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橘子

生活是最漫长的坚持

【正泰】 糖多令 05

迟到....

文/有条橘子




虽说田柾国不懂得地球上朋友间调侃的套路,可也懵懂地感知到对方语调中的轻快。他低着头把碗里冒着热气的牛肉汤一勺一勺舀进嘴里,努力把不经意间泛红的耳尖藏进宽大的衣领里。


金泰亨满口嚼着烩饭,用脚尖有意无意地轻碰对方的小腿。今天是认识对面那位的第三天,却像拾起了生命中曾遗落的片段——像亲密的友人般同床入梦,吵闹拌嘴,相对而食。



陈哥千叮咛万嘱咐不准趁着放假一个人溜出去玩,金泰亨咬着调羹,笑着在心底小声反驳:是两个人晃出来。


他虽疑惑不解,有时对方给出的许多答案里显然漏洞百出——仿佛就像是从外太空来到地球的小王子;可那容纳星辰大海的眼睛,宣誓着主人的赤忱单纯。




“下午要去游乐园吗?”田柾国问,献宝一样把亮着界面递过来,“评价超级超级赞。”



金泰亨看着手机,突然想到早上在出租车上对方有点晕车,把毛绒绒的脑袋倚在他的肩膀上闭目养神。他百无聊赖地点开微博刷热搜,看到位于首位的前几日曝光的节目花絮和自己的名字。


“这是什么?”显然是难受得紧了,声音都透着一股虚弱,“我看到了泰亨哥的名字。”


网瘾少年金泰亨愣了三秒,才明了对方的意所指,“这是微博呀。”

“大家都很喜欢你,真好。”说完又晕乎乎得睡过去了,金泰亨错愕地扭过头,却没能捕捉到他的眼神。




“我超级想玩这个鬼屋,过山车跳楼机……”

金泰亨听着一大串令人头皮发麻的游乐项目,心底里盘算着怎么逃过一劫,“现在这时候人很多,万一被认出来很不好脱身,不如我们去附近购物中心买衣服吧,我看你没有带换洗衣物。”


还以为对方会沮丧半天,谁知道田柾国很高兴地点点头:“可以!才想起来我忘记带衣服了!”




其实用笠花作为原料编织的衣物具有自洁能力,只有颜色款式的差别来任君挑选。田柾国怕自己露马脚,赶忙答应下来逛街挑选衣物。


这家商城除了底层卖一些平价商品,二层以上大多是些国外的奢侈品牌,金泰亨直接刷卡上了顶楼,带田柾国直奔一家自己常光顾的小众店。




从衣架里拿了几件不张扬的衬衫,路过领带区的时候顿了顿,又往前拿了两条直筒休闲裤。


“你先拿着进衣帽间试一试合不合身。”


“哥,我觉得那款菱形花纹设计的领带很好看。”


“我也觉得。”金泰亨笑着拍了对方的背脊,“快进去换,我在外边等你。平时没什么机会打领带,一柜子的都还没宠幸过来。”




还以为要等上很久。


金泰亨才打了一盘游戏,就看到对方抱着方才的一叠衣物出来了,跟候在一旁的导购点头示意都包起来。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疾行过去跟那个女孩耳语了几句,才向金泰亨走过来。


“一流审美。”田柾国笑着挨着他坐下,“都好看,我很喜欢。”


金泰亨点点头,心里却涌起了一点涟漪。刚才拿的衣物故意都偏小了一码,想跟对方开个玩笑,照例来讲他应该让导购帮忙换大至少手臂那边会觉得有点紧。




田柾国刚进衣帽间就给玧其哥拨了通话,无非是需要他立马给自己办一张银行卡和往里面汇钱。今天一天都和金泰亨形影不离地呆在一起,他装作不经意地观察了周围人的行为方式,才意识到早上付车钱时看着司机给出的二维码,递出了现金简直是献丑。


玧其哥很快就回了消息,给了他支付宝账号和绑定银行卡的密码,“喂,小子,虽说军部有的报销,但是你敢乱花钱,等你回笠花起就等死吧。”


“知道了哥。”


田柾国从一堆衣物里挑了一条黑色的工装裤和白衬衫,刚套上就觉得胳膊有点紧绷,但是百度了一下好像没搜到这家店的信息也不好意思去问金泰亨该怎么解决。




等到陪着金泰亨逛完一圈,外面天色已黑,街上华灯初上。没有经纪人苦口婆心地劝诫,金泰亨拽着田柾国溜进了汉堡王喝了可乐,吃了巨无霸,美滋滋地啃着薯条。


田柾国不太喜欢这些地球上的垃圾食品,看对方吃得满脸喜色,默默把没动过的炸鸡放到对方的盘里。


“给你买了礼物。”


他把其中一个购物袋递给金泰亨,“里面是领带,那件红色的毛呢大衣,最后那家店的阔腿裤其实挺好看的,还有发带,特别适合你现在的灰色头发。”


金泰亨觉得坐在对面的人,简直对钱没有概念。他叹了口气,还是没忍住提了一嘴,“刚才第一家店的衣服你是不是没试。”


“试了试了的。”田柾国慌忙解释道,“就是手臂那里有点小,我怕麻烦就没换。”


金泰亨觉得自己真是要败给对方了,拿起手机给那家店拨了电话让他们现在派人来取衣物换大一码。




“你给我添了那么多麻烦了,还差这一点?”


田柾国小声地回嘴:“泰亨哥也觉得我是个麻烦吗?”




“当然,赵叔说家里备了鳗鱼罐头盖饭,上个月回去半夜看《深夜食堂》吵着要吃,专门请了厨师来家里做的。”金泰亨看着对方努力理解自己意思后,千回百转的面部表情,一脸严肃样没绷住,“喂,田柾国同学,我现在怀疑你语文没及格。”


“你怎么这个都知道!”


“啊?原来你真的没及格?”金泰亨觉得自己大概又欺负老实人了,揉揉了他的脑袋,这个举动早上在车上他就想这么做了。





像他这样的人,好像经常眺望远方,可那双眼睛总是清澈的,是我迄今为止看到过的最漂亮的眼睛。

可能是因为从心底里我觉得他与众不同,才会这样想吧。



“那我就不客气的继续麻烦泰亨哥了!”


“臭小子,你要是等下敢比我多吃一勺,你就等着挨揍吧......”




TBC

可能他俩就特殊磁场彼此吸引 (不是)

没赶上11.23四周年结婚纪念日  (

给一个考完考试在唱KTV时候写文的秃头少女点关爱吧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有条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