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语

从来不写大纲的微色情博主

只有你 1/N

看了京城81号2,真是一如既往的烂,但是还是有点想哭的。怎么说呢,泪腺太发达的自己。
参照了人物的一些设定。

大概明天会发另外一半,最迟后天~


金医生X文物修复师田 这是一篇久违的泰正文。


小伙伴们注意避雷。

正泰可逆不可拆。

食用愉快 是HE



“金医生,病人出现血压下降。”
“立即输液补充血容量,静注麻黄碱。”

“20#手术刀。”准确地分段切开皮肤,皮下组织和帽状腱膜,助手医生熟练的用连发头皮夹,钳夹头皮止血。
“电刀笔。”
“开颅电钻。”
……
病人在麻醉复苏室进行观察。
“金医生,那个为什么病人在麻醉中会出现恶心呕吐的现象啊。”
是个新来的巡回护士。金泰亨想,搭讪的方式让自己觉得特别缺乏学术素养,可是等到自己扒拉下手术服对方还是拘谨地站在那里,眼里都快泛泪花了。
叹了口气,“多因循环被抑制引起低血压导致脑缺氧,兴奋恶心,呕吐中枢。另外麻醉后交感神经阻滞而迷走神经功能亢进致胃蠕动增强,外加我们这个额叶癫痫灶切除术中也会有手术牵引等因素,都会导致容易发生恶心呕吐。顺便一提,女性多于男性。”
瞧着对方小护士明显心不在焉地小鸡啄米般点头。
“还有,下次遇到这种问题你应该问问离你近在咫尺的陈医生,他是专业的麻醉师。”

把锁在柜子里的手机拿出来,没有期待中的简讯。
“金医生。”
“小……小陈啊。”被突然地叫唤声吓了一跳,有些慌乱地合上柜门,“都快超出下班时间一个小时了,还不走吗?”
“田学长没有给你回简讯。”用了陈述句。肯定的语气中不可察觉的带了一丝固执与不甘。

今天是两个人在一起的七周年。
每次都是这样,不是自己有一台紧急手术就是柾国有急需恢复的新出土文物。因为彼此都不愿意迁就对方,记得上次好不容易两个人的假期凑在一起,去看了《但丁密码》,对兰登和辛斯基的恋情感同身受了一整场,在漆黑的电影院里田柾国凑上来攫住了自己半开的嘴唇。
吻得再炙热再虔诚都难掩愧疚之意。
(取自任明信的诗《把握》)
而明天是明天,
今后我们将在各自的夜里变老,
现在我不想。

但散场的时候,金泰亨接到了护士长的电话,那个向来强势的女生在电话里连声线都在发抖。
“金医生昨天上午十点手术结束的病人,到现在还是没能醒过来。家属在医院里面闹事,负责麻醉的陈医生被打伤了……”
“我现在就过来。”已经答应下来了才想起今天晚上和柾国的约会。对方在不知不觉中松开了和自己十指相扣的手,把脸侧过去。朝着另一侧的电影海报进行无声地抗议。
自己的小兔子是感到委屈了。正要开口就是就听到对方闷闷的声音从高领毛衣里飘出来,“你走吧。”
那时候自己连句你真懂事都没有夸奖对方吧,就急匆匆地开车往医院赶了。

好像就是那次以后吧,柾国的工作突然变得繁忙起来。他向来要强,学生时代开始,凡是他力所能及的事情都要做到尽善尽美,是自己无心的举动又挑起了对方久违的胜负欲吗?
幼稚。
金泰亨腹诽道。想起第一次和这个死小孩上/床,那一夜明明是因为酒精的助兴,可画面却比任何一页医科资料和任何一台疑难杂症的手术都清晰,可以一帧一帧的回放出来。因为那该死的胜负欲,自己连哄带骗得才得以乘虚而入地压了对方。

嘴角微微上扬。陈匡侧身抵在柜门上,很少看到金泰亨微笑的模样,在医院里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自己偶尔经过病房和护士站都能听到人们议论这个年轻有为的金医生,人帅多金,温文尔雅,医术高超倒成了其次。
他应该把仅剩的温柔都交给了那个和自己仅有一面之缘的田学长了吧。

“泰亨。”对方在出神,就允许任性的言语吧。
“抱歉,陈匡。”金泰亨歉意地关好柜门,从容地拔下钥匙,“好好休息,明天还有手术。”那双医生标配的手轻轻搭在陈匡的肩膀上,然后错身而过。


驱车去了田柾国最近在负责的项目——寺庙里的壁画。拎着刚买的晚餐和在外围指挥的工头点头示意,推开寺庙半掩的门。眼前的景象让他眼睛一痛,穿着露背连衣裙的女生靠在站在梯子上努力修复壁画的柾国的小腿肚子上。时不时地将前刘海别到脑后,她的面前是花花绿绿的颜料,可是眼睛就没有离开过他的柾国。
“师兄,你实在是太厉害了。今年的优秀文物维修工程肯定非我们莫属嘛……”

“柾国。”对方的脸上还像小孩子一样被颜料被划得一杠一杠的,傻乎乎的却异常可爱。
吃什么人家不明就里的小女生的飞醋。
金泰亨揉揉对方依旧蓬松的不像话的头毛。“先吃晚饭吧,我刚买了了。”把饭盒搁在桌子上,都是平常最爱吃的一些东西:披萨,鸡爪和韩牛。
看着田柾国旁若无人地大快朵颐,金泰亨拉过椅子像瞧猎物一样盯着柾国像松鼠一样鼓鼓的腮帮子。突然凑近了,“今晚回家吧,小国。”
对方咀嚼的动作都慢了半拍,柔软的睫毛投下小小的阴影,“好。”

金泰亨想对方果然还是介意着上次争吵的问题。他很喜欢孩子,他不可否认。病床小小的身躯都能让他驻足很久,他很喜欢孩子。但是,他却不能拥有自己的亲身骨肉。等到金泰亨自己想开了的时候,却发现是自己亲手把最爱的柾国推进了死胡同。
——他们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拥有一个女孩。眨着一双漂亮的兔子眼,张口就是软软糯糯的奶音,吃饭的时候小小的手捏着大大的钢勺稀里呼噜地吃饭饭……

幸好柾国今晚没有拒绝自己不是吗?
仅仅用肉/体来安抚对方焦躁不安的灵魂,作为一个医生,他应该知道的——心灵的深渊只会让两个人渐行渐远。
两个人的一厢情愿,就不该愿赌服输。

评论(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