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橘子

曾经试图压住一阵风
抗起676 雷gm 其他cp随缘磕

关于你的一切 2

全文目录

/ 食言 没能写完  / 泰正 师生 bgm Look4You

 @俳优  祝2.21 成人快乐


从家里驱车过去大概用了半个多小时。金泰亨第一次知道原来灯红酒绿的大城市里仍有那么破败的地方——许久未休整的小马路仅容单车通行、爬满青苔的石墙,鸡鸭的粪便味让金泰亨皱着眉摇上了车窗。

按着导航绕了不少冤枉路才找到花田幼儿园,生锈的铁门上挂着已经看不清字迹的牌子,只能模糊地猜测往昔的模样。推开铁门进去的时候发出了不小的动静,只有两间草房连成的幼儿园,前边的空地上放着褪色的滑滑梯和已经断了一边吊绳的秋千,从地上积了厚厚一层落叶来看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打扫了。

金泰亨站在窗口往里面望,一个孩子趴在书桌上用短的快要捏不住的铅笔在白纸上写着什么,其余的四个孩子都躺在地上搁着书包休憩。发现他后,那双引诱金泰亨来到这里眼睛里盛满了慌张,他急忙抓起不远处的口罩,“有坏叔叔过来了”被他这么一唤,剩余的几个孩子也都躲到了画报后面。

“我不是坏叔叔,是幼儿园的老师。”金泰亨尽量放缓语调,“现在,我想问小朋友们几个问题。”

“好。”有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画报后面传出来,然后立马被其他小朋友的埋怨声给淹没了“你这样说坏叔叔就会发现我们了!”“笨蛋柾国!”

 


“我想问问大家,小蚂蚁有几条腿啊~”

话音未落,有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探出来,“6条!”

“答对了,那老师再问小朋友的一个问题哦。”金泰亨故意停顿了一下,果不其然又多了几个小脑袋,“小蜜蜂有几条腿啊~”

“我知道我知道。”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从画报后面蹦出来,“有4条腿!”

“是4条腿吗?”

“我知道我知道!”这回是一个和方才那个年龄相仿的姑娘,“姐姐说错啦,是6条腿。”

“真聪明,那么老师再问一个问题好不好?”已经有4个孩子从画报后面钻出来了,脸上灰扑扑的粘满了灰尘,眼神却都异常澄澈,“毛毛虫有几条腿啊?”

“100条。”“100条!”“你干嘛又学我说话!!”方才冷寂的教室里被此起彼伏的叫声唤回了生机,几个孩子争先恐后地跑到窗边看着这个陌生的小老师。

田柾国落在最后。

 


金泰亨刚想开口说什么,原本来时路上就阴沉沉的天突然打了闪电,田柾国像触电似的大声尖叫起来,围在窗边的几个孩子都跑过去抱着瑟瑟发抖的小人儿,“柾国,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的,别怕。”

金泰亨还想在问些什么就被循声赶来的女人说了一顿,“说了几次了,不要来采访了。”边说边用力地把金泰亨推到铁门边,“你们这种写报道的没一个好人,拜托不要再来打扰孩子们了。”

“哐当。”本就陈旧的铁门被大力的合上,像是垂暮的老人发出的一记呻吟。

等回到车里的时候金泰亨已经被淋湿了大半,豆大的雨点砸着挡风玻璃一时半会儿也不好开车。金泰亨翻出储物柜里的干毛巾心不在焉地擦着还在不断滴水的头发。一闭眼全是方才那双好看的眼睛,听到雷声时尖锐又无助的叫声,被别的小朋友簇拥着保护的男孩。和他六年里见过的所有孩子都不一样,过于纯碎,丝毫没有被烟火熏染,没有被欲望玷污。

 

 

“泰亨,你做‘四千块校长’的事情各大报社都转载了。”电话一遍的硕珍开着免提,悠闲地把油画的最后一笔画完,“放着名校的班主任不做去那种地方任教,你快把老爸给气死了。”

转身把作品放到整洁的工作台上——是一个男人的背影。

金硕珍观摩着自己的杰作。

 

金南俊是个人制作人。金硕珍动了不少心思也没能说服对方签约金氏旗下的娱乐公司,沉不住气的是他,甚至不惜毁了对方的前程妄加干预的人也是他——花钱买了不少网站的头条和水军制造舆论。本身制作人就是站在幕后的奉献者,太多人只是觉得RM这个代号在热门单曲的作曲栏里看到的频率极高。

没有粉丝基础的金南俊只能在声讨的浪潮里选择忍气吞声。

看起来喝了不少酒,对方带了沉重鼻音的声音小声絮叨着,金硕珍按下了录音键。

酒让原本思维逻辑清晰的金南俊说话前言不搭后语,金硕珍找了个舒适的角度靠在大床上,饭后消遣似的听对方抱怨。

“我还不想就此结束。”金硕珍深谙对方的性格,不把他逼到绝路绝不会退缩,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示弱,这样的话已经是他最大程度地退让了。

“不想结束的话不该更有些诚意吗?”金硕珍挑了挑眉毛,比自己预想地多撑了三天,“现在你名声那么臭,我们签下你还要帮你做公关不是吗?”

“我…我…”对方显然没有想到金硕珍更进一步的诘问。

“我什么我,再不说我挂电话了。”金硕珍作势要挂电话。

“我答应你的所有要求!”最后的声音已经接近嗫嚅了,“你说的男朋友的事情,我也可以…”

 

金南俊逼自己喝了不少酒,不同品种的酒混着倒进胃里。金硕珍给他的名片快被捏烂了,自暴自弃地输了号码,没给自己犹豫的机会,电话几乎马上就拨通了。

金南俊道听途说了不少消息,他之所以几次三番地拒绝金硕珍的“好意”就是因为太明白签约的背后意味着什么。他甚至隐隐约约能猜到这次危机背后谁在推波助澜。他不想放弃音乐,于是就得付出点代价。

 


金泰亨不知情太多事。

和小朋友相处的氛围让他也一直保持着纯真。

 


校监颤巍巍地把生锈的钥匙放在金泰亨的手掌心。

“金先生之前在名校是优秀教师,到这里来实在是屈才了。”校监是个年逾古稀的老头子,他用拐杖指指墙上的合照,“花田是我一手建立起来的,六十年了太多的孩子从这出去。只可惜这怕是最后一届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金校长,这边除了教书甚至连保洁的工作都需要你亲自动手…”

 

趁着周末金泰亨拉着在公寓里快要发霉的金南俊来除尘,光是把堆积在屋内的杂物搬出去就让两个人满头大汗的。就两个大男人,金泰亨把混着汗水和灰尘的白汗衫脱下来丢在书桌上,拿了水桶打算去村口接水,瞥了一眼还穿着黑色长袖的金南俊,好奇地凑过去调侃,“热了就脱衣服啊,我又不会对你图谋不轨。”作势要去解对方的衬衫扣子。

金南俊被吓得脸都白了,一把夺过金泰亨搁置在地上的水桶就冲了出去。金泰亨还以为自己玩笑开过分了,拿起院子里的大扫帚开始清理落叶。

看着水桶里满溢的水,金南俊点了根烟坐在旁边的大石头上发愣。他最近抽的烟都比得上过去一年抽的烟了,烟圈被春风一吹而散。身体上还满是那个人留下的暧昧痕迹,不想被任何人看到。

 

等到回去的时候,金泰亨已经把庭院收拾了大半,“抱歉,找了很久吧。”从他手里接过水桶,“我看你脸色不太好。”递过来一块丝滑牛奶巧克力。

金南俊咬了一块下来,巧克力太硬了来带着牙齿都发麻,过于黏腻的甜味刺激着味蕾。

金泰亨自己出钱买了不少识字簿和铅笔,还从家里带过来不少盆栽,由于窗户的灰尘被拭去教室的色调陡然变得暖了不少。等到看到搁在里屋的油漆桶和梯子的时候,金南俊发誓他的合租对象绝对是疯了。

“四千块工资好像没条件再叫一个粉刷工。”金泰亨把围裙系在自己身上,“南俊哥乱涂就好了,反正我买的都是明亮的颜色。”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金南俊绝对不敢想这样充满干劲的金泰亨只是在准备为五个孩子教书。不过看来对方也是第一次干粉刷,墙没刷多少,黑色运动裤和小白鞋上倒全粘上了颜料,粉一块黄一块的。

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挂上了风铃,叮铃叮铃地闹着,“真是一个美好的人”金南俊这样想着,有些轻快的曲调在他脑海里成型。

 

等到收工的时候,差不多天已经全暗了,两个人像是从难民营里逃出来一样,从头到脚都是脏兮兮的,于是“入乡随俗”的在附近的一家小餐馆点了四菜一汤随便解决了晚餐。

金泰亨去取车,叫南俊在路边等他,刚发动车子准备去接,就收到了金南俊发过来的简讯:

泰亨,你先回去吧。

 

 

 

“你们觉得金校长是把口罩摘下来好看呢。”金泰亨重新带回蓝色的口罩,“还是带上好看?”

“不带好看。”

“那小朋友们为什么要带口罩呢?”

“因为我爸爸说,不带上口罩大家都会认出我们,知道我们是穷人。”不可抑止地蹙眉。

 

“以后在教室里面大家都不用戴口罩。”金泰亨把口罩折好放进风衣口袋,“因为校长想看到最可爱的你们。现在我叫到你们的名字,你们就把口罩摘掉然后站起来喊‘到’!”

昨天金泰亨从校监那里拿到了花名册,此刻名字和脸庞一一对应起来。

 

“田柾国。”

“到。”坐在金泰亨左边的男孩站起来,犹豫着把口罩扒拉下来。这次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面倒映的是金泰亨的样子,相互看着,金泰亨第一次离这个孩子那般近。

对方像极了一只独自出来觅食的兔子,警惕得竖着耳朵。

 

 

“今天呢校长带了相机过来。”金泰亨从包里拿出拍立得,在孩子们好奇的眼光里不疾不徐地开口,“每个小朋友分享一个自己最开心和最不开心的事情,就可以得到一张照片。”

 

五颜六色的墙前,田柾国揪着裤腿,“我最开心是娴姨给我买芒果酸奶。”

“我最不开心。”他顿住了低着头,隔了好久才说,“我最不开心,是响雷怪兽会吃人。”眼睛变得湿漉漉的,像是找不到归途的旅人那般。金泰亨蹲下身,张开怀抱,对方像小行星撞击地球一般地扑了过来。

照片上的孩子睁着圆圆的兔眼,瘪着嘴,让人忍不住想拥抱。

 

娴姨是最后一个来接的,心急火燎地拽着田柾国就要走。

“娴姨,我有个问题想麻烦你。”金泰亨硬着头皮拦下了对方,“柾国,老师有话想和娴姨说,你先去自己玩一会儿好吗?”

看到柾国自顾自地荡着秋千,金泰亨问道:“娴姨,我想问问,响雷怪兽是什么?”

方才还不满地嘟囔着要耽搁晚班的娴姨反问道,“金校长怎么知道的。”语气倒是比刚刚缓和了不少。

“今天我问他们最不开心的一件事情是什么,柾国说他最讨厌响雷怪兽会吃人,所以我想着……”

“小国是我远方表弟的孩子,那天正好是小国生日两夫妻特地从美国飞回来给他过生日,结果因为下暴雨车子在高速公路上出事了。”娴姨闭着眼,“那边的亲戚也都势利,财产倒抢着瓜分掉了可没人愿意抚养孩子。我自己一个人,反正也没有孩子,就把他接过来了。只是这孩子本来就是在大城市里长大的,这边是委屈了他。他还老是问我,爸爸妈妈怎么不回来陪他过生日了,还问我是不是响雷怪兽把他们吃掉了。我这没怎么读过书的人,你说让我怎么办。”

金泰亨组织了半天语言却发现文字实在是贫瘠的不成样子,“娴姨平时可以多抱抱他,让他多有点安全感。”

“行了行了,不说了,还赶着去酒楼洗碗呢。”娴姨从兜里拿出皱巴巴的餐巾纸胡乱地抹了眼泪,“小国啊,走啦!”

“嗯。”田柾国小跑过来牵起了娴姨的右手,被娴姨拉扯着出了校门。

 

回去的时候正好赶上了晚高峰,车子堵在路上一动不动。田柾国在他怀里哼哼唧唧了一会儿又推开他管自己到一边去描红了,臭屁的死小孩,金泰亨笑着从钱包里拿出新拍的照片。

出于私心多拍了一张。

明明了经历这样的事情,怎么眼睛还能拥有治愈人心的能力。直到后面的司机按着喇叭催促,金泰亨才赶紧踩了油门跟上前面的车。

 

回到家后懒得开火,随便点了外卖解决了晚餐后金泰亨刷了一会儿新闻。惊喜的发现一直占据头条的“抄袭丑闻”被某一著名男星地下情曝光更替了,金泰亨原本以为是热度下去了,搜了搜才发现网上相应的报道一条都找不到了。

怪不得这几天金南俊又开始了夜不归宿的创作生活,看来危机已经过去了。金泰亨安心地躺在美人塌上,软乎乎小肚子的触感让他想起了柾国皱起的小脸,捏一捏的触感应该也会很好。

 

被惦记着度过危机的金南俊没能留在工作室通宵作曲,罪魁祸首金硕珍每天开了车专门到工作室楼下来堵他“下班”。

和金硕珍在一起的时候金南俊努力把自己变成哑巴聋子瞎子。

还是个人制作人的时候曾为他旗下的组合写过主打歌,那时候自己居然天真地误以为对方是个喜欢言笑的亲民款,现在独处了短短三天意识到对方私底下简直就是一座隐形冰山。

金南俊避免坐在副驾驶座,他依旧没习惯对方介入他的生活,金硕珍无形中给他的压力让他连续几天都丝毫没有灵感。他坐在驾驶座后面,塞上耳机,不闻不问。直到金硕珍把车子拐进了小巷子熄火,金南俊刚想通过后视镜看对方脸上的表情,前面的椅子就被放下来了。

“你压着我了。”椅背已经把他完全困住了,可对方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哟,你还知道说话吗?我还以为你是我买的人形玩偶。”椅背就停在那个位置,金硕珍故意重重地躺下来,承受了重量的座椅更加紧贴着金南俊。

“硕珍哥,我难受。”金南俊觉得腿快被压得失去知觉了,可看起来金硕珍很吃一套。把椅背放上来,拍了拍副驾驶座,“坐过来。”

金南俊想开门才发现对方没有把锁打开,他把包放在凳子上,手脚并用地爬向副驾驶座。一米八多的个子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手脚都伸展不开,况且金硕珍的目光一直盯着南俊看,金南俊刚把手撑到座椅,金硕珍就把手搭上了金南俊的臀部。在这个地方卡着,进不前退不得,金南俊愣得停在原地。

 

“怎么不爬过来了?”金硕珍把手停在对方的腰上,狠狠地掐了一下,金南俊眼睛一闭在对方的淫威下连滚带爬地到了副驾驶座。金硕珍轻笑了一下,看着金南俊哆嗦着手把安全带扣起来,就把车猛地开出了小巷。

 

 


一直等到十点,教室里还是只有四个学生。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等到看着孩子们挨个被接走,终究忍不住四处问路去找田柾国的住处。

大家的说辞都模棱两可的,金泰亨正停在路当中不知道往哪开,就从后视镜里看到田柾国穿着拖鞋捧着一篮子菜在路上跑。金泰亨下了车在他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看着小小的身影消失在一排石房里。

“柾国啊~我是金校长,来家访了。”金泰亨站在门口朝里面喊。

不一会儿就看到田柾国从屋子里面蹿出来,“校长?”

金泰亨跟在他后面进了屋子,田柾国把他领到家里唯一一处可以落脚的地方,田柾国从小柜里翻出一个塑料袋拿出一撮茶叶,费力地搬起热水壶冲泡开。

“校长,你在这等一会儿,娴姨今天生病了我留在家里照顾她。”说着就往里面走。这个屋子已经有不少年头了,虽说只住着两个人可进门的地方堆满了各种废品,今天买菜钱是柾国卖废品换来的吗?这样想着金泰亨到底没忍住往里边走。

田柾国踩在两个奶粉罐上,才堪堪够到水池的边缘,他把各类菜分门别类地洗好放进沥水篮里,然后熟练地浇上酱油放进一旁的锅里蒸。扭头看到站在门槛边的金泰亨,田柾国一步步挪过来,奶粉罐的分量不轻,金泰亨蹲下来,就听到田柾国软软糯糯的小奶音。

“校长,厨房里又热又乱的,你怎么过来了。”

金泰亨搂住他,长年吃素让田柾国比同龄的五六岁小朋友瘦削不少,最小码的幼儿园服装穿到中班依然还空落落的嫌大。田柾国怯生生地在金泰亨怀里安分地呆了一会就要推开,“校长,菜要糊了。”

小兔子的耳尖红红的,掀起来刚放下没久的锅盖看里面还生得发绿的青菜,金泰亨还想再逗逗他就看到娴姨从房间里面走出来,“校长怎么过来啦?”

“今天柾国没来上学我来看看他。”娴姨的嗓子没好透还是沙哑着,金泰亨忙过去掺着她坐在不大的四方桌边。

两个人闲聊了一会儿,田柾国就把菜端上来了,两菜一汤,海带汤,蒸青菜和白萝卜。

“我们小国真的很棒。”娴姨夹了一筷青菜放到金泰亨碗里,“金校长尝尝吧,虽然肯定不及你平时吃得好。”

金泰亨确信田柾国把酱油放多了,菜咸的不成样子,可对方眼巴巴地盯着自己,他配了一大口白米饭下肚,“果果做得很好吃,校长…从来没吃过那么好吃的菜。”

送金泰亨出来的是田柾国。

“校长,今天的菜明明做得太咸了,怎么会是你吃过最好吃的菜。”小兔子的声音闷闷的。

金泰亨把对方抱起来,视线平视,“没有骗人,是真的。校长从来没吃过那么下饭的菜。”对方在怀里抗拒了一下就不挣扎了,乖乖地任由金泰亨抱着走夜路,双脚垂着得感觉不怎么舒服,田柾国用两腿夹着金泰亨的腰。

金泰亨把车窗放下来摸到了储物柜常备着巧克力,“果果以后每天多识字就能在校长这里领取每日奖励。”田柾国捏着巧克力瞅了半天,没说话。金泰亨还以为田柾国不喜欢“果果”这个称呼,他安抚性地拍拍对方的背。

“柾国,不喜欢校长叫你…”

“喜欢的。”田柾国打断了金泰亨的话,眼圈红红的,“以前妈妈也是这样叫我果果的,校长…你能再叫一次吗?”

轻盈的吻落在对方的睫毛上,圈紧怀中的人,“果果。”

结果又是步行着把田柾国送回到石屋门前,跟田柾国挥了几次手也不见对方挪脚,金泰亨只得蹲下身子想问究竟。对方又脸红了,小声地开口,“校长,我今天很乖,可以有晚安吻吗?”

“当然。”唇在对方的脸颊上稍作停留。

顺了心意的田柾国没敢对视金泰亨的眼神,立马小跑着转身消失在金泰亨视野里了,留下还蹲着的金泰亨独自发愣。

真是只可爱透顶的小兔子。



食言没能写完家里出了点事  / 冷门cp大锅炖 / 希望你们食用愉快虽然我真心觉得好蠢的笔触 / 明天继续

评论(1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