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橘子

防弹少年团 676

先生

4/N

向来以工作狂著称的金经理今天有些不一样,秘书连着几次进去都看到对方好像跟手机有多大仇似的死盯着。就连早上例会的时候也明显走神了,她站在后面看到田总瞥过来的目光心脏都要骤停了。

“今天吃中饭的时候我看到经理笑了,呜呜呜真的超级好看!我觉得咱们经理八成是陷入恋爱了。”
原来是谈恋爱了啊。
小秘书把资料分门别类地上传到内网,往后一倒向大爷似的一勺一勺挖着刚到的甜品,那就不用装淑女了,为了给他留下好印象,自己之前的套裙为了勾勒身材硬生生买小了一个码。

事实上,金泰亨在中午吃饭的时候终于等到了对方的短信。
“周六早上十点,珅海九号,你的主人。”如获珍宝般把对方的电话新建了联系人。习惯性地输入了田总,然后删掉,像是得到了一罐蜜糖的孩子一样偷乐着备注了柾国。
说到底,他对他早有耳闻。
大二的时候就接管了企业,刚面临择业的大四学长金泰亨几乎是削尖了脑袋才得以进入这家全球五百强的企业。虽然还是托了早一年开始闯荡的郑号锡学长的福——一年就已经晋升到了部门经理助理的职务。
他就这样小心翼翼地看着上级的眼色,不辞辛苦地加班,把被退回来的企划案改了又改,别人都这样说他:劳碌命。
明明可以不那么尽心的,可是他知道当了一个部门的经理一个季度会有一次例会,他可以趁着职务之便,隔着长长的距离多看对方几眼。因为这个,他升职的速度甚至比号锡学长还快了一年。

五点很快就到了,大楼里开始响铃,有约在身的女同事几乎是从椅子上跳起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溜了。
金泰亨看了眼挂钟决定加一会班,今天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早上例会的时候也没听进去多少,幸好号锡哥给自己传了会议记录过来。刚打开文件要看,电话铃就响了。
金泰亨还刚腹诽着都放班了谁还有闲情逸致给自己拨电话,就听到听筒里清晰的命令,“金泰亨,上来,三分钟。”

大楼里是有严格的管理制度,总裁的楼层设在顶楼而且有专门的电梯直达那个楼层,普通员工电梯上连这个楼层的按钮都没有设。
专用的电梯要刷卡才能使用,而中间的楼层是田氏旗下其他企业的工作地所以电梯设在底层的偏门,田柾国明摆着是要自己走安全通道。金泰亨工作的楼层是9层,而他的楼层是23层,他几乎是三格三格地跨才卡着时间点到。

身上出了一层薄汗,在门口平复了几下呼吸,才推门进去。是第一次来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公寓,外面的布局像极了家里的客厅,有宽敞的沙发茶几,还有像吧台似的设计,然后是左右两侧各有一个房间。
金泰亨碰运气地推开了左侧的门,很幸运他看到田柾国就做在桌子后边,室内充斥着淡淡的麝香香水味。
见他来了,对方合上了钢笔,抬手示意他过去。他换上了黑色套装,斜纹丝绸领带,白金腕表。走近的同时金泰亨还不忘和早上穿着黑色风衣的样子对比了一下,得出了还是私服养眼的结论。

“说说今天早上我嘱咐你的话。”
大脑当机了一下,才带着一丝不确定的回答“等我短信,好好工作。”
“那你说说今天例会上我提出的三个接下来的工作重点。”
金泰亨觉得心都快凉了,他多么希望号锡哥给自己的那份资料自己已经完整的通读过了,现在他脑子里空空如也,硬是什么也没有回忆起来。一想到例会脑子里只浮现出了田柾国各种角度的俊脸。
他期期艾艾地小声开口:“田总。”对方显然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眼睛一闭心一横,“主人...”
这声主人叫的像小猫咪呜似的,软软的带着讨好的尾音。
金泰亨到底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田柾国既然掐着点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爬楼梯,怕是一早上就注意他了还偏偏放他自由一整天专找了下班的点治自己,懂得适时地服软是得以生存的必备本领啊。

对方显然满意他的觉悟。
田柾国拍拍他的腿,示意他靠过去。金泰亨的脸腾得红了一大片,却还是克服着羞耻一步步挨过去,还有几步路的时候对方大手一捞结束了他的龟速前行。
田柾国指指左侧的第一个抽屉,示意他打开——是一把紫檀木镇尺和一块浸在温水里的玉。金泰亨在心里小声嗷呜了一声便认命地伸手去褪外套,田柾国握住了他的手然后滑到他的皮带扣上。

今天会双更 等下怕只能走链接了

如果有评论的话 实在是太好了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