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橘子

未知苦处 不信神佛

关于你的一切 5

全文目录


新买的屋子只有一厅一室。
金泰亨本来逛了不少大平方的公寓,田柾国都不喜欢,结果误打误撞地看了一套精装修的小户型他倒是喜欢得紧。金泰亨没说二话就买了下来。
金泰亨开车送田柾国去上学,看着他捧着个头不小的书包坐在后座打哈欠。小家伙昨天晚上死活不肯让他把葱放进书包的小格兜,硬是抱着睡了一晚上,一想到早上把葱塞进书包的时候他还留着哈喇子的蠢样,金泰亨就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
田柾国就没那么开心了,他隐隐约约闻到了葱的味道可泰泰老师说是因为他早上吃了葱饼,还有车里的曲子已经单曲循环一周了泰泰老师还是没有听腻,他委婉地提出过建议也被这是南俊叔叔作曲的理由给堵了回来。可明明没有听到有南俊叔叔的声音啊——那种低低地很温柔的声音。

“果果,别第一天上课就被叫家长。”金泰亨给田柾国的领带重新打了漂亮的蝴蝶结。学校里面有发统一的制服让金泰亨松了一大口气,他实在是站在童装店里就选择困难发作,觉得柾国穿啥都好看都想买。
“你不要上班第一天就被老板骂。”田柾国也没客气,礼貌地怼回来没给金泰亨揪着批评教育“没大没小”的机会,熟练地打开车门跑了。
金泰亨站在驾驶座里看着小小的身影混进上学的队伍里,然后消失在视野里,电子钟上的时间跳到了八点四十,金泰亨掉了车头往公司跑。

这个暑假过得挺充实。
白天金泰亨把大班一学年的知识赶着进度给柾国开小灶,晚上哄着他睡下后起来继续啃专业书——金泰亨当初当小学教师完全也是赌气,故意气自家老爷子。


虽说给了自己和大哥相同的公司股份但是直接勒令不允许在金氏所属的任何单位就职还是把金泰亨气得直接“离家出走”。要知道金氏几乎哪个行业圈子都有涉猎,试问还有哪个二少爷当的那么憋屈?
现在为了田柾国重拾大学课本其实也是蛮神奇的事,既然下定决心要把他培养成人,首先得找一份体面的工作。于是乎,金泰亨终于过五关斩六将成功应聘了一家报社的记者。
上班第一天其实很轻松,再不济曾经也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再加上天生的一副好皮囊经着岁月沉淀反而更生出几分成熟男人的魅力。金泰亨笑着跟邻桌的女同事说能不能帮忙先溜出去的时候,对方还亲切地教他如何躲过责任编辑的透明办公室。



五点整,放学的幼儿园门口。
金泰亨把新买的巧克力屋蛋糕搁在后座,路过花店的时候挑了很久后选择了小苍兰——上网搜了“送小朋友什么花比较合适”跳出来的最佳答案是“爆米花”让金泰亨即时关掉了网页。
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眉飞色舞,说话不带喘地讲着所见所闻的柾国,悬着的心总算着了地,看来是很愉快地度过了校园生活。
本来还想准备充满爱意的晚饭,结果两个人不消一刻钟就把蛋糕吃了个七七八八,打着饱嗝嫌弃太腻口的黑巧克力。
金泰亨笑着去厨房放了一锅海带汤,田柾国就直接在小茶几上趴着写作业。

金泰亨嘴上说着要陪田柾国做作业,结果靠着沙发就睡过去了。等到田柾国用书把他戳醒,睡眼朦胧地拿出手机一看已经快九点了。
“我要背这篇课文。”
“准备了那么久吗?以前泰泰老师背课文可是一把好手。”金泰亨打着哈欠,懒洋洋地吩咐道,“背吧。”
田柾国闭着眼背得顺溜,等到金泰亨把名字流畅地签在标题旁,才默默开口,“泰泰老师我在书包里发现葱了。”
金泰亨弯起好看的眉眼,一脸讨好地谄媚,“果果生日快乐呀~”


小孩子的精力总是出奇旺盛,被逼着看了十几集动画片的金泰亨第二天简直睁不开眼。恰逢周末更是惯例的懒觉日,结果天还没亮旁边的小兔子就发出各种细碎的声音,随着时间地推移开始转变成骚动。
金泰亨忍了一会儿,只得靠“武力”镇压。把小兔子抱紧了圈在怀里,搁着对方的肩抛出橄榄枝——“再睡半小时,等下带你去超市购物。”
对方果然立马消停了。


下午超市里面的人并不是很多,田柾国逛来逛去还是只看中了一瓶芒果酸奶,快到自助付款机前,金泰亨看到牛奶在打限时折扣,顺手往购物车里放了两箱低脂牛奶。
田柾国吃着彩虹糖,拖着小购物袋跟在金泰亨后边。

光是牛奶箱就够让金泰亨头疼了,况且蛋挞煎饼和小块蛋糕都没有抓手的地方。只能在购物袋上系了一根小绳子让柾国拖着,这样才得以把东西都一并拿上。



家里的牛奶箱和啤酒箱并排放着。
冰箱里很快被刚买的一大堆菜塞满了,金泰亨花了大力气才把大个子的芒果酸奶塞进了最上格仅存的空隙里。
晚饭吃的是番茄德式香肠锅,不知道是不是之前一直吃素的原因,田柾国对猪肉的喜爱程度隐隐有赶超芒果酸奶的趋势。

锅中加了适量橄榄油,香肠放进锅里翻炒了几下,香味立马就把柾国引过来了——俨然一副求投食的样子。

“至少还要十五分钟。”金泰亨用手指戳戳柾国的额头,“周末作业写的怎么样了?”

还是没能抵抗住对方可怜兮兮地注视,在倒入铸铁锅中盛盘之前给夹了好几次香肠片,等到摆上餐桌的时候,田柾国已经晃着腿候着了。

“晚上把作业写完,明天开车带你去新开的游乐场玩。”车子堵在中央大道的时候,看到了悬挂在大楼上的海报。金泰亨按下对方收盘子的手,“今天泰泰老师来收拾吧。”

田柾国点点头,拿着搁在沙发上的书包进了房间。


金泰亨洗完碗擦拭完大理石的台面,又抹了一把桌子,拎着沙发上扔在黑色西装旁的蓝白相间制服丢进了洗衣机。想了想又捞出来放进了脸盆里拿到台板上倒了点手洗洗衣液用手搓。



田柾国有洁癖,还不小。

洗衣机洗的到底不如手洗,之前金泰亨不懂,把田柾国的衣服攒了一篮筐一股脑地给用洗衣机洗了,晾干,第二天硬是不肯穿,说是没洗干净还有味。金泰亨解释了半天那是洗衣液的味道也不肯听,最后挖箱底的找了一件丑不拉几的套穿才算作罢。

自此,金泰亨自己用薰衣草味的机洗洗衣液,给田柾国特地买了无味的手洗洗衣液,每次还要用清水多漂几遍。等到脱干晾好,时间已经不早了。冲了个澡就上床玩手机,还没玩热乎,田柾国就扯着衣角示意他作业做完了要签字。

小兔子掀开被子,“泰泰老师,我要听睡前故事。”

“可…老师没有把童话书带过来。”

“我要听上次的那个有声读物。”小兔子纠正道,“我早就不听童话故事了,又不是小孩子了!”

金泰亨正打游戏呢,刚才签个名已经输了一把被举报挂机,现在刚开局五分钟,没了声音怎么判断四周有没有敌人。认命地退出,拔了耳机,调高音量,点开《海底两万里》,和田柾国一起窝在被窝里听机械女音。

“海底有很多小生物,上次我们提到了……”

 

 

第二天一早就去排队了,等到入场的时候已经快正午了,包里的零食已经在等候的时候扫荡一空。两个人把最后一块巧克力掰成两半塞进嘴里,然后默契地绕过海盗船绕过云霄飞车直奔就餐区。

稍微实惠一点的店队伍已经排出了门槛,金泰亨环顾一圈发现了最边角的一家法式餐厅门可罗雀后,毫不犹豫地拉着田柾国走了进去。因为价格昂贵的缘故,客人稀少得紧,以至于正在就餐的几对情侣特别显眼。

金泰亨刚刚在心里吐槽了几句“狗年快乐”,然后一转身,金泰亨就看到了面对自己坐在角落的金南俊,可…另外一个用餐者的背影看起来并不是女性,金泰亨暗想着这招呼还是不打为妙,刚想拉着柾国往反方向走。

田柾国欢快的声音已经在耳边响起,“南俊叔叔!”

金泰亨只得硬着头皮走过去,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另一个转过头来的人吓得大脑当机,愣了半天才找回声音。

“哥?”

刚叫出金泰亨就后悔了——他看到金南俊眼里的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去,然后低下头继续进餐。看来,他俩的关系此刻才刚刚捅破,而显然南俊哥还没能接受这个事实。金硕珍也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原本愉快的周日出游因为这个插曲而变了味,虽说陪着柾国一直玩到硕大的游乐园只剩下寥寥几个游客,还一起坐了摩天轮。


可一直到躺在床上了,金泰亨还是没有实感。

南俊哥的对象是硕珍哥,硕珍哥说的小情人是南俊哥。怎么也不可能划上等号的事偏偏就发生了,与其说接受不了,更多的是觉得被欺骗了。

感觉被欺骗的还有金南俊,听到金泰亨的“哥”和金硕珍的点头默许,之前的疑惑算是解开了大半。和合租三年的室友哥哥搞上了自己想想都觉得匪夷所思,也难怪金泰亨露出那样不可置信的表情。

 



一夜没睡好的后果就是——

当金泰亨踩着点醒来的时候,田柾国已经在把床头柜上折叠整齐的制服往身上套,而金泰亨还得光着膀子满屋子找干净的白衬衫。好不容易从柜子里扒拉出一件还算像样的衬衫,刚要上身,田柾国跑过来站在他跟前,手里捏着的背带裤的裤带要他扣。

“转过去。”金泰亨把衬衫顺手放在床沿接过对方手里的裤带,仔细地调试了长度扣好。

早餐变得简陋很多,金泰亨往两层面包片中间草草地抹了一层果酱装进保鲜袋,把微波炉里的热牛奶取出来倒进小瓶子,拎着早餐在玄关的地方换鞋,就看到柾国踮着脚在开着的冰箱门前晃悠。

刚想抱怨对方没有时间观念的火气,被对方饱含委屈的一句“泰泰老师我够不着芒果酸奶”轻巧地浇灭了,金泰亨把袋子递给田柾国,示意他去换鞋,然后拧开瓶盖把酸奶倒进了一次性纸杯。

“小孩子空腹喝冷的酸奶可不好。”金泰亨右手控着方向盘,左手捏着面包片大口吃着,“你把剩下的两片给吃了。”

“那个两片中间的果酱太少了。”

“喏。”金泰亨把自己吃了一半地递给田柾国,“泰泰老师这份果酱太多了,我还嫌腻。”举了半天才意识到对方的洁癖,悻悻地想收回手就发现对方伸手接了过去,把剩下的两片周边碍事的袋子扒下来递给金泰亨。

车里混着芒果味和淡淡的奶香味,音乐电台里的女声诵读着“真正喜欢你的人一定不会让你费尽周折去找他——因为他会主动送上门来”,此刻日光倾城。




 @俳优  感谢小情人半夜陪聊剧情 /  

那么日常求评论咯 

评论 ( 18 )
热度 ( 38 )

© 有条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