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橘子

生活是最漫长的坚持

【正泰】 糖多令 02-03



02


平素里脸皮比城墙还厚上几分的田柾国宁可自己就这样睡死过去,也好过亲身经历一次活像捉奸在床的现场。

更可气的是罪魁祸者已经穿戴整齐,托着腮帮子靠着床板假斯文地翻看小说。工作人员已经把休息室里随处乱放的行李物品收拾妥当,只剩下把两个赖床不起人打包带走。



“喂,这样搞得好像是我耍赖撒泼不肯起床。”田柾国就着被子往里滚了滚,“分明刚才有人趁着起床气耍流氓。”

金泰亨“啪”的一下合上了书:“胡说八道,快起来回酒店去吃大餐了。”

田柾国笑吟吟地应了声“哎”,懒洋洋地滚了一圈堪堪停在床沿,扭头朝对方做了不甚熟练的wink:“不过我馋着吃泰亨哥家的美食。”


下一秒田柾国就被一双微微施力的手从床上推到了地毯上,原本为方便金泰亨赤脚行走的羊绒毯已经被撤下了,地上铺着的防滑毯还带着一股塑料味和田柾国的脸来了个亲密接触。

金泰亨已经飞快翻身从床上下来,抓起衣帽架上绒被,把刚要添油加醋呼痛的田柾国裹得严严实实。


“好了,男人干嘛那么金贵,快走快走。”

“不金贵也不能差点毁了我惊艳绝伦的脸啊。”田柾国低声嘀咕小声哼哼地半天才不甘不愿地跟着上了商务车。

结果刚上车,强撑的硬气就被香气四溢的关东煮击得七零八落。金泰亨从助理手里接过保温杯,用银叉小心夹起一颗贡丸,放在嘴边呼气。


“给你。”

不知道小助理是有什么通天的本领,从一派银装素裹的地域里弄到吃食。田柾国张口吞下一颗,里面的汤汁刚咬开就顺着食道顺畅地流入胃里。

“好好吃!”田柾国幸福地眯上眼,“泰亨哥泰亨哥,分我一个叉子呗。”

果然...有奶就是娘,连哥都叫的万分熟稔。



到机场的路上金泰亨戴着眼罩闭目养神,听前头小助理在和经纪人校对接下来行程。

“泰亨,接下来能在家宅两天,大后天上午有个红毯要走,陈哥让我问你想穿什么色系的衣服。”

“上次那群丫头说喜欢的那款是不是黑红色系?”

“什么丫头?”原本还以为是颅内小疑惑,结果不自觉地问出了声。

“那群小粉丝,陈哥纠正了好多次泰亨也不改口。现在我就给陈哥回个消息。”前半句解答了田柾国的疑惑,后半句应允下来金泰亨的要求。


“泰亨哥很喜欢粉丝吗?”田柾国靠在颈枕上舒服往下挪了挪屁股。

“喜欢啊。”金泰亨把眼罩摘了笑意盈盈地望过来,“她们很可爱,有时候我上社交平台私信里都是她们的消息,让我多吃点饭啊,很想念我啊,宝宝麻麻爱你照顾好自己呀诸如此类。”

“那泰亨哥喜欢我吗?”

“你要是少说点话我也喜欢你。”金泰亨顺手从储物袋里摸出一片蒸汽眼罩,“消停点,估摸着还要好几个小时,乖乖闭嘴养神。”


“人类表达喜欢的方式真独特。”田柾国没敢再表达不满,只得默默阖上眼整理委屈得皱缩起来的花瓣。



03



金泰亨口中的“大餐”果真名不虚传,田柾国第三次伸手欲添饭被旁边的人用筷子轻敲桌沿给打断了。

“等下还要补眠不能吃撑。”

“啊!还要补觉啊。”田柾国的兴致瞬间消减了大半,人类这是要冬眠的节奏吗?能不能学一学勤奋打游戏通关的笠花起战士。


金泰亨回想田柾国刚下飞机时困得眼睛睁不开的模样,没拆穿对方,只是轻声道:“陈哥方才给我发简讯,我先去他房间。你要是不想睡的话,我给你看看附近有什么好玩的。”

“不用了,泰亨哥等下跟我是一间房吗?我可以带你上分。”


田柾国上次来地球的时候迷上了网游,可惜笠花起上虽发达却没有wifi,只得玩些简单的单机游戏打发时光。眼下正是昏天黑地摸黑通关的好时机,自然不肯浪费。


其实陈哥开了两件单人间,一来金泰亨身体原本就因为拍戏受过寒,身子骨弱想让他好生休息,第二层意思摆明就是让泰亨和还不知底细的田柾国保持距离。

只可惜金泰亨是同道中人,听到一起打游戏通关立马眼里冒光,连带着方才陈哥苦口婆心一连好几条四五十秒的语音都被抛之脑后。

“等我渡劫回来一起,正好我哥出差了没人管我。”


在陈哥那边信誓旦旦地保证会调养生息,一回头就和田柾国两个人打得一片火热,连带着晚餐都没顾得上下楼吃,用酒店的座机拨了电话叫他们送上来。

陈哥瞧着向来不肯饿着一顿的金泰亨没有点餐,心下放心了不少,估摸着是睡过头了没顾得上,嘱咐前台温一份皮蛋瘦肉粥和几份平日里他最爱吃的小菜送到楼上,就驱车回公司去解决节目的事项。


两人刚拿下一局,就听到有人叩门,金泰亨抬脚踹了一下方才游戏里见死不救的田柾国,“去拿饭,什么国家队的水平,居然会奶错人。”

田柾国自知理亏地打着哈哈,吸着拖鞋屁颠屁颠地去开门,正巧看到服务员还在卖力地敲隔壁间,又看看自己餐车上清汤寡水的饮食,朝着对方露出无害地笑:“姐姐,对面那位在我房间里呢,一起送过来就好~”


于是莫名的金泰亨逃过了一难。陈哥虽好,却尤爱告状,遇上了体重暴减通宵玩游戏都要跟他南俊哥说上几句,点到为止。

逃得过陈哥逃不过南俊哥,几回下来金泰亨真是怕了老哥的碎碎念。


两个人就一直打到困得睁不开眼,墙上的指针已然指向凌晨两点,才凑活着全靠毅力刷牙洗漱,连澡都懒得洗衣服都懒得脱就默契地钻进被窝补觉了。

金泰亨迷迷糊糊地想单人床可真小啊,一边用力把被子往自己这头扯了扯,全然忘了对面那间被冷落了一整天的豪华单人间。




TBC



评论 ( 9 )
热度 ( 38 )

© 有条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