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语

从来不写大纲的微色情博主

荆棘载途 12/N

拖了很久 @阿波罗尼斯憨 亲爱的明天就要动身了,所以赶忙开始更文,希望大学生活愉快!


文笔依旧是那么渣,剧情依旧是熟悉的配方。

祝我早日把虐写完。

荆棘载途11/N

http://qiyuetae.lofter.com/post/1ecbe25d_10ec1f11


食用愉快 




世界之大竟让人产生无处可去的念头。
甜品店,咖啡店,冷饮店……和每一个竭力邀请客人的年轻人擦肩而过,鲜榨果汁被分成一小杯的试喝装,不小心触碰到肌肤还能感受到冰柜里带出来的冷气和浅浅的草莓味。
横穿马路走到路中央的时候,提示灯开始闪烁,加快脚步想要经过,就在快要到达对面的时候,一辆原本缓慢行驶的红色法拉利快速地驶过,带倒了原本就有些虚弱的金泰亨。即使穿着长袖衬衫也能清晰的感受到粗糙地面的质感带来的疼痛,黏腻的液体从破皮的地方渗出来。

在感知动静不小的开门声和略显慌乱的脚步声里,刺眼的阳光终于被打断了。

“你没事吧。”
是娇生贵养的富家少爷吗,连关心道歉的话像是含了一口热汤似的含糊不清。金泰亨本来还想继续在不算烫的水泥地上多躺一会儿折磨一下对方,只是对田柾国的记忆只是短暂的几秒钟都能像自己珍藏许久的连环画不停翻阅,很快准确又清晰的意识到肇事者就是那个在转角时搭着田柾国手臂的正主。
挣扎着起身要走,对方眼疾手快的将一张支票塞进金泰亨的上衣口袋。

“拜托,如果我们家那位知道我无证驾驶的话又要喋喋不休了,这是我的零花钱。”

金泰亨推开围观的人群往外走,在角落里拽出露出一角的支票,果然落款署名和自己从前每个圣诞节收到的一样。咬牙把支票撕成了细小的纸屑,牵扯到了原本就不容乐观的伤口。
把纸屑换到右手微微聚拢,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吵闹着经过,金泰亨终于等到了那一阵风,摊平手掌,纸屑像拥有了生命般旋转着升上云霄。

你轻轻拂过我的灵魂,你改变了我,你让我忽然产生了爱人与被爱的渴望,我怎么能原谅你呢? 《伊斯坦布尔假期》

周玮哲将车拐了弯,熄火,点烟。眯着眼睛看着不远处金泰亨的一举一动。嫉妒,当着那么多保镖的面,田柾国又毫不犹豫地抱着这个男人走了,留下自己和Aaron面面相觑。一年了,田柾国对自己事无巨细的宽容退步只是源于不关心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连那个一看就不面善的肖管家都还敢跟自己摆脸色。
这些事情原本都可以不必在意的,只要得到了田柾国的心。可是,在田柾国身边越久就越没有把握,他绅士,丝毫不像一个恋爱中人,他克制冷静,甚至冷漠。之前和金泰亨在一起的时候不是闹别扭吵得不可开交吗,金泰亨不是绝食抗议吗,连床都没有上过的人,居然可以被放在心上那么多年。

在他之前他安插过那么多的男艺人,虽然只是春风一度可田柾国基本上从来没有拒绝过,当初羞辱金泰亨收获了意想不到的惊喜结果,可是剧情的走向依旧不受自己的控制。
一阵风,吹下的烟灰落在了带了戒指的右手中指,刺痛着提醒现实,抬头再看,金泰亨已经消失了,十字街上是不知名的蝴蝶飞舞着,姗姗可爱。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饭点了,外面下起了小雨,房东太太看到沾染了血汗的左袖赶忙拿了医药箱递给举步要上楼的金泰亨。
“我想你需要他。”老婆婆捉住金泰亨闪躲着想要推却的右手,“有一个人打座机过来找你,下午三点,你记得回拨。”
简单的清理伤口后,换了一件宽松的睡衣然后戳着向上键翻阅来电显示。这里住了三个房客,除了他另外两个女生时常会坐在沙发上陪房东太太看喜剧所以也有几面之缘,因此翻了许久才找了三个小时前打来的陌生电话。
会是南俊哥吗,自己对熟人还真的吝啬消费感情,居然已经三年未曾联系了。

电话嘟嘟声消失,被人接起后对方却没有回应。
“喂?”金泰亨尝试着开口。
“泰泰。”虽然简短的不成样子,还是一秒认出了声音的主人。
“智…旻啊。”
“你打开窗。”金泰亨像是被雷击中了一般快速地冲向阳台,像情窦初开的姑娘见到心上人般。木头里有些陈旧的腐败气息被一推而散,花瓣上的雨珠滴落下来生生砸在金泰亨的脑门上。
朴智旻就站在楼下,打着伞,穿着一件米黄色的风衣,举着手机朝自己挥了挥手。

两个人默契的没有谈论失联的前因后果,金泰亨不说朴智旻在来的路上也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经过烘培店的时候还体贴的买了两份以前金泰亨最爱的草莓千层。
“我和闵玧其在一起了。”
金泰亨觉得可能是这口草莓咽得太生猛了,赶忙拿过桌上放着的凉白开灌。朴智旻的手和以前一样小小的却总是温暖,像是一直捂着暖宝宝。
“所以我才知道你的住址,你的电话和……你的生活现状。”
“泰泰,你怎么瘦了那么多。”
金泰亨不想推开这双手,是他们拖着自己逃离已成火海的花园,扶着自行车的后座让自己左摇右摆的骑单车,在自己绝食的快要晕过去的时候包饺子,在过去无数个日日夜夜里抓住自己,不许沉沦不许放弃。

房间很挤,也没有备用的床铺,两个人各自躺在床的一侧。听到对方变得平稳的呼吸,金泰亨睁开眼看着天花板,轻柔地舒展了一下手脚,床已经有些年纪了,一用力就会发出吱呀声。闵玧其当初给自己的公寓钥匙被自己随手搁置在了冰箱上积灰,因为账户的资金流动被人实时跟踪着,金泰亨每个月拿到钱交过房租以后便去任意消费。
一个月其实很少在这里过夜,细细一想这个月怕是最多的一回了。白天过得太清醒,夜晚就得过的很糊涂。

“泰泰还喜欢田柾国吗?”正当金泰亨卸下一身防备准备入眠,被这一问弄得睡意全无。撇头看向对面的朴智旻,没有看到预想中有神的双眼,对方还是睡得迷迷糊糊的。
原来饶了那么多圈子,是想问这个问题吗。
看起来似乎还是有那么一点点,
喜欢。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