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语

从来不写大纲的微色情博主

Mon Cher Look At Me 【七夕】

——————————————————————
将成绩单揉成一团直接砸在面前比自己高出两个头的男人身上。“给你。”忽然被压倒耳边传来湿热的气息。“明天别想从床上下来了,小鬼。”
——————————————————————


身高略微OOC 事实情况我们柾国比泰泰才高了一丢丢。@阿波罗尼斯憨 在北京点的梗,写的匆忙。
我爱你,七夕快乐。💓

食用愉快



田柾国不知道怎么跟儿子解释,自己看上了他的直系学弟。

时间退回到一年前的圣诞夜,每年管家都会负责举办聚餐,田英煦总会带着要好的同学一起参加。
自己裹着寒气穿过花园的小径刚要进屋,就看到有男生披着件黑色长羽绒衣正要出门。已经是数九寒冬了,别墅里开足了暖气,门敞开着有暖风散入呼啸的北风里,即使呼出的是一团团白色水汽,对方仍然连拉链都没有拉上就弯着身子穿笨重的保暖鞋。
养儿二十载的田柾国几乎是不受控般的上前为他拉了拉链,直到最上端才停下,伸手拂去了落在他肩头的雪花。
对方比自己矮了快两个头,就算低头看不清对方脸上的神情。“谢谢叔叔。”带了鼻音的性感声线,对方抬头望了眼自己,眼睛像小动物一样湿漉漉的,然后飞快地蹿进了不远处的白桦林。

夜里风雪很大,回市中心的路被紧急封死,管家邀请宾客们在客房里宿一晚。
田家有专门的藏书室,但自从接管公司以来,田柾国就很少有闲情逸致去看书,连金融的资料都是秘书精简到一页A4纸在两场会议的间隙里囫囵吞枣的阅读。
田柾国端着Baccarat从主卧里挣扎着爬起来想到厨房去偷零食,是的...即使健康师把零食藏匿当作了人生的一番事业,田柾国还是乐此不疲地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摸黑刚走几步就差点撞上了捧着一叠书在走廊上急行的金泰亨。

在黑暗又狭长的走廊里,金泰亨能清晰地嗅到浴袍上残存的古龙水气味在侵蚀皮肤,微微泛热。
借宿别人家难免会紧张更何况意识到对方是一家之主,刚想开口道歉就听到对方小声保证“朴医生我保证绝对不在十点之后找零食了”
拆穿对方会很尴尬吧,费力地踮起脚尖抬手在对方宽厚的肩膀上轻拍了两下。足尖支撑着有些单薄的身体,极细的左手用力抠紧了刚从地下室带上来的书籍封面。

故作老练地转身继续往前走,打开客房门锁刚要摸索墙边的开关,就听到不远处像是憋了笑很久忍到内伤的“朴医生,走错房间了哦”
“嘭”回答对方的是一声强有力的关门声,金泰亨恼羞成怒地把书籍扔到大床上,将随后笑声拒之门外。

——————————————————————
“Grain of Sand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

田柾国的嗓音很迷人,金泰亨一直觉得比起自己的可爱外表显得有些粗的声线让自己备受困扰,因为通风而没有紧闭的窗户除了风还带了丝成熟男人特有的魅力。
就靠在不算暖和的落地窗边,金泰亨迷迷糊糊地入梦了。连被人轻柔地抱到床上,仔细捏好被角,还顺手摸了几下头毛,才关上了橘黄色的台灯都不知道了。




田英煦觉得自己很委屈,大三了圣诞节带个女朋友回家都要瞅着自己老爸的一张臭脸,小心翼翼地给对方配菜还是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哼”。
晚宴后开着新买的跑车载着女朋友兜风,在对方无休止的“你爸爸是不是不喜欢我”中约会时间紧急缩水,在对方额头上印上一个浅浅的吻后才暂时安抚了小女友焦躁的内心。
之后也就不了了之地送她回了家。
本来还想着吃一大笔大豆腐再回家的田英煦,带着小情绪推开了田柾国的书房。父子俩大眼瞪小眼对峙中,田英煦最终败下阵来,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开口质问“怎么了,一副我欠你钱的样子。”
“去年圣诞节带回家的那个小学弟呢?”
??田英煦觉得自己的耳朵和身心受到了侮辱,再加上自家老父亲一脸正直的询问,田英煦在脑海里不断的思索能让老爸误以为自己是同性恋的细节。
没有。
“老爸,我不是...”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脸皮厚如城墙的田柾国还是觉得把话说清楚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幸好自己的儿子冰雪聪明如自己,立马如临大敌地拼命摇头抗议。
“不行。”几乎是斩钉截铁地拒绝。
“不行也得行。”既然儿子靠不住,田柾国决定自己开辟途径。
“我是死都不会叫 一个比我小一年零三个月的学弟 爸的!”田英煦说完就愤然离场,把端着水果刚要进门的管家吓了一跳,“先生?”
反射弧慢..拍的田柾国把儿子有些饶圈的话反复想了几遍才意识到...如果追到金泰亨,自己的儿子岂不是很没面子的要叫对方爸?
算了,儿子的事情以后再说......


田英煦不知道自己老爸是怎么将清高的金泰亨追到手的。
一下午的研究型会议将他折磨得半死,好不容易放课,特意避开情侣狗频现的小森林捷径,绕远路往图书馆绕,就听到有人在清唱三只小熊,阳光在对方的发旋上镀上了柔和的色泽,那人靠在红白相间的砖砌墙边低着头,仔细看的话甚至可以看到红的像是要滴血的耳垂。“被你儿子看到了,你赔。”突然放大的声音
儿子?
金泰亨一脸坏笑地掐掉了电话,幸灾乐祸地看着被众人聚焦的田英煦,他保证露出了这辈子最善意的微笑。

大四的时候,田英煦一边忙着提交毕业论文一边开始接手田柾国公司的事务,由于经验不足一个本以为毫无悬念的项目还是被死对头给抢走了,和项目经理瑟缩着站在书房门口尝试着将门推开一条缝看看里面的动静。
“给你。”纸团落地的声音。
“明天别想从床上下来了,小鬼。”

田英煦默默合上门,并且尽责地确定关紧后对着一脸迷茫的项目经理努力摆出一个得体的微笑,“田总大概有别的要事要忙,今晚在我家留宿吧。”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自己居然被老不正经和小不正经带成了一个听着荤段子都能面不改色的小老头子。


金泰亨将成绩单揉成一团直接砸在面前比自己高出两个头的男人身上。“给你。”
忽然被压倒,耳边传来湿热的气息。
“明天别想从床上下来了,小鬼。”
其实彼此都知道这只是生活中的情趣,在学习上金泰亨甚至比田英煦还更甚一筹,今天田总不高兴的理由是——
时间:一小时前
地点:卧室里
田柾国看着金泰亨把自己珍藏多年的英文原版书籍改在冒着热气的泡面桶上,盘腿坐在沙发上搓手期待地看着电视里庸俗爱情片的后续。
“你不是很爱阅读吗?”
“没有啊...因为我晚上老是失眠所以才会看书,我觉得试了那么多本还是霍金的时间简史最有效的让我快速入睡,其实追忆似水年华那本书也不错,唉唯一的缺点就是都一点过于厚重了......”
田柾国根本不想理那个板着手指列举书单的金泰亨,而是追忆了为了追金泰亨特地通宵阅读了莎士比亚、托尔斯泰、雨果......的著作合集的不眠之夜,还有蹩脚地阅读诗作的风雪夜。
他虽然很喜欢这个庸俗的老婆,但是很讨厌那些味同嚼蜡的书!

“喂!大叔....嘶!弄疼我啦!你自己把我想的太有文化都要怪我!”对方还是用力地贯穿着。
“轻点...看在你儿子那么乖的份上...毕竟我养育有功...”

“好。”


| 在你为我拉上拉链的时候我就心动了,笨蛋大叔。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