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橘子

生活是最漫长的坚持

【正泰】 糖多令 00-01

bgm 林宥嘉 思凡

***⚠️每周末更新 请戳合集 !

星球启发来自于 Rofix 星球设计师 链接:

http://rofix.lofter.com/post/19074e_12afd2bc7

文中设定地球通用语言为汉语。

但所谓雪花,远不及你绝色。



00


“田队,这次来的真巧,赶上了这边的初雪。”新编排入队的郑号锡一脸兴奋地望着飞船外的雪花,“比书上记载的图片美多了。”

“下雪多冷,还不如恒温的笠花起。”田柾国不自觉地嘟起了嘴。

“不是吧,就因为没吃上硕珍哥的雪月饼,至于耿耿于怀到穿越好几光年了还在意着嘛。”郑号锡心里好腹诽了几句,“年轻可真好,还有心情惦记一大堆不打紧的小事。”



田柾国是在笠花起长大的。

他小时候爱躺在田野里,嘴里叼着笠花根,枕在草上做梦。在笠花起,每个人的大脑都是一颗盛开的玫瑰模样,一层层的花瓣随着时间叠起,而记忆就是繁密的花粉包裹其中。有时候蜜蜂会把一个人的花粉带到另一个人的脑后。

一次机缘巧合,风带来了一个少校的记忆,这也是田柾国第一次接触到除了笠花起之外的时空。那一个穿着繁花绣襦的少女朝他微微欠身,“公子万安。”

妈妈跟他说,那个星球是134340。田柾国不喜欢这样没有诗意的称谓,直到入了部队逐渐能开解更多权限,他才了解到这个星球的另一个名称——地球。


三分钟前发到终端上的汉语测试成绩才是捅烂小田队长脆弱内心的尖刀——鲜红的五十九和全队倒数第二的排名让一直大清早用响亮的“起床啦臭小子们”汉语口号叫醒队友的田柾国感到脸有些隐隐发烫。


“田队,因为恶劣的气候条件我们得就近迫降。”

“距离目的地还有公里?”

“这边已经很靠近人类居住地了。”郑号锡从柜子里翻出御寒毛毯裹在身上,“不过话说回来人类的东西可真好用,上次玧其哥带回来的鸡蛋灌饼也太好吃了!”

“那都凉透了哥。”田柾国只得在心里默默吐槽一遍两人谈恋爱傻三年的特质。


“听我指挥,全员三分钟后准备着陆,再确认一遍本次任务的返航时间为两周后起时三刻。”

每个笠花起军人来地球的任务都迥然不同,早些时候是来学习如何使用烤箱制作烘焙甜品,后来变成了和地球警察斗智斗勇如何掳获奶牛和苜蓿,现在笠花起人终于从对吃的执着中抽身,结束了不务正业偷鸡摸狗的行当。


田柾国接到上头指派的任务是弄明白地球人是怎样控制情感。

“真是,两周时间怎么可能交到人类朋友。”田柾国一脚踩进雪地里,胡乱地抓了一把被头盔压平的头发,“号锡哥,哎号锡哥?”

一回头原本还因为暴风雪肆虐而不情不愿下舱的郑号锡已经驾着小型飞行器兴奋地在天上耍杂技。

“果然玧其哥真偏心啊。”田柾国笑着摇头,对这种假公济私的陋习强行视而不见。


在茫茫雪海里前进了约莫一个多小时才依稀看到了人烟。刚在心底里骂了几句不靠谱的下属,就听到不远处的吵闹声,田柾国打开了千里目模式把远处的情形尽收眼底——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被一群人拿着录像设备簇拥着。


笠花起的男子下至三岁孩童上到耄耋老人都生得俊俏,有时田柾国躺在笠花田里回想地球上的所见所闻生出诸多疑惑:少校丢失的珍贵记忆片段真的属于地球吗?

他听玧其哥说只是现在地球上也不再流行穿那样繁琐的服饰了,经历了几次改良已经变得极其轻便。


可那个男子真好看,田柾国在心里默默打了满分。用地球上的话来描述,这位年轻的队长就是个十足的颜控,直接锁定了接下来两周任务的目标。

我们“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的小田队长关键时刻凸显了不重视理论知识的短板,刚启动鞋底的加速器没跑几步就摔了个狗吃屎,动静倒是闹出来不小。


田柾国把脸埋进雪地里装鸵鸟。


“这边有人摔着了!”

“哎呀,怎么还是有私生饭找到这边来了......”

“泰亨,你先别过去!”

工作人员吵闹着阻止金泰亨往这边靠近,田柾国腹诽这群拆散姻缘的地球人等下得小感冒,还没嘀咕完就听到有人走到他身侧蹲下来,双手环在他的腰上使劲,看来是想把他拉起来。


“你还好吗?”近距离看对方的眉目,田柾国愈发移不开眼。他恍惚间想起硕珍哥说在地球上盯着别人看是不礼貌的,赶紧错开了视线。

“没...没...没受伤。”

“你是专程过来看我的吗?”金泰亨望向他,明明是温澈的眼神却又夹杂了一丝失望,“那么冷的天其实不必特地跑一趟,这档节目就安排在下周日。”

田柾国虽然听不懂对方在表述什么,但已经下意识地否认了。

“不是这样的。”

对方狐疑地眼神打量了一眼自己鼓鼓囊囊的包裹,田柾国在丢脸和丢帅哥两难中艰难选择了不要脸。

“那...那个里面都是现金。”他上次来这个星球还是一年前,笠花起的一年相当于地球上近乎五年的光阴,便不知晓这几年日新月异的互联网发展,临走前还是和往常一样从船舱里拿了早就准备好的包裹。


没想到对面的小帅哥先脸红了。

“真可爱啊。”田柾国想,“原来地球生物害羞的时候会脸红。”

“那...那...。”金泰亨瞧着对面的男子眼睛都不眨地盯着自己,再仔细瞧着那人虽然满脸都是冰渣子身上的大衣也被雪浸湿深一块浅一块可五官却正得很。金泰亨在心底里唾弃了此刻话都说不清楚的自己,厚着老脸把话说下去,“就...我们这边有临时搭的休息室,要不要进去换身衣服。”

田柾国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弄得有些困惑,不过既然事态是往可以做朋友的方向发展,小田队长还是喜闻乐见。他点点头在对方的搀扶下从雪地里爬起来,跟着一干工作人员进了帐篷。


金泰亨凭借三年前上映的电影《糖多令》一夜成名,成为了最年轻的影帝。也正因相对于其他老戏骨多了几分少年感,公司给他接下来不少阳光向上的综艺,随着曝光率的频繁自然也招来不少私生饭的骚扰。


“里面挺乱的。”

金泰亨的个人休息间是从帐篷里用布隔离出来的一隅,毕竟是在天寒地冻北极圈附近,即使是一线明星也得屈尊降贵适应相对简陋的环境。

平素里不拘小节惯了,除了桌台上放着的瓶瓶罐罐还算整齐以外,贵妃榻上的毛毯被揉成一堆还有一角拖在地上,笔记本电脑上还映着游戏界面,角落里还放着吃完炸酱面的塑料包装盒和汉堡薯条套餐的外卖袋。

作为笠花起最爱干净整洁地田柾国,刚踏进这个门半步就追悔莫及,他努力把方才那一角的记忆花瓣蜷缩起来,撇撇嘴撤出一个不失礼貌的微笑。

“我觉得....嗯....挺好的。”


“还真是一个不会敷衍扯谎的人类啊。”金泰亨边想边从衣柜里抽出一件大衣递给对方。


“你是怎么过来这边的,天寒地冻的等下天黑了也不安全。”小助理有眼力见的早就在桌上备好了两杯热可可,金泰亨递给换上干衣物的田柾国。

小田队长又被问得卡壳了,《地球生存守则》上第一章就写了不要试图和聪慧的人类扯谎。

一瞬间田柾国觉得自己脑子里的花瓣都要凋零了。

“从飞机上被扔下来了,这边太冷了我妈想给我点教训。”

要是抓住路上随便一个行人,这番说辞估摸着能收到不少白眼,可偏偏金泰亨就信了,连带着神色里都带上了几分心疼。“你妈妈应该把你扔去热带雨林或者孤岛生存,这地方草都都没一根的一天都撑不下。”

“这不是横竖都得死,热死的话还不得被那群小兔崽子嘲讽死。”田柾国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遍,强打精神继续瞎扯,“不过幸好遇见你,我这几天能跟着你们吗,等我妈气消了我再回去赔礼道歉。”


“可是我明天早上的飞机就得飞回A城了。”大明星的脸都皱了起来,“不过反正是私人飞机我可以拜托经纪人和公司那边打声招呼。”

“谢谢你,我叫田柾国,很高兴能成为你朋友。”

“嗯?”愣是一直在节目里被主持人抱怨四次元的金泰亨也没追得上对方跳跃的思维。可能是田柾国完成任务的心愿太迫切,也可能因为没学好教科书里最重要的关于人类思维逻辑的基本理论知识,得亏着这看人的目光专一无二,金泰亨在目光如炬的期盼中败下阵来,点点头。


“你好啊,我叫金泰亨。你是几几年出生的?”

“我是1897年出...出...”这下完蛋了,田柾国恨不得扒开自己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一朵霸王花,人类现在都是公元2018了自己胡说八道什么呢!

“是1997了吧?你得叫我哥。”

“......嗯.....哥。”田柾国真是哑巴吃黄莲有口说不出,白白叫一个比自己小了快一百多岁的地球人类“哥”这被手下听到了估摸着又得是好一阵子茶余饭后的笑谈了。

“一脸不情愿的臭小子,怪不得你妈要把你丢在这里。”金泰亨笑骂着把床上的被子丢到沙发上,“惩罚你晚上睡沙发,快去漱口抹脸等下到点了工作人员就拉灯了。”

“那不洗澡了吗?”

“你不介意用雪水洗的话出去滚一圈也成。”金泰亨把羽绒衣脱了盖在被上,“快睡吧,明早就得救了,酒店里你爱洗多久都成。”


金泰亨一向对时间把握得极好,刚把被窝捂热乎就听到外面有人鸣钟示意要熄灯。田柾国裹着外套缩在沙发里,听着床上对方翻身带起来的动静,不断给自己打气鼓劲。

“就像对硕珍哥说晚安一样就成,表示感谢你应该说一句‘哥,好梦’对吧,反正多一句也不会少一块腹肌,田柾国跟我一起深呼吸然后...”


“泰亨....哥....晚安。”不知道是不是在喉咙里蓄谋过久,“哥”倒是像一个微弱的打嗝声微不可闻,“晚安”却是没丢笠花起人民的脸喊得跟部队里叫口号似的响亮。

“得,柾国,好梦。”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入睡前田柾国还在纠结对方是不是刻意压着笑,不然声音怎么会沙沙地像是一股电流,将他从头到脚麻了个遍。



01


笠花起西边的住宿区为了节省燃料常年都是黑夜,人们只需要乘坐小型飞船从东边抵达各自相应的房间入睡。

地球上的夜却格外漫长,田柾国叹喟自己大抵已经睡过五次觉的时间了,外头的天还未亮。


田柾国把被子盖在了缩成一团的金泰亨身上,对方看来是被冻着了梦里睡得也不踏实,田柾国顺手拿过桌子上没拆封的矿泉水用鞋底残存的燃料加热到不烫手的温度,塞进了被窝。

外头工作人员轻声细语地交谈着闹出了些动静,田柾国裹紧了身上的大衣瑟缩着把遮帘拉开一条缝,外头已经灯火通明地恍如白昼。


“泰亨...哎...这位帅哥。”小助理被探出来的脑袋吓了一跳,之前钱哥说泰亨的起床气大得很,他还以为自己刚才发出的声音扰得对方专程起床来找茬。

“嘘。”田柾国把食指抵在唇上示意对方别大惊小怪,“金大明星还在睡觉,需要我去叫醒他?”

小助理受宠若惊地快要给田柾国跪下了,团队里全仰仗着公平的掷骰子点数大小来决定第二天叫金泰亨起床的可怜虫,眼下这当口小助理觉得没必要解释太多只要赶紧点头致谢就好,他一把抓过对方的手用力甩了两下表示感谢。


金泰亨平日里看起来软萌可欺,一旦问题涉及到起床就变成了力能扛鼎的汉子——田柾国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被金泰亨用棉被裹成了夹心饼干。

“泰亨哥,你弄的我快喘不上气了。”田柾国在被中奋力挣扎着把头探出被窝。刚触及到新鲜空气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下一秒就感受到额头上有些温热的触感。

那是人类的唇瓣。

田柾国的脑袋轰一下炸成了烟花,一下子老实得窝在被子里不敢动了。身侧赖床的人像是被他的服软取悦般顺手搂紧了那团被子。

被气息打在发侧的感觉让田柾国忍不住瑟缩了脖颈,小心翼翼地又把脑袋缩回被子。得以耳根清静的金泰亨满意地圈紧了棉被……以及经历了炸毛后归于寂静的小田队长。


结果就着这个姿势和措不及防的回笼觉,田柾国的意识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上一秒他还在忧心没能完成助理交付的任务,下一秒就在对方均匀的呼吸声里同流合污了。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161 )

© 有条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