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橘子

未知苦处 不信神佛

关于你的一切 1

全文目录

泰正 / 师生向 

 

金泰亨向幼儿园递了辞呈。

随着教学质量的改革,“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成了广大家长的人生信条,甚至连幼儿园都被迫划出了精英班和普通班。

“老师,我能不能用一百块换一百分”这话从未及他腰高的孩子口里说出来,拍着厕所门板试图让对方开门的金泰亨停下了动作,执教六年来他第一次深切感受到了悲凉。

 

“先生太太,我建议把朴泰桓同学调回普通班,他最近的心理压力过大…”

对方打断了他的话。

“你就是金老师?我们只是在课后给他安排了钢琴、书法、围棋和油画,我朋友的孩子连周末都是满课。他这样还叫压力大,金老师这是在质疑我们的教学方法吗?”

对方是知名上市公司的主席,校长只得赔着笑,桌下攥着金泰亨的手暗暗施力。

“我们学校得以跻身名校也多亏了朴先生,朴泰桓还是留在精英班更合适。抱歉,是我们金老师考虑不周…”

 


金泰亨有一个合租对象。

在玄关把领带扯松,把身体摔进沙发里。今天不用备课,规律了六年的作息突然出现了变数。挨到了七点实在是饿得慌,开了灯往厨房晃过去。

金南俊是个音乐制作人,灵感来得时候通宵都留在工作室创作。家里的装饰风格和摆设也都按着他艺术家本人的感觉来,金泰亨本就活得随性,一拍即合,合租了快三年。

打开冰箱里面的食材快被掏空了。

磕了两个鸡蛋兑点牛奶放进锅里蒸,电饭煲里顺带蒸了南瓜,等下酱油里拌点麻油蘸着吃。随机点播了一个电影,剧情老套又俗气的不行,刚关上电视就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金泰亨往墙上一瞥,都已经快十一点半了。对方显然也没料到超过十点半绝对熄灯的金泰亨还在客厅。

“打包了份海鲜意大利百香冷面,要一起消灭吗?”金南俊把食物从一次性餐盒里面解救出来,放进了刚托友人从海外邮回来的浅口盘里,转头从厨房里又拿了一套餐具出来。

“不用了。”金泰亨抓起搁在美人榻上的干毛巾进浴室洗漱了,太晚进食胃会胀痛。

 


赋闲在家的金泰亨没急着找新工作,反而报名了不少兴趣班,成天健身馆画室两头跑。从跑步机上下来打算去浴室冲澡的路上,一条新闻让他驻足。画面里是一个破败的草屋,记者的镜头拉近了些,屋内的样子也呈现在他面前,不足十平方米的房间里角落里还堆满了杂物,墙边是各式各样牛皮癣的印记。

几个孩子带着口罩,躲闪着记者地追问。只那么一瞬,那双澄澈的眼眸,只是从屏幕里一闪而过,却带着震慑人心的善美真。

“这里是花田幼儿园,由于教学资源匮乏和经费不足,这所开办了六十年的学校面临停办…学校是免费招收学生…五个孩子因为付不起学费而没能转到市里更好的幼儿园去…学校表示只能支付四千元的薪水…”

 

原来报纸上也报道了,黑体小二加粗的标题,旁边的配图是五个孩子落寞的背影。黑色墨迹把幼儿园的具体地址划了又圈。

金南俊做了两份碳烤牛排,一份摆到了还在唉声叹气的金泰亨面前。盘子把幼儿园的地址正好覆盖的严严实实,金泰亨惊呼了一声宝贝似的把报纸解救出来。

“四千块当校长挺稀罕的,不过你不是已经做好决定了吗?”葡萄酒斟满了高脚杯。金南俊的眼睛还没消肿,连开口说话的时候都带着一股颓废劲。两个人像是约好般的落魄,一个无业游民,一个风口浪尖。

新曲被质疑抄袭,网上骂声一片。

金泰亨没什么安慰大人的本事,对方有时候窝在沙发上睡过去了,他从房间里拿了薄毯给他轻手轻脚地盖上。平板的屏幕还亮着,那么刺眼地奚落着一个制作人的自尊。

抄袭。



TBC  /趁着除夕放出来一小段 / 灵感来源《可爱的你》/ 2018大家旺上加旺

评论 ( 5 )
热度 ( 68 )

© 有条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