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橘子

未知苦处 不信神佛

可太甜了吧! 情人节快乐!!

俳优:

情人节礼物女人  @七月 写的再辣鸡也要夸我


不知道起什么名字


校园烂俗情节


小学生文笔预警


ooc预警


第一次写罐昏,大家手下留情(别打了)


【罐昏cp】


今天是第3次和赖冠霖在学校“偶遇”了。


上一次还是二十分钟前,在楼梯间,赖冠霖用他的招牌奶萌笑容和自己打招呼


“嗨志训哥!又碰面啦!真巧!” 说完就凑上来揽住自己的肩膀往怀里带 “志训哥我今天球赛又赢了耶!我是不是很帅?”


“帅你姥姥,松开。”朴志训被压的喘不过气。巧个屁,刚才明明看见他走的是右边的楼梯,怎么突然就从左边上来了,呵。


但是朴志训也懒得揭穿赖冠霖,因为赖冠霖不仅不会尴尬,反而会趁机耍流氓。


“哥不是傻子嘛。”赖冠霖一把搂住朴志训,吓得朴志训不敢动,但是嘴上不会闲着,“你才是傻子,松开,不然揍死你个狗崽子。”
“不松,再说哥也打不过我。”赖冠霖笑得一脸无公害。


像个傻子,朴志训心里想。


“你天天跟着我想干嘛?”朴志训觉得这个问题蠢爆了。 “我早就说过了,我在追哥啊。”赖冠霖一脸正气的看着他怀里的小哥哥。


朴志训万年拧巴的性格,使他脱口而出“我男的。”


“有什么关系,我喜欢,就够了。”赖冠霖把朴志训搂得更紧了,朴志训使劲拍他的手也没用,“我不会喜欢你的,赶紧放弃吧。”


“我会让哥喜欢上我的,我们来日方长嘛。” 赖冠霖把下巴搁在朴志训的肩头,闭着眼睛咯咯咯的笑了一会儿。


不同于先前,朴志训总觉得从他的眼神里看出点势在必得的味道。


朴志训将自己从回忆拉回现实,他把赖冠霖的手拨开,“是挺巧的,那没事我下楼了。”赖冠霖用力一捞没让他挣脱“有事。”


“什么事”朴志训被拉回来一脸不爽。


“明天下午我们校队和隔壁有场赛,哥要不要来看。”赖冠霖甚至没有用疑问句。


“不来。”朴志训甩开赖冠霖的手,这下赖冠霖倒是没有再扣着他,由着他往前走。


“可乐,要百事的,谢谢哥!”赖冠霖朝着朴志训的后背喊。


烦死了。朴志训没回头,冲背后比了个中指,他不想往后看,因为他知道赖冠霖在笑,看了会让他心烦意乱的那种。


第一次见到赖冠霖那家伙是什么时候?朴志训躺在床
上,啊,是篮球社招新面试,他作为文体部副部,被社长拉来撑场面,但是他长的其实又不高又不壮撑得起啥场面。。诶。。反正就是那天没错了。


那天赖冠霖穿着浅绿色的T和牛仔裤,其实赖冠霖的身材穿什么衣服都挺好看的,那些女孩说的什么“衣架子”,大概说的就是赖冠霖这种人吧。


因为长得帅,朴志训就忍不住多看了人家几眼,后来发现赖冠霖也一直盯着他看,朴志训被盯的浑身不自在。赖冠霖冲他笑,朴志训觉得,如果他是女孩子,即便表白被拒,能得到这样一个笑容,倒也心甘情愿了。尽管后来的赖冠霖挺讨人厌的,但朴志训不得不承认,他是个魅力十足的家伙。


后来呢,后来,后来面试结束了,散场的时候,赖冠霖拉住了他,主动问他要联系方式,
“你是副部?叫朴志训对吗,留个联系方式可以吧。”直接把手机伸到朴志训面前,


真没礼貌啊。朴志训一边输入微信号码,一边说:“我不是篮球社的,你有什么不懂还是问社长或者其他社员,问我没什么太大的帮助。”


“没关系啊,我没打算问你。”赖冠霖点开朴志训的相册,一张张的看。


“那你要我联系方式干什么?”朴志训有点不解。


“因为你长得太好看了。”赖冠霖收起手机,直直看向朴志训的眼睛。


“谢……谢谢,不过你这未免有点直白了吧。”突然被夸,朴志训有点哽。


“还有更直白的,你要不要听。”赖冠霖依旧盯着朴志训看,闹得朴志训忍不住低下头,赖冠霖也跟着低头。


“什么。”


“我想追你。”赖冠霖笑得一脸灿烂。


“哈哈哈,咱俩认识不超过十分钟吧。”朴志训歪着脑袋,干笑了两声。


“一见钟情行不行?”


“你还是把你这套拿去泡小学妹吧。”


“我没泡过学妹。”


“我只泡你,专心泡你。”


赖冠霖笑得很痞,让朴志训有股想揍他的冲动。 他不想继续被尬撩了,说了声再见扭头就走。哪来的毛头小子,拿他消遣,果然好看的皮囊下,都是无趣的灵魂。


那天以后,朴志训的身后就长了一条小尾巴,凡是看见朴志训的地方,五米之内必见赖冠霖。朴志训的朋友私下都管赖冠霖叫“小奶狗”,偶尔不见赖冠霖在身边,还会问朴志训“哎,今天你家小奶狗怎么没跟来啊,稀奇了啊。”


“他今天有赛,还有,再喊什么小奶狗我弄死你。”朴志训头也不抬的写着练习卷。


“我可怕死了。”朋友一脸欠揍的冲朴志训笑,“哎,不是我说,人家追你也快一年了,我看着挺真心实意的,不像耍人玩,你就没考虑过答应他?”


“答应你妈,你今天是不是皮痒?”朴志训放下钢笔,扑向朋友,“今天不弄死你我就不姓朴!”


也是,时间过得真快,从赖冠霖说要追自己开始到现在,马马虎虎也快一年了,这家伙倒真锲而不舍,这么久还没放弃,真那么喜欢自己? 其实自己也不是特别讨厌他,


不然就。。。


想什么呢,这种事不是开玩笑的,尤其是同性,情感的联系更为脆弱。


那他和赖冠霖现在这种不清不楚的感觉算什么呢 ?


朴志训开始烦躁起来,一边和所有人说自己和这家伙没关系,一边又享受这种暧昧不清的状态。朴志训觉得自己坏透了,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也别吊着人家。


但是朴志训不知道,他不敢去问自己的内心,他怕得到的答案不是他想要的,可他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答案?


朴志训又沉默了,他不知道。


朴志训失眠了,他一晚上翻来覆去愣是没睡,结果挺尸到早上还是没有想清楚 。算了,就这么着吧。朴志训放弃思考了,一个翻身下床,找拖鞋去洗漱了。


下午是赖冠霖说的球赛,场地定在对方学校,朴志训在学校门口对面的小超市买了两瓶百事可乐,边拎着边慢悠悠的往隔壁学校后门走。


比赛的结果无疑是赖冠霖带的校队赢了,赖冠霖婉拒了拉拉队长的饮料,向观众席张望着,看见朴志训坐在后排正喝着呢,便直直的往朴志训的方向走过去,朴志训见他走近了,手一抄把另一瓶丢过去,赖冠霖单手接住,旋开瓶盖,坐在了朴志训旁边。


“我今天表现不错吧,帅不帅?”赖冠霖像个急需表扬的孩子。


“就那样,你别凑那么近,一身汗臭。”朴志训一脸嫌弃。


“那你夸我帅。”


“……帅惨了,成了没?赶紧起开。”朴志训面无表情。


“嘿嘿”赖冠霖一脸得逞的奸笑。


幼稚死了,真是。


朴志训瞟了一眼赖冠霖,又喝了一口可乐。百事的和可口的有什么区别吗?记得有一次超市没有百事了,朴志训觉得都是可乐没差,结果赖冠霖硬是赌气不喝,后来朴志训答应主动抱他一下他才笑嘻嘻的接过来,还一脸认真的告诉朴志训“百事的甜。”


就是小孩子口味,朴志训想。那喜欢自己呢,可能也只是小孩好奇,想要尝试新鲜刺激的感觉罢了。朴志训又开始烦躁了,他眉头轻皱,试图不再去想。


这个时候赖冠霖凑上来“我今天可是压倒性胜利,哥就没有什么奖励吗?”


“你要什么奖励。”朴志训忍着不耐烦。


“亲我一口。”赖冠霖指着自己的脸颊。


“别再开这种玩笑了赖冠霖,没劲。”朴志训从座位上站起来。


“我没开玩笑,我真的喜欢哥。”赖冠霖看着他。


“哈,有多喜欢?”


“非常喜欢,比你想象的还要非常。”赖冠霖从眼底里透露出的真诚。


但是朴志训感受不到。


记得那天下午,不管朴志训说了什么,赖冠霖始终不发一言。


“向一个人轻易的说出喜欢,这样不负责任的话,我是做不到。”他狠狠踢飞了脚边剩下的半瓶可乐。 他没有看到赖冠霖眼里渐渐黯下去的光。


朴志训以为,他把想讲的都讲了,就不会再心烦了,但现实告诉他不是。在他连续三天没见到赖冠霖了之后。他悄悄的跑去问赖冠霖的同学,同学告诉他赖冠霖请了好几天假,但什么原因不清楚。


朴志训啧了一声,说了一句谢谢就掉头走了。


再见到赖冠霖,是一周后了,他来找朴志训,朴志训上下扫了他一遍,


啊,好像有点憔悴。


赖冠霖约他到奶茶店,两个人面对面坐着,朴志训尴尬的挠了挠鼻子,始终不敢正视赖冠霖。他不知道他在躲避什么。


赖冠霖先开口了,“也没什么大事,不过还是觉得告诉哥比较好。”


会是什么事情?朴志训在心里胡乱猜测了一番。


“我妈之前不是在省外吗,知道我这次的期中成绩,打算把我接过去,顺便给我找补习老师。”赖冠霖讲的意外的平淡。“不出意外,最迟期末之前我就转学了。”


“我是无所谓,反正我在这个学校里只关注哥一个人。”他扯着嘴角笑了一下,“啊挺好的不是吗,我走了就没人烦哥了。”


赖冠霖用力喝了一口手里的奶茶, “我知道,哥是不会喜欢我的。”


朴志训觉得心有点疼,但他依旧面无表情的回答“是啊,挺好的,我也落的清净。”


“那没其他的事,我就先走了”


他机械的起身,推开玻璃门,一步一步的,离开。


回到家朴志训就瘫在床上没挪过窝, 他难受的要命,但他不愿意承认是因为赖冠霖。


只是因为一个朋友的突然离开感到不舍罢了,没其他的,他试图这么告诉自己。


但是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说:不是的。


不是的,因为你喜欢他。


朴志训拿出手机,犹豫了半天还是打给了赖冠霖。


“哥?”


“你有空吗,出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朴志训尽量保持声音平稳。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好”


朴志训局促不安的搓着双手,他有点后悔一时冲动约赖冠霖出来了。他根本没有措辞好该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之前都把人家说的那样不堪了,现在找人家出来表白,等着人家羞辱自己吗?


但是当赖冠霖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朴志训只想抱住他,告诉他之前自己说的话有多蠢,告诉他自己有多想他。


冲动又荒唐,赤忱而无憾。这才叫青春,一生只冲动一次的青春。


朴志训懒得想未来的事了,他只想紧紧抓住现在面前这个人。


赖冠霖见他一直不说话,正欲开口,一个小型动物就冲进了自己的怀里,他条件反射的搂住朴志训。


“怎么了?哥?”


“之前当我傻逼成吗。”朴志训说的一脸委屈,弄得像是赖冠霖欺负他似的。


“是我一直在逃避问题,我想了很久,我骗得了所有人,骗不了自己的心。”


赖冠霖听他带着哭腔絮絮叨叨说完一大堆,捧起怀里小兔的脸,在小兔的一侧脸颊上轻轻的落下一吻


“哥讲了这么多,最重要的都没说。”


朴志训伸出手挽住赖冠霖的脖子,踮起脚,在赖冠霖的嘴角啵了一口


“我喜欢你。”


“有多喜欢?”赖冠霖弯下腰,使两个人的额头相抵。


“非常喜欢,比你想的还要非常。”


“非转学不可吗?”朴志训嘟着嘴喝着可乐,他喝了两口开始用吸管往杯子里吹气,杯子里迅速产生气泡,大的气泡破裂开来,汽水溅到脸上。


“我问过我妈了,她说这次期末考要是能进年级前五十,就不接我过去。”赖冠霖愁的用圆珠笔狂戳练习册。他捏了一把朴志训的脸,“哎,怎么办啊,好不容易咱俩在一起了,又要分开,真是亡命鸳鸯。”


“滚你的,比喻不会用别乱用。”朴志训一把拍开赖冠霖的手“你上次大考排名多少。”


“70多,怎么?”


“有希望。”朴志训撸了把赖冠霖的头毛,“从今天开始,每天放学我去你家,给你补习。”


放榜的日子很快就到了,朴志训甚至没来得及去看自己的成绩,他冲到一楼,在红榜里仔细查找着赖冠霖的名字。


他想起来考试的前一天晚上,他和赖冠霖约定,要是赖冠霖成功进了前50,他就答应赖冠霖一个要求。


“哥请我吃好吃的就行。”赖冠霖靠在椅子上,冲朴志训暧昧不明的一笑。


“吃什么?”朴志训收拾着书桌,头也不抬的问。


“请我吃,你这个好吃的。”刚说完赖冠霖就遭到某只兔子恼羞成怒的一拳


“你他妈能不能正经一点?!”


“好好好,那你得给我时间想吧,到放榜那天我总能想出来好吧。”


“你要是再想出什么乱七八糟的点子弄不死你!”


“怎么办,哥生气起来也好可爱。”赖冠霖拉过朴志训搂在怀里,香了好几口。


“臭小子,一定得给我好好考啊,老子一个多月个人时间全砸你身上了。”朴志训把脑袋埋在赖冠霖胸口,轻轻蹭了蹭。


朴志训一口气憋在胸口愣是不敢出,一直到看见“46 赖冠霖”的字样才如释重负的长呼一口气。突然,背后压上一股熟悉的重量


“哥,怎么样,我不敢看。”朴志训能感受到赖冠霖的紧张。


“你去你妈那吧,我也救不了你了。”


赖冠霖笑了,他在人潮中大力搂住朴志训


“哥,我想好了。”


“说来听听。”


“我要,朴志训永远喜欢赖冠霖。”


【end】

评论
热度 ( 34 )
  1. 有条橘子俳优 转载了此文字
    可太甜了吧! 情人节快乐!!

© 有条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