保留着清澈纯净。
“我的意思是,哥我晚上想吃牛排炖饭和...”小兔子眨眨眼,“还有班尼迪克蛋!”
“语文古诗词一样没记住,这些稀奇古怪的菜名倒是能脱口而出。”金泰亨纵容地点点头,挥挥手示意田柾国进教室,还能休息十分钟。

刚进教室田柾国就被前桌缠上了,问东问西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所以,那个极品帅哥是你哥,真有你的田柾国,金屋藏娇啊!”快下午休了大家也都醒了个七七八八,田柾国从脑海里搜索了一下金屋藏娇的释义。
“不是,之前你们也没有问过我。”数学书从下抽屉翻出来被丢在了桌上瞬间就被人摸走了,昨天老师留了课后作业。同桌啃着旺旺雪饼,一边认真的把田柾国的作业誊抄到空白的作业本上。
“嗷!我都快忘记了还有这茬!”大家都没心思八卦了,慌忙地翻开书补作业。田柾国拖着腮顺着透明玻璃监视楼梯口数学老师的身影,余光瞥到方才金泰亨靠过的栏杆,没理由的有些开心。
泰亨哥现在是不是在去买食材的路上,今天穿了拖鞋大抵是没有开车过来,还有他肯定涂了防晒霜——后脖颈上还有没有涂开的乳液。



下午的课除却数学就剩下公共选修课。田柾国把窗帘拉开一条缝借着光做物理作业,一张草稿纸很快就铺满了公式,今天的题目明明不难却繁琐,田柾国算了几遍也没合上标准答案。
临近下课的几分钟,教室里面已经开始有人高声攀谈,还有毫不掩饰的理书包发出的磕碰声。
田柾国把几本重要的教科书塞进了书包——还是有点瘪,等下回去泰亨哥又要碎碎念读书的重要性,又胡乱抓了一叠试卷把书包填满。




今天小兔子吵着要尝试喝红酒。
“未成年人是不能喝酒的。”
“我今天已经做完作业了。”
是兑着雪碧喝的。
比起喝酒金泰亨大抵是会选择冰镇西瓜和可乐,或许小龙虾也可以。但是拧不过对方固执地拿着开瓶器要尝鲜,金泰亨从消毒柜里拿出两个高脚杯,给他浅浅的斟了小半。
田柾国今天莫名得有些开心,除了吃多了牛排炖饭胃有些撑以外。酒精让他朝着对面的男人露出有点傻乎乎的笑,他真喜欢他。他时常想,倘若生命中没有遇着他,现在会是怎样的境地。
“泰泰老师会一直喜欢果果吧?”
金泰亨心里警铃大作,他非常肯定确定田柾国肯定是喝醉了。可偏偏对方努力瞪着没有焦距的眼睛等答案,让他逃无可逃。他当然会一直喜欢这个孩子,可他却无法想象对方恋爱结婚生子同别人白头偕老的场景——不配提及“喜欢”这两个圣洁的字眼。
幸好田柾国终究是不胜酒力地把头靠在桌子上睡过去了,金泰亨搀着对方想把他弄到床上去。田柾国却并不安分地小幅度抗拒着——把墙壁上的挂饰拂在了地板上,喝醉酒了让田柾国的性格倒退了好几年,他有些紧张地抓住了金泰亨的衣袖,“泰泰老师,我...”
金泰亨两只手都扶着田柾国,只得把用头贴着对方滚烫的额头,“泰泰老师会一直喜欢果果。”
这句承诺显然安抚了小兔子,田柾国有些痴汉地嘿嘿傻笑了两声,接受了金泰亨的摆弄。等到给田柾国换完衣服用湿毛巾擦了一遍身子,金泰亨自己也出了一身汗。明天醒来田柾国就要变回原样的认知让金泰亨有些沮丧,他半跪在床边,用手轻轻地把对方头顶的呆毛撸平。
“金泰亨会一直喜欢田柾国。”
这话说得很轻,鬼使神差地说完这句话,金泰亨自嘲地笑了笑,“金泰亨,小国要是醒着就要被你吓坏了。”说着替他捏好被角,出了卧室。



门落锁的一瞬间田柾国就条件反射地睁开了眼,舍友刚开学不久就失恋了把他们一行几人都拉出去夜排挡喝酒——最后田柾国一个人把烂醉如泥的其他三个人拖上了出租车拉到了寝室楼下。
他有些愧疚地想因为私欲第一次骗了对自己毫不设防的金泰亨,他试探着拾起那个阔别已久的称谓时手心都冒出了一层冷汗,可对方轻而易举地入了“圈套”。


一闭眼,世界都离他远去,只有金泰亨的温柔之重,牵引着他,教他无法逃脱,教他奋不顾身和粉身碎骨。
一如七年前。





TBC

我继续去看书了,下次更文以及我之前的脑洞可能也许maybe...我的意思是我下周要去考口语有点凉kk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