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橘子

孤舟随烟波渡我

热爱767

关于你的一切 4

全文目录

/ 这是什么要不得的破情节 / 


瞒着柾国,金泰亨去挺偏僻的地方给娴姨购置了墓地。她这一生除了柾国再无什么牵挂,烧了纸钱献了花圈也就算办了丧事。

原先住的地方金泰亨带着田柾国回去过一次。

柾国从小抽屉里翻出一个小塑料袋:一本户口本,里面还夹带着一张身份证,几张面额不大的零钱和金泰亨送给他的各式各样的巧克力。

“你都没吃吗,巧克力会化掉的。”金泰亨点点对方的鼻尖,把小塑料袋放进了背包里。

“生日礼物。”

“嗯?”拉书包拉链的声音不小,金泰亨没听清柾国的话。

“这是娴姨的生日礼物。”

于是就在那个周末,金泰亨特地买了一个超大的礼品盒,看着田柾国小心翼翼地把巧克力、小蛋糕甚至南俊叔叔送他最心爱的小萝卜抱枕也恋恋不舍地放了进去。眼泪汪汪地搬了小板凳坐在门口等快递叔叔取件。

“小萝卜抱枕很喜欢的话可以留下。”金泰亨从卧室拿了一个差不多大小的猕猴桃抱枕,“娴姨肯定都很喜欢的。”

“不行的,果果要把最好的留给娴姨。”金泰亨没接话,转身去厨房忙午饭了。

 


 

毕业的日子很快就到了,金泰亨特地去买了四本毕业证书,把孩子们的名字端端正正地誊写在空白栏上,田柾国就穿着小熊睡衣坐在餐桌前认认真真地叠千纸鹤。

七月是毕业的季节。

校监太太亲自弹钢琴,金泰亨和家长挤在不大的礼堂里,听着五个孩子用稚嫩的声音唱着《友谊万岁》。

“离去倍觉依依,这一生里仍念我师,此际话别临岐,再隐隐记旧日淘气,小鸟今天远飞,离巢他去。但愿进取,指引光辉远景,有足迹处尽是桃李……”

 

“校长!”站在舞台捧着毕业证书的孩子们站在一齐向金泰亨深深鞠躬。

“我刚才因为要表演一直忍着,校长~我现在…可以哭了吗?”

“校长~我不想毕业了…我可以不毕业吗?”

“很抱歉,校长只能陪你们走过人生中的一段旅途。”金泰亨蹲下来,被孩子们围着,“我带过不少毕业班的孩子们,但这是我最深刻的一届,老师希望无论未来怎么样,你们一定要坚持多识字。”

 

家长们牵着三步一回头的孩子们出了门,手里攥着田柾国送给他们每人一串的千纸鹤。校监坐在金泰亨身侧,拍拍他的腿。

“抱歉,没能留住花田幼儿园。”这几天金泰亨东奔西跑托了不少关系也提交了不少申请,几大张A4纸的电话号码最终都被划黑了。生源稀少再加上免费就学的现状让大家都望而却步,这和做公益毫无差别的行为,商人怎么会愿意做。

“你说了太多抱歉了。”校监笑着摇头,“金校长不必自责的,在那么小的时候他们就遇到了改变一生的老师是多么幸运,你做得很好,我和夫人都很感谢你让我们有始有终的送走了最后一届毕业生。”

然后他看着还紧抓的金泰亨左手的田柾国轻叹:“只是,柾国这孩子还那么小……”

“校监!”金泰亨生怕对方说出“还那么小就没有亲人”的话,出声制止他继续说下去,“柾国我会尽我所能照顾他的,直到他成人。”

每天金泰亨都会在路边等着孩子们来上学,看着田柾国坐在娴姨的自行车后座上,被抱下来然后在“好好听校长话”的嘱咐里扭捏着牵住金泰亨的手;田柾国第一次从秋千上摔下来脑袋起了一个大包,小朋友们手忙脚乱地去店里买冰块离开后,原本安静的田柾国在听到金泰亨担忧的“果果是撞傻了吗”后嚎啕大哭;田柾国第一次背出古诗,第一次讲故事忘剧情……

 

校监把他们送到了门口,花田幼儿园和三个月前第一次拜访的时候无差,只是教室里没有五个带着口罩躲到画布后面的孩子了,只是断了的秋千破旧的滑梯已经都被修缮一新,只是以后再来的人都能清晰地看到铁门上的“花田幼儿园”——她曾经哺育过那么多懵懂的孩童,只是现在,金泰亨牵着最认生的田柾国一步步离开这里。

 



金南俊坐在屋子里,没开空调连空气都变得黏腻,他刚预约了搬家中心过半个小时来取物件,打包好的大纸箱突兀地占据了大半个客厅。

男团回归的专辑主题都敲定下来,最近忙着把歌曲的一些细节比对处理。本以为金硕珍是玩腻了快一个礼拜没来找麻烦,刚想着对方就把电话拨过来了。金硕珍的意思清晰明了,最迟后天他必须要看到金南俊连人带行李出现在他家门口。

距离最后期限还有十个小时,午后两点外头的太阳火辣辣的,金南俊把放酒的纸箱留下了,反正以后也不能醉得彻底,只能便宜金泰亨那小子了。他把钉在墙上的世界地图撕下来卷好,把环球攻略从手机里彻底删除,打开冰箱把番茄酱、沙拉酱的瓶盖都重新拧紧了一遍。

手机铃声响了,陌生号码,金南俊从客厅的窗往下看,白色小货车上用蓝色油漆喷着“搬家中心为您服务”。

“喂,上来取件吧。”

行李本身就不多,金南俊躺在沙发上编辑短信。他挺羡慕金泰亨,至少他之前一个人来这里打拼的时候从未想过会和一个男人合租那么久。三年前他创作遇到了瓶颈期,一时半会正在为下个月不低的房租费发愁的时候,金泰亨敲开了门。

“我朋友说在网上看到有房要合租,想着来看一看。”金泰亨把他那破了一个轮子的行李箱拎进屋,“我感受到了一股艺术家特有的氛围,哇塞,那个是世界地图吗?我超级想去斐济…”

金南俊就这样放行了,照理说自己只是在粉丝数少得可怜的社交平台随口一提有没有人要合租,没想到有缘的人会那么巧。

 

“泰亨啊,哥找了个对象,你和小国在也不方便,现在哥工作稳定就搬出去住了。下个月的房租已经付掉了,正好也还没来得及给小国买个见面礼。珍藏的酒就便宜你小子了,以后还是喝点啤酒,高纯度的酒你喝了等下就要小国来照顾你了。”

按了发送键后立马右滑确认删除。

金硕珍这人专制的很,金南俊懒得被他抓住点小辫子,打情骂俏是情人间的乐趣,而不是炮友。

 

到金硕珍住处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照理来讲自己的行李早五个小时就到了。他不想有什么共进晚餐的契机,宁可在别墅区的公园里枯坐了四个小时点了份外卖,玩消消乐打发时光也不想见到金硕珍的脸。

金硕珍输密码的时候从不避讳着,不知道是凑巧还是刻意,总之刚好是金南俊的生日“0912”。自己的行李果然就堆在沙发旁,可能是空间大的缘故没像在公寓里放着起眼。

“量你也没胆子不来。”

一楼大厅的灯被打着,金硕珍就站在楼梯上,看来已经沐浴过了,只穿着一身深蓝色的睡袍。

“公园里的景色好看吗?”

“你跟踪我?”

“不然你怎么吃得上外卖。”金硕珍好整以暇地靠在扶栏边上,“你以为是贫民窟?”

怪不得打了好几个电话,对方听到地址立马就说不在配送范围内。“谢谢”两字刚到嘴边就被对方的“要谢我就快点洗完澡,床上谢”一把堵回了肚。太多错觉了,半夜开车出去买的胃药,熨烫好的立领衬衫,偶尔下楼时看到饭桌上还冒着热气的热粥。

心脏的一角有时候会被莫名地坍塌,金南俊得日夜赶工修筑防线,幸好在这点上,金硕珍一直在不遗余力的帮助他。



金南俊走得匆忙是金泰亨没料到的,看到对方留下的一箱酒看了半天还是一瓶没喝地放回了酒柜。虽说跟南俊哥提要搬出去的事脑子里早已过了好几遍,先不说真的是两个大龄剩男了合租在一起也不好带女朋友回家,更何况现在自己带着小国不方便,现在毫无阻力地达成所愿却丝毫没觉得轻松。

墙上的地图被撕掉了,和周围的墙壁形成了色差。田柾国跑到金泰亨跟前朝他晃晃手里的番茄酱示意他打开,因为汗的缘故瓶口变得滑腻,金泰亨扯了几张餐巾纸裹着也没能拧开。


“抱歉果果,老师也打不开,等下用昨天刚买来没开封过的吧。”金泰亨把瓶子搁在餐桌上,把煎好的牛排端出来,水池里还扔着前面因为开小差而报废掉的三块。

吃完饭趁着田柾国在刷碗,金泰亨给房东太太拨了电话,告知她下个月后就不再续租了希望她能找好下一家房客。

“你双休日的时间可以带人过来看房。”对方提出要看房的要求算不上过分,只是柾国怕生得厉害。

本来也就两三个浅盘子,田柾国洗完碗就摁着电视机看动画片,金泰亨没把遥控板藏起来的话,他在家基本上不会从沙发挪开半步。金泰亨敲敲落地窗给望过来的田柾国比了两根手指,小家伙立马坚定地摇摇头,比了三根手指,意思是要看半小时。


顺便给心仪的幼儿园也打了电话咨询,对方支支吾吾地解释了半天:大班名额已经报满了。

“是这样的金老师,您亲戚的孩子要是不急的话可以隔一个学年再来报,下个学期朴主席的孩子也要升大班了,之前一直拿满分的那个孩子导致他一直拿第二…您在这里任教过,我也就明人不说暗话,那个孩子因为父母的工作调动要离开本市了,朴主席的意思就是不希望有人插班进来…”

“精英班不能插班,连普通班都不可以?”

“除了班级排名还有全校排名……”


金泰亨心下了然,跟曾经的同事寒暄了几句也搁了电话。金泰亨也是想着给柾国接受好的教育而忽略了离开那里的初衷。他走过去挨着田柾国坐下来,电视里面正在插播广告,田柾国不耐烦地皱着眉盯着时钟。

“果果,你想去读小学吗?和花田幼儿园一样,只是换一个更大一点的地方识字。”

“泰泰老师会跟我一起吗?”

“泰泰老师会一直陪着果果的。”广告结束了,动画的故事在继续,金泰亨生怕小家伙晾着自己沉迷到电视里去。

“那去哪都好。”把肉乎乎的小手放到金泰亨撑着沙发垫的手上,还安慰性地拍了拍,“果果不会像南俊叔叔那样离开的。”

金泰亨心里念叨了好几遍“臭小子你知道个啥”,看着对方津津有味地盯着屏幕里来回走动的粉丝小猪,顿时生出了自己居然能闲得慌跟还在看适合三岁以下小孩观看动画的小屁孩较劲的新鲜感。

算了,明天还是去问问小学入学的事。



Tbc  / 即将有一波适时的年龄差身高差的梗丟来 / 泰正肯定一直是这个温馨向的趋势 


评论 ( 14 )
热度 ( 39 )

© 有条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