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橘子

未知苦处 不信神佛

关于你的一切 3

全文目录

不好意思扯破布越扯越开 


/ 师生 / 泰正 硕南 

金泰亨又恢复了往常的作息。

倒是金南俊日夜颠倒的作息变本加厉起来,他酗酒得厉害,好几次半夜对着马桶催吐的动静把睡梦中的金泰亨扰醒。白天金泰亨舀着木糠蛋糕出门,虚掩的卧房门里传出粗重的鼾声。他好几次想开口问,又怕越界窥探到别人的隐私。

好不容易周末的时候看到金南俊窝在沙发里看电影,金泰亨瞥了一眼进度条还有五分钟就快大结局了。“南俊哥,北街新开了一家店,据说那里的香辣肥肠锅超级好吃,一起吗?”

本以为对方会拒绝,没想到金南俊飞快地合上笔记本,“走。”

金泰亨绝对没想到对方会邋遢到穿着睡裤睡衣就出门,这还是三年来第一次看到金南俊这样不顾形象地出门。穿过一条小弄堂就到了北街,没在饭点基本上没等就吃上了。被烫的嘶嘶吸着气,还保持着高速进食的金泰亨还不忘夸几句:“牛肠上边的辣椒粉简直一绝。”

金南俊刚才看了一眼账单,后面一串零让他怀疑对方能否招架住接下来的房租。


“泰亨啊,这餐哥请吧。”金南俊看着快见底的肥肠锅,抬手招来服务员,“再来一份吧。”

金泰亨迷茫地眨眨眼睛,不好意思地咬咬筷子,像是做了许久的心理斗争才说出来:“南俊哥,我哥给我的信用卡没有限度的。”


服务员已经把新的一锅端上来了,还冒着热气。

“南俊哥使劲多吃点,最近都瘦了一圈。”熟练的把葱和香菜播到一边,“这家店的泰式椰香紫米粥也超级好吃,我上次一个人吃了四碗…”

金南俊的确是瘦了一大圈,工作上倒是其次,金硕珍才是让他身心俱乏的根源。当初与其说答应做他男朋友,不如更直接点说,做他炮友——在他家的时光四分之三都浪费在床上。他不知道金硕珍到底看上他哪里非要纠缠着捆绑在一起。

更令他惊讶的还是金泰亨,他从来以为对方宽裕的生活是因为高级幼儿园教师的月薪高,现在想想一个随心所欲辞职去应聘四千元校长的年轻人,怎么可能是完全靠自己打拼的人。这样的经济状况完全不需要合租不是吗?

金南俊什么也没说,只是在金泰亨的极力推荐下把店里所有畅销菜品都尝了一遍。

 



金泰亨只当是请了南俊哥一餐饭,什么也没多想,第二天兴致高涨地出门去上课了。自从和田柾国小朋友走近了一些以后,金泰亨第一次觉得双休日是累赘,他不能假借着做游戏的掩护牵起对方的小手,不能把换着口味的巧克力和温热的芒果酸奶装在小礼品袋里偷偷塞进小书包里,不能看到田柾国一本正经背古诗的小学究样。

院子里的木棉开花了,金泰亨组织小朋友把凳子搬出来在树下上课。

“今天,校长要问大家的问题是,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们的梦想是留在爸妈身边陪他们做豆腐。”父母靠卖豆腐维持生计的两个双胞胎姐妹说了一样的愿望。

“我的梦想是爸爸的废铁可以卖很多钱。”

“我的梦想是屋子下雨天不要漏水,这样妈妈就不会忙活一晚上了。”

金泰亨拍拍田柾国的肩,“柾国的梦想呢?”他们拉勾勾过只能在私下的时候叫“果果”。

“我的梦想是去酒楼当洗碗工。”

“为什么呀?”

“因为娴姨总是有洗不完的碗,我帮她洗的话她就可以睡一个午觉了…”

这里孩子的梦想低廉到让人心酸,金泰亨听了太多“我的梦想是当宇航员”“我的梦想是当警察”“我的梦想是当科学家”,可在这里,他们甚至都不知道那些所谓的高等职业。

“那老师的梦想是什么呀!”

“老师的梦想是——可以当一个永不言弃的好老师。”金泰亨把用绿色硬卡纸做的叶片递给每一个孩子,“今天老师布置的回家作业呢,是问问你们的父母他们有什么梦想……”

 


田柾国第一次像牛皮糖一样黏着在家里活动的娴姨,手里拿着黑色记号笔和绿色卡片:“娴姨~娴姨~你有什么梦想啊~”

“问这个做什么,你挡着我打扫了。”拖把抹过上一秒柾国站着的水泥地。

“是校长布置的留堂作业!”田柾国站在小木凳上朝往里屋走去的娴姨喊。

“梦想就是白日梦,你们校长在教你们做梦吗?你有空把外面的废纸板推出去卖了。”娴姨把手在围裙上抹了几下,把沥水篮里的茄子倒进了油锅里。

田柾国掂起脚把东西都搁在四方桌上,把门口的废纸板搬到破旧的小推车上出了门。等到把厨房里事忙活完,家里又恢复了寂静,娴姨把小菜盛到碗里放在桌上,这才歇下来看清了田柾国念叨了半天的作业。

田柾国也回来了,汗津津的小手捏着一张十块一张五块放到桌上,踩着小木凳看见平时喜欢吃的茄子也没提起兴致。娴姨心里估摸着傻孩子还为刚才的事沮丧着,把筷子递给田柾国。

“好好吃饭,等下娴姨陪你做作业。”

“嗯嗯!”第一筷果然夹起了茄子。

 

“等下你听到了不准大叫啊。”两个人坐在门前的石台阶上,田柾国把食指放在唇上像特务似的点点头。

“你娴姨的梦想啊,是当一个香港小姐。”

“香港……唔……”娴姨眼疾手快地捂住田柾国的嘴巴。田柾国看着娴姨,那是她第一次露出那样和颜悦色的表情,像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般,从未被生活打垮,憧憬着未来。

“衣服如果可以选的话,不知道可不可以选婚纱,你娴姨年轻的时候手巧,给别人缝过不少,也不知道穿上好不好看……当然嘴巴也要涂的红彤彤的……”

田柾国用手环住娴姨,“娴姨,你在我心里是最漂亮的香港小姐。”

“好孩子,乖孩子,娴姨舍不得你啊。”像金泰亨说过那样,第一次,她尝试着张开怀抱搂紧了对方,继而像是要把之前的冷淡都弥补起来,弯下身让额头相抵,“我们小国真乖。”

 


绿叶子被黏到了第二天金泰亨搬来的假树上。

“梦想当一个香港小姐 娴姨”

“梦想当一个飞行员 ” 模特 短跑运动员……

 


雨一早就下个不停,不知是谁提了一句“校长,我想上厕所”,孩子们都纷纷举手表示想上厕所。金泰亨领他们到隔壁的厕所,因为地势的关系水已经溢出了马桶边缘。

“现在是考验大家团结合作的时候了。”金泰亨从抽屉里取出一件超大码的雨衣,“校长带你们去村口的公厕上好吗?”

“好!”

透明的雨衣里,五个小朋友手拉手数着节拍步调一致地往村口走,金泰亨张开手臂尽力把雨衣撑开。已经能望见公厕了,几个小朋友数数明显加快了,金泰亨笑着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到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他本能地想要捂住站在自己跟前田柾国的耳朵,可终究赶不上声速。

“轰隆”伴随着田柾国的尖叫,他掀开雨衣独自往前面跑。金泰亨心下着急可又不能抛下另外四个孩子不管,只得和他们一路小跑着追赶。

金泰亨把四个孩子安置在公厕的屋檐下嘱咐他们不准随便乱走,就迈开步子一路喊田柾国的名字,找了一圈都没找到金泰亨急得快要报警了。站在瓢泼大雨里,寒意从头到脚蔓延开来,就看到田柾国哆嗦着捂着耳朵从一间破屋子里跑出来,金泰亨才意识到,对方不仅害怕雷声还害怕雨。

“果果。”

“校长!你快躲起来!我不想失去你呜呜呜……”话还没说完,田柾国就哭了,哭得很凶。金泰亨第一次看到田柾国的时候他左手食指上贴了创口贴,后来才知道是第一次想把菜切成小块把食指弄伤了,给他用稀释过的双氧水消毒换药的时候,小兔子的眼底漫上了一层雾气却硬是不肯流一滴眼泪。“因为果果是男子汉,不会随便哭的”明明疼的脸都皱成一团了,还偏偏逞强地朝金泰亨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田柾国就这样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金泰亨揽过他,“果果,你看校长站在雨下那么久,响雷怪兽是不会吃人的。”

“校长…那我爸爸妈妈是不是死了,不然他们怎么舍得那么久不来看我?”

“果果的爸爸妈妈去天堂了。”金泰亨抓过田柾国的手,是它手心向上,“但每次爸爸妈妈想你的时候就会下雨。”

雨滴砸在手掌心,溅开。田柾国试探着抬头看空,恰好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爸爸妈妈也很想念果果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嗯。”金泰亨应道,“他们在等着果果变成男子汉。”

 

 


两个月的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六月。

左等右等也没等到娴姨来接柾国,金泰亨单手拎着小书包和公文袋,一手抱着田柾国去取车。

“泰泰老师,我有点害怕。”田柾国紧张地捏着安全带。

 

还是上一次送田柾国回家,那回小家伙没有索吻而是一本正经地提问“校长,我可以叫你别的称呼吗”。

“私底下你可以叫我‘泰泰老师’,就像我叫你‘果果’一样。”

 

“果果不是第一次坐车车呀。”金泰亨开了冷气,在太阳下晒了一天的车里闷热的不行,金泰亨想到什么似的把储物柜打开,今日份的巧克力已经完全软化了,甚至有从包装袋里逸出的风险。金泰亨只得抽了几张餐巾纸裹住扔进了垃圾袋。

太阳下山的迟,趁着金泰亨停车的间隙田柾国就一边喊着“娴姨”一边往屋子里跑。金泰亨停好车走进去就看到田柾国在灶头生火,“果果?”

“嘘,娴姨睡着了。”田柾国把树枝折成一小段一小段投进去,“只是她今天睡得好熟。”

金泰亨还是放心不下,往里屋走进去。娴姨的嘴唇已经开始泛白,她安静地蜷缩在被窝里,像是冷极了。金泰亨从床尾拿了折叠好的被子想给对方盖上,指尖碰到对方的皮肤的时候吓得手突然失了力道,被子落下。

“娴姨?”金泰亨慌了神,“娴姨娴姨?”

 

等到救护车到的时候,田柾国正要把菜放进烧开的水里煮。他看不懂为什么娴姨要躺在白色的担架上还被蒙上了白布,也看不懂医生为什么要摘掉口罩朝泰泰老师摇头,还有泰泰老师为什么要哭的那么难受。

娴姨今天晚上是不来吃饭了吗,是酒楼的工作要加班吗,为什么今天有那么多人来接她?

救护车开走的时候没有响铃,田柾国打开盐罐子把最后的盐都拍进汤里,然后拿筷子搅了搅。

“泰泰老师,娴姨她要什么时候回来呀?”把菜倒进大碗里,“等下就凉了。”

金泰亨看着田柾国把饭盛好端给自己一份,刚要转身去盛第二碗的时候,伸手拉住了他。金泰亨坐在凳子上,正好和站在奶粉罐上的田柾国齐高。

“娴姨不来这吃饭了。”声音涩涩的。

“为为什么呀!”田柾国急的说话都结巴了两下,“我已经会煮菜了,以后还会炒菜,娴姨是嫌弃我做的不够好吗?”

“怎么会呢。”金泰亨捋捋对方的头发。

“娴姨收到邀请去担任香港小姐了,不过你也知道路很远,她得坐飞机去,所以果果要等很久才能再见到她了。”他把对方手上的袖套取下来,细心地解开奶罐上的扣带,“娴姨拜托泰泰老师照顾果果。”

 

“泰泰老师,火等下灭了很难生起来了。”

“泰泰老师,娴姨说浪费粮食是不好的。”

“泰泰老师……”

“嘘。”金泰亨把食指抵在喋喋不休的唇边。

“泰泰老师带你去喝芒果酸奶还有好吃的咖喱蛋包饭,前提是果果要乖乖的,不准捣乱。”

 

“可是这些娴姨都没有吃过…”

“泰泰老师等下打包一份然后给娴姨寄过去好不好,老师保证以后每次吃到好吃的都给娴姨寄一份过去……”



金泰亨没想到这个点金南俊在家,显然努力缩在自己身后的田柾国引起了他的好奇和关注,“一天没见,打着灯笼找了个儿子来?”嘴上这么说,按着遥控板把空调温度打高了几度。

“两个大龄剩男的相互调侃?”金泰亨从鞋柜里找了一双看起来稍小点的拖鞋扔给光着脚的田柾国,“叫南俊叔叔。”

“南俊叔叔。”田柾国还记着刚刚自己答应泰泰老师要乖乖听话的约定,照着平时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不会开口叫人。

“家里没他适合穿的衣服吧。”金南俊吸着拖鞋从卧室里翻找了一阵拿出一个纸袋子丢在沙发上,“你看看这小子能不能穿。”

里面有几套素色的内衣内裤,金泰亨拿出来在田柾国身上比划了几下,感觉大小差不多正合适。

“南俊哥,你怎么有这些东西。”

“前女朋友的弟弟差不多也这个年纪,之前没送出去后来黄了。”金南俊把从娃娃机里挖出来的一大堆玩偶也放到了沙发上,“便宜你了小东西,你叫什么名字?”

这回田柾国不说话了,低着头看着地板装聋。

“南俊哥,他叫田柾国,你叫他小国就好了。”金泰亨把乱糟糟地床铺重新整理了一下,留出了一块给田柾国睡觉,出来看到一大一小静默着就知道问题肯定出在小的身上。

“柾国,以后长辈问你话一定要回答知不知道?”

“嗯。”可不甘心可别扭地昂起头对着大半个身子踏进房间的金南俊说了五个字,语调平平毫无波澜:“我叫田柾国。”



原本和娴姨住的时候,直接是水龙头接根皮管出来,直接冲个冷水澡就完事,冬天洗个热水澡得赶到另外一个村的澡堂子里才能洗上。

“果果,你看着个把手往左边是热水往右边是冷水,你觉得烫了就要往右边打。然后这里往后面转是大花洒往前面转是小花洒。”金泰亨把几个常用的教了一遍,用手试了水温正好,就把小孩推到花洒下面。

“果果自己洗,浴巾就挂在外面的把手上,泰泰老师去外面等你。嗯?”田柾国就呆呆地站在花洒下,看着上衣已经被淋湿的金泰亨往外面走,才意识泰泰老师不跟自己一起洗。

“泰泰泰泰!”金泰亨的手已经触到门把,田柾国急得像丢了胡萝卜的小兔子,连老师都没加一个劲地唤。

“没大没小。”金泰亨叹了口气把已经淋湿的上衣和沙滩裤脱了扔进洗衣机,从架子上的瓶瓶罐罐里抽了两瓶放在浴砖上,蹲下身挤了一滩到手掌心,“闭眼。”

然后把洗发水均匀地抹在对方的头发上。金泰亨也是第一次给别人洗头,洗个头擦个身子把田柾国用浴巾打包好扔出淋浴房就花了大半个小时。穿着内裤洗澡的滋味并不好受,金泰亨草草地冲了头就套了浴袍,让田柾国坐在浴缸的边上,扯着吹风机的线给他吹头发。

田柾国很乖顺地闭着眼,一脸享受的小表情。金泰亨把头皮吹干后觉得差不多了,拍拍对方的背示意他可以去卧室里玩了。


“泰泰老师不来吗?”

“老师要把这里收拾一下。”老师要再重新洗一回澡。


“哦。”田柾国点点头,推开浴室门出去了。金泰亨脱了浴袍,站在洗漱台前用洗面奶洗了一把脸,又转身进了淋浴房重新洗了一遍澡。

等到收拾好明天去学校的东西,关了书房的灯金泰亨才进了卧室,对方已经钻进空调被里睡着了。金泰亨把手伸过去摸了摸对方的头发,连发梢也是松软的,又给他捏了捏被角,把空调温度调到了28摄氏度,一档风,才熄了床头灯。

金泰亨失眠了,翻来覆去了一会儿怕吵着已经睡着田柾国,翻身下了床到阳台上点了一根烟。

花田幼儿园五个孩子除了柾国都是大班,这个七月他们就要从幼儿园毕业了,他想了不少,把柾国接到这里的幼儿园来接受教育无疑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可之后呢,小学,初中都要按照学区来就读,得找个合适的地方买个房子。


他想了不少,等到回卧室的时候都快两点了,刚走到床边就被坐起来的田柾国吓了一大跳。

“果果还没有睡吗?”

“嗯。”明显是闹脾气了。

金泰亨还以为是空调太凉惹得对方睡不踏实“泰泰老师这就把空调关了。”即使已经用了几次漱口水,金泰亨还是不敢靠对方太近,怕睡衣上还残留着烟草味。

“泰泰老师为什么不睡觉?”

“泰泰老师睡不着怕打扰你。”金泰亨把手按着对方的脑袋上乱揉。

“以后不准这样。”田柾国哼哼唧唧地把自己卷进了大毛毯里,像鸵鸟一样把整个脑袋都埋进去了。

“臭小子真是没大没小。”嘴上是这么说,手下轻柔把对方从绕紧的毯子里解救出来,用手轻拍着对方的背。


tbc 臭不要脸很希望有评论

评论 ( 27 )
热度 ( 50 )

© 有条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