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橘子

曾经试图压住一阵风
资深676玩家

What U Make Me Do

南泰 HE 短打 
甜品师 漫画家泰*杂志主编南俊 


何止是野心,我预谋了一辈子的念想,从遇见你开始,不见黄河不死心。
 


金南俊最近经常光顾一家位于长街转角的甜品店,他本身不嗜甜,这家私房蛋糕正和口味,自然老板的面孔也为店面增色不少。 
他总会不经意的多点几份原本不在考虑范围内的新品,每当对方例行询问例如“需要品尝一下新推的草莓班戟吗”“需要再点一杯美式咖啡吗”时,“Sure.”无一例外的爽快答应。 
最近一份稿子催得很急,连坐下来品尝甜点都成了奢侈,等到事情告一段落,轻车熟路地逛到甜品站的时候,店铺正在装修。一张干干净净的白色A4纸宣告着事实,正值放学,金南俊听到了刚刚放学穿着校服经过的一群女生遗憾的感慨。 
“要有一段时间见不到帅气的老板了。” 
甜品店装修的时候,他在做什么呢,对了自己还不知道店主的名字。 
被惦记的金泰亨正躺在家里,偶尔像膝跳反射般的胡乱蹬几下腿证明这是个活人。书房桌上铺着一叠叠原稿纸网点纸,蘸水笔鸭嘴笔麦克笔等摊了一桌子,简直有失漫画家严谨作风,整个书房除了墙上贴着的几幅成品作让人觉得大概也许这个工作间外...整个房间简直就是宅男标配。 
睡了快一天的金泰亨才从床上起来,连续三天赶稿子让他觉得肾虚腰酸...“金南俊。”默默咀嚼回味了几遍这个令人厌恶的名字,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会被他三天两头的催稿。还有那个写霸道总裁爱上我系列的作者也是有毒,好好的周更为啥突然改成了日更...



居然真的会有人打因为礼貌而留在通知上的电话,金泰亨从来不接陌生人的电话,朴智旻多次苦口婆心地劝说自己要注意被色狼盯上,可这次拨电话的人毅力非凡,甚至让金泰亨联想到了如幽灵般形影相随的催稿消息。 
开了三分钟的勿扰模式,就遭受到了千年难得给自己拨电话的智旻式轰炸...最后在床上连滚三圈才颤巍巍地向右滑动接了电话。 
“喂。”甚至还屏住了呼吸。 
“你好,我是你店里的常客,你没写什么时候开始重新经营。”很快就认出了对方的声音,本身就富有嗓音让人过耳难忘,更何况是经常给自己新品捧场的老顾客。 
“还有一个礼拜就可以了,我没在通知上写吗。”金泰亨对于书信类或者需要点逻辑的东西都万分厌恶,阻碍了自己四次元思维的茁壮生长,“让你挂心了,到时候你来店里我送你一个草莓千层吧。” 
“好。”不能拒绝一个小狮子好不容易递出自己最爱的甜品,欣然接受后话题就变得稀少起来,没再多说什么让对方误以为自己是个奇怪的大叔。 
刚要开口说打扰了,就听到对方轻声询问:“你叫什么呢?” 
金南俊吗? 
他一向来不喜欢说出真名,以此来拉近两个的人的距离感,和现实有了太多的交集就会少了几分说不清的浪漫。 
“RM。” 
对方并没有抱怨自己的多虑,几乎是马上的,“我是V。” 
这场原本不会开始的对话开始了,一旦开始,就不会轻易结束。 


 
在家里坐吃等死地混了一个月,金泰亨终于站在了装修完工的店门前,店门上点缀着小草莓让他心情大好。私人蛋糕房一般都会在早上开始做,因为装修后通风的缘故又晚了几天才开业。刚刚完成第一份草莓千层想要下嘴,就听到店门口风铃响动的声音,金南俊微笑地冲自己点了头。 
“今天突发奇想过来看看有没有开业,看来蛮巧的。”连续四天的碰壁让金南俊本没抱有什么希望,在看到张开着嘴刚要把满满一勺果肉充足的蛋糕塞进嘴里却又因为被人撞见而脸颊微微泛红的V后,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眉眼带上了几许温柔的色调。 
“我在试用我的新厨房...”金泰亨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会说话了,他应该更加像一个老朋友一样地伸手打招呼不是吗? 
金南俊倒是没有在意这些细节,风衣的衣摆还带着深秋的凉意,前襟却被带着淡淡奶香味的暖气渲染着,靠着V坐下,顺手将驼色的围巾搭在靠椅上。 
金泰亨趁着这个空隙把一忍再忍的食欲解放了一下,像偷腥的猫一般迅速地挖了几勺塞进了嘴巴里,像是要把最后一颗智齿都用上似的咀嚼。 
出乎意料的对方拿起自己搁在盒盖上的银叉,从蛋糕的另一边切下了一勺。手指修长且修剪整齐,手上挂着手链——看起来只是普通的石头,手背上还有黑色墨水留下的痕渍。 
“很好吃,我猜想你还没有来得及做第二份。”手机微微震动。 
“老板,刚刚小崔说上次联系好的模特不愿意拍这次的硬照了,愿意支付赔偿金。” 
距离付梓印刷只有九天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了违约,再好的修养也不能阻止金南俊讲脏话带出了口。 
有些抱歉地起身,他必须去尽快地联系和重新构思这期的杂志封面定位。一脸不在状态的金泰亨含着一口草莓口齿不清的和对方告别了。店里就恢复到了方才,好像是乐曲里的一段简单的插曲,可被挖去一个角落的蛋糕又提醒着有陌生人来过。 
并不是一无所获。 
金南俊想。 
 

如果要因为过目不忘的才能而责备自己是不成熟的,他就是匆匆一瞥而过对方落在桌角的一张便利贴,就顺利记下来那串没有什么意义的字符——排除了电话,几乎是很确定那是一种聊天软件的用户名。 
办公桌上已经放满了新物色的模特人选的简介,翻了一大半还是没有找到一个顺心如意的,心烦意乱地随手翻起了公司最近签约的画家,之前这事一直是秘书在打理,匆匆翻阅却看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号码——他对于数字总是那样的敏感。 
看到潦草的签字和旁边用宋体五号打印出的名字,金泰亨,他几乎像是确信般的滑开手机屏幕找到了几天前的通话记录,原本冷冰冰的V被重新编辑成了泰亨。 
现实生活中也有了交集,南俊从抽屉里拿出另外一部手机,将“霸道总裁系列插画师1号”改成了“V”。暗自反省了自己发短信时候的措辞,好像不太委婉,聊天记录里基本上都是对方解释了一大段自己简单却明了地回复“快点交稿”。 
幸好自己没有打电话催稿。 
 

再次去甜品店的时候,下了初雪。街道上已经挂起了彩色丝带,初雪说谎都是可以被原谅的——进店的时候南俊想起了这句情话。 
店里熙熙攘攘地都是小年轻,女孩子们正围着正在冷柜里放甜点的金泰亨吵闹,他游刃有余地周旋其中。 
“泰亨哥哥,我很喜欢你。” 
“我也是呢。” 
金泰亨瞥到了围着浅蓝色围巾着黑风衣的金南俊站在门口,雨伞上还有水顺着伞面滴落到铺了羊绒地毯的地板上。 
初雪的时候说谎是会被原谅的,金泰亨想。 
 
金南俊坐在最角落的店里刷视频,直到小女生们此起彼伏的泰亨哥哥响起。雪落在还有着城市余热的地面上仅仅打湿了地面,就像你在我心里下了一场瓢泼大雨却无迹可寻。 
店里只剩下两个人了。 
金泰亨系上围裙在厨房里捣鼓了一会儿端出了两盘新做的千层,放在南俊的茶托旁——已经喝空了许久的蓝山。 
“抱歉,今天日子有点特殊。”在韩国初雪的日子总是被赋予了浪漫的意味。 
所以我来找你了。 
“没关系,正好手头上还有点事情没有处理完。” 
 
本来以为会很尴尬的,没想到对方非常的善于引导话题并且熟练把握了如何点到为止,走到店门口的时候,南俊解下围巾给不停搓着脖子的金泰亨围上了。 
“也许...我可以要你的Kakao吗?”金泰亨犹豫着开了口,每次看到对方的装扮都觉得像是很成功的商业精英,也许是刚刚替自己戴围巾的时候指尖滑过脸颊的触觉给了自己莫名的勇气,也许是一直安慰到自己的——今天是下初雪的特殊日子。 
“Sure.”他接过了泰亨的手机流利地输入,在心里快速地确认了自己的昵称和头像是否有欠妥的地方。 
对方雀跃着接过了,然后踏着雪地靴一路小跑着追赶上了途径长街的末班车。 
初雪落在肩膀上,发丝上,镜框上。 
“金泰亨先生,我觉得你很适合做我的爱人。” 
轻轻的呢喃很快被呼啸的风盖过吹散了,下初雪的时候说句真话也能被当做玩笑话一笔带过吧... 
 

自从加了Kakao以后,金南俊刷朋友圈的频率显著上升,金泰亨偶尔发的照片都被他悉数保存分类。看起来他还是一个资深的宅男,至少在聊天的时候完全没有见面时的拘谨甚至还会一起开一些暧昧的小玩笑。 
不可否认,金南俊享受这样的感觉。 
 

“合适人选”的真正标志,不是完美互补的抽象概念,而是忍受差异的能力。般配是爱情的成就,而不是前提。 
渐渐地,金泰亨也会问他一些关于插画英文配图的疑惑。 
“你知道我的上司有多恐怖吗,他让我第一次觉得百度翻译那么不靠谱……” 
金南俊笑笑,随手扯了张白纸开始任劳任怨地翻译。 
对方正在输入… 
对方正在讲话… 
赶在下一循环之前,金南俊眼疾手快地回复了“好。”想到对方一再措辞的模样,难得有些恶劣的补了一句,“可我英语四级没过哦。” 
“没事没事,我四级也没过!(愉悦)” 


如果不是金泰亨在朋友圈放了朴智旻最痛恨的一组非主流时期的照片,奶凶奶凶的,还画着浓厚的眼影的话,金南俊根本就不能想象拥有超高人气的男模朴智旻会是金泰亨的好亲故。因为很快很少发朋友圈的朴智旻直接上手了金泰亨玩游戏输了惩罚环节穿着小裙子的照片,即使脸被打了马赛克金南俊还是通过评论——不停争论的两个幼稚鬼本鬼——确定了两个人的关系。 
朴智旻已经开创了自己的品牌,开始从T台隐退,圈内人都知道除非熟人介绍否则天价也邀不到这个老佛爷。 
本以为对方会听不懂自己的言外之意,没想到在听到自己说最近找不到合适的模特拍照后,金泰亨大大咧咧地回了句: 
“就是朴智旻那个家伙好像不太火了,也没什么人叫他拍写真,我帮你联系一下他呗。” 
真的是亲故吗?火得经常上全球热搜的朴智旻估计听到这话直接就气吐了。 
金南俊搅动着咖啡,还没做好被拒绝的准备就看到搁在桌面上的手机屏幕亮了。 
“他说他明天下午两点到四点有空,你可以去他工作室。”金南俊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个消息,就看到对方发了一个羡慕的表情。 
“??” 
“原来你是摄影师吗?那我们家智旻就拜托你了,丑照拜托一定要发给我,原图原图!我要做表情包!” 
“嗯好。”还是…先不解释了。 
 

朴智旻答应拍摄的消息很快就在公司里传开了,单身未婚女摄影师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的像是快要把整个楼层的玻璃震碎。具体的拍摄过程顺利到令人咋舌,一点没大牌的样子再加上绝佳的专业素养,每一张都像是壁纸一样完美的无可挑剔。 
不知道是谁的手机没有静音,碰巧铃声还是鬼畜区镇楼之宝,朴智旻没有管理好自己的面部表情,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脑子里不由得闪过了金泰亨的颜艺。 
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笑得脸上都起褶子的表情包,小崔正要按删除就被一只手急急地按下了,金南俊不好意思地笑笑,“这张原图发给我。” 
小崔内心:果然老板就是聪明,知道这图有商业价值啊! 
晚上:金泰亨捶着床板笑出猪叫,金南俊同乐的同时还有点脑子地提醒了句,“V啊,别把这个给朴总看。” 
半天没收到消息,金南俊估摸着是凉凉了,果然就听到对方惊慌失措地喊了句,“我刚刚转发给朴智旻了OMG!” 
 
十二月的杂志意料之中的大卖,本身这期有一位太太的车已让迷妹们垂涎已久,“朴智旻 性感突击”直接被顶上了实时热搜,粉丝们纷纷在下面留言表示疯狂囤购和爆灯,要知道自己男神已经一年没有出过任何写真了,一些大站子基本上都是几千本的订购量。 
金南俊打电话给秘书叫她订40份草莓千层给员工发下去。 


秘书也是个人精,长街转角的甜品店她也去了几次,老板人长得的确是一等一的好看,话筒里对方低声询问订单人姓名的时候,内心的小算盘敲的哒哒响。 
金南俊?NONONO 万一老板还没有把真名透露那岂不是白费了一次献殷勤的大好机会。 
金总?世界上那么多金总谁知道是谁。 
RM?思来想去老板这种拥有性感大脑的流氓应该是以这样的身份和这个小帅哥相处的,老板请你记得请我喝喜酒。 
“RM。” 
“嗯。嗯?”对方漫不经心地应了一下又开口轻声问了句,“大写字母吗?” 
“嗯,是我们老总,地址是……” 
 
40份甜品不是个小数目,私房蛋糕店基本上没有人一次性订购那么多,金泰亨把停止营业的牌子挂在门口,拉上厚重的窗帘。 
地址简直熟悉的不得了,毕竟两个月前自己还忐忑地去那里签约,人也是熟人,RM和金南俊之间突然画起了等号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放空了一会儿才发现已经快两点了,手机里收到了转账短信的时候金泰亨还以为自己花了眼——那是100份千层的价格。 
 
紧赶慢赶了三个多小时再加上打包,快递小哥已经在门口等了不少时间了,金泰亨熟练地清点着数目看着对方迅速地把盒子叠起来放进盒子里,看到对方要出门了金泰亨赶紧唤住他,“这个,那个是单独送的,你和他们秘书讲就好。” 
 
回到家的时候才发现是平安夜,家里却连个苹果都没有买。虽然是甜品师但是金泰亨很少在家里动手做,连基本的一些材料都没有备齐,打开电视里面正在放着无聊的大妈剧,陷在沙发里叫了外卖,心里默默地向小哥道了歉。 
门铃适时地响了起来,疑惑着踩着脱鞋开了门缝,映入眼帘的先是一大筐草莓,再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然后是风衣和对方笑吟吟的脸。 
“不放我进去吗?”刚想问对方怎么知道自己住址的又觉得多此一举,自己简历上写的清清楚楚不是吗。 
把门开大了些。 
默契地没有提。 
“泰亨。”对方的声音沙哑着唤了他的名字,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像是对待稀世珍宝一般。 
“南俊哥。”他笑了,好看的眼睛半眯着亲昵地看着金南俊。 
厌倦了通过这层模糊空气看你,靠近些,我确信你的眼睛是一种更深的黑色,让我致命也窒息。 
洗好的草莓被装在盘子里,沙发更深陷下去了点,除了电视剧好像多了些躁动的喧闹声,连呼吸声都略微加重了些。 
 
“有没有很感动?”金南俊顺手把看着大妈剧哈欠连连的金泰亨搂过。 
“你还不如直接给我钱。” 
 
 

评论(8)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