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橘子

未知苦处 不信神佛

先生

2/N

突如其来的二更 我们家憨憨 @阿波罗尼斯憨 生日快乐


脑子里残存的理智警告着和这个传闻性冷淡的顶头上司搅合在一起后留下的烂摊子会无法收拾,可这该死的暧昧空气让他无法拒绝那人的靠近和触摸。
借着酒劲一把将对方按在凹凸不平的装饰墙上,完全优越的腹肌线,恰到好处的大腿肌,他俯身上前探着对方的鼻吸,轻笑:“田总不怕我弄疼你吗,嗯?”向上的尾音像把小刷子撩拨着,连同灼热的吐气也毫无保留的交付给对方的锁骨。
风衣方便了对方动作,田柾国把搭在腰际线上的手向后滑,然后停留在饱满的臀瓣上不轻不重地揉捏了几下,任由被压的现状轻啃着对方的耳垂。


金泰亨在这色情地挑逗里很快败下阵来,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一样,右手急忙按住不断在自己身上煽风点火的罪魁祸首,“外面有人。”
像是报复之前被剥夺的主动权一般,左手如愿以偿地摸到了对方光滑的脊背,微凉地手摩挲过的地方像着火般,这回还是那句“外面有人”可明显带上了隐隐的哭腔。
到底还是没想把对方欺负得太狠,将他的高龄毛衣拉上了些许顺便扶正了他没有度数的金边眼镜。


车内的暖气开得十足,刚才的小插曲让金泰亨的酒醒了小半。
他是一个此间爱好者——在工作上他需要一个部门的人听从自己为他所用,可在性事上他渴望被人支配和掌控却又泾渭分明地将两者划清了界限。任何一个Dom想要彻底介入他的生活之前都会被迫和他终止关系,他分明厌恶那样的生活状态可偏偏自愿跳进了田柾国布下的陷阱里。


“你的安全词。”
金泰亨惊慌地看着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眼神里盛满了无措和害怕,他怎么可以在有外人的情况下说这种话!
“他听不见。”快到金泰亨窘迫地快要哭出来了,田柾国耐着性子又问了第二遍,“你的安全词,除去一些常用的‘好疼’‘我错了’之外的任选。”
金泰亨听到对方一本正经地说出那几个字眼的时候没来由的红了脸,小声地嘟囔道“Seagull”


已经是午夜了街道上几乎畅通无阻,越临近田柾国的住处身体反而开始紧绷起来,等到汽车稳稳地停在地下车库的时候金泰亨觉得自己身上仅有的气力都被周边瘠薄的空气抽干了似的。
被田柾国打横抱起来上楼,屋内提前开了暖气,他被放置在铺了毛毯地板上,不解地看着对方慢条斯理地开始解开西装扣子。


“现在,把衣服都脱掉,全部。”






评论 ( 7 )
热度 ( 47 )

© 有条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