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橘子

曾经试图压住一阵风
抗起676 雷gm 其他cp随缘磕

勇气Live



一个人不能永无止境的忍受寒冷 


这是大学生活开始的第三个月,金泰亨还是没有把班里女生的名字和脸庞对上号,在路上看到红着脸上前和自己打招呼的女生时,他只能白痴般的报以礼节性微笑,不让对方发现自己的慌乱。 
 
每天晚上八点钟以后,寝室里开始陆陆续续有人开视频聊天,一直到十一点,金泰亨觉得自己的好脾气快要被磨尽时,混杂着“啪嗒”的断电声和舍友嘟囔不清的抱怨声,一天才算拉下了帷幕。 
 
在老师的极力忽悠下,冠着“腿长”和“身材好”的虚名加入了跆拳道队。在韩国跆拳道还是很盛行的,傍晚放学的时候总能看到还未到自己腰际的小孩子系着各色的腰带从自己身边追逐打闹着经过,他一度以为在十九岁这样一个尴尬的年纪早已不适合在练这种需要从小抓起的艺术了。 
 
校队里开始不断有新人加入,除了他基本上都或多或少有些基础,左腿还是没有丝毫力气,前天被一个练过散打的女生踢到的右脚背还有隐隐作痛,金泰亨把一条腿挂在不高的杆子上,把手机放在大腿上按照流程图缠上红绑带——据说今天要练习击打沙袋。 
 
“砰”像是用尽全力扫在新买的完全没有软化的沙袋上,发出闷响,绕在不大的道馆里,他转头看,那人没有穿校队统一的白色道裤,一身黑色,身上唯一一抹不同的颜色只有他额上的亮橙色发带。即使是隔着很远的距离也能看到对方因汗水濡湿而被衣服勾勒出的完美身材,宽肩窄腰,还有隐约的蝴蝶骨。 
 
不知道是不是目光太大胆,对方有所察觉般地转过头来,鬼使神差般一样不喜和别人对视的 金泰亨没有避开目光。一看就是新生,气势很凶脸上却未脱稚气,甚至在看向自己的时候眨了眨好看的兔眼,亮晶晶的眼睛明明带着探究却不惹人讨厌,没有再更加深入的了解,刚跑完长跑的队长已经把手搭上了对方的肩膀,短暂的目光交流被友善地打断了。 
 
不出所料,对方被安排和副队长一组进行训练,而自己依旧被教练打着哈哈安慰自己马上就要进行公开招新不必再和小姑娘一组训练了。好像交集就此中断了,从学长口中毫不费力的就知道了对方的名字——田柾国,连生日兴趣爱好都在女生中口口相传,因为年龄最小的缘故,全队的人都宠着这个出类拔萃的学弟。 
 
训练的日子能逃的金泰亨一次没落,偷懒惯了在校队呆了半个月感觉小肚子都大了一圈,马上就要举办比赛,学长学姐都忙着备战,教练接到通知需要三个同学去开会议,空闲的金泰亨自然列入名单,大家都不乐意在冷飕飕的夜晚跑过半个校园去开一个没有学分的会议。“我去吧。”看到教练有些不乐意放人的态度,那人补充到,“等下我有艺术节的活动要安排差不多也要走了。” 
教练才放了人。 
三个人并肩出了道馆门,气氛有些尴尬,若不是旁边的女生一直在寻找话题搭讪在田柾国,金泰亨就乐得其所的听着田柾国有一搭没一搭地回话,原来他要参加这周四的迎新晚会,他是艺术团的副团长,是班级的班长……没有女朋友。 
 
整堂会议金泰亨脑子里在田柾国的睫毛怎么那么长,为什么皮肤那么好,眼神为什么那么纯碎的感慨中度过了一小时的无趣时光,偶尔听到好笑的言论田柾国也会转头向在一侧的金泰亨。 
散会时候,大家推推搡搡地出了会议厅,不知道是谁惊呼了一句“下雨了”,人群中开始出现了骚乱,外面已经全黑了又夹着下雨,上午刚洗过头金泰亨小声的抱怨了一声“阿西”。 
 
“我有伞。”田柾国从书包侧边扒拉出了伞,边打开边站在了金泰亨的左侧,雨伞划出了有些温馨的两人空间,伞不大刚好容下的两个人并肩而行,金泰亨从没发觉自己有这样的天赋,边说边有意擦着对方的衣袖,趁着雨势的加大靠近他。 
 
田柾国见过太多女生故意挨蹭自己的身体,他反感一切不必要的肢体接触,可今天他分明感受到了对方的靠近,发生预警的只是自己的心脏,它发出不正常的律动,有加快的趋势。 
匆匆告别在寝室楼下,金泰亨感受到背后的视线连脚步都变得有些轻快,他好像孤独的太久了,对于电视剧里司空见惯的场景亲身经历有些飘飘欲仙。 
 
金泰亨洗完澡坐在床上掏耳屎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三个星期前到的瑜伽垫和哑铃,好像又有健身的冲动了......

评论(1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