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语

从来不写大纲的微色情博主

荆棘载途 8/N

纠结了很久要不要把chim写成坏人,最终还是没能下这毒手。虽然讨厌gm,但是其实很喜欢小天使呢……所以,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虐。(微笑)


谢谢点进来看过这篇文,给了小心心,甚至推荐和评论了的小天使们~超级感谢的🙏 

第一次发这样又长又慢的文,请大家海涵海涵......


荆棘载途 7/N

http://qiyuetae.lofter.com/post/1ecbe25d_105ddc4c


食用愉快

姬友已经说人生那么苦涩我还要生产苦丁茶是要被打的。所以,最近真的好想尝试哨兵向导文,只是要写好好困难。(尤其是我这种一开坑基本都是中篇的渣)





秘书小周把行程表轻轻放在田柾国的办公桌上,田总正惬意地靠在座椅上,指尖有节奏地叩击着桌面。

小周是最近几年才分部调到总部的文秘,总公司里的人口风都很紧,秉持着非礼勿言的信条,小周连她是取代了谁成为总裁秘书都不清楚。

田柾国很快地浏览了一遍,向她点头表示认同后。手机便响了起来,小周看到万年冰山脸的田总嘴角微微上扬地接了电话。

“喂。”
秘书赶忙退了出来。自己一点都不想知道总裁的私人生活。只是,经理指点自己在行程上擅自加上画展的行为,好像并没有引起对方多大的关注啊。

“柾国~上次你说去巴黎洽谈的时候带上我,小秘书有没有把行程排出来啊。”
“嗯。哥你怎么那么急切啊。”顿了顿,像是想补上一些感情般的,“别墅里住的还习惯吗?”

话筒那边的人,抬眸看到了落地镜中的自己,裹着浴袍,腰间松松垮垮地系着一根带子,把腿缓缓上抬,浴袍就迅速地滑下露出白皙一截。看到大腿上已经变紫了的痕迹,目光沉了沉。

“这间房子我住的不太欢喜,黑白格局有点压抑。柾国~你知道的,我喜欢蓝色基调的空间,所以......”

意料之中,对面沉寂了一会。

“就按哥说的去做吧。”田柾国便草草地挂了电话。

哼,还念着那个金泰亨吗?再望向镜子里的目光里缠上了一股杀意,我周玮哲难道还比不上一个扶不起的三流画家?玩味地抚摸着躺椅的扶手。就算朴智旻那家伙到处使绊子,自己照样还是爬上了田柾国的床不是?就算这个家的管家瞧不上自己,田柾国现在不是还宠着自己?

“玮哲,你说的事情我已经办妥了。田总的行程上,就有那个金泰亨参与的画展。”想上自己的人,办事真是又快又好。

恶人就我来做吧,田柾国,你只要好好享用我的爱就够了。

脑子突然又想到那个人了,田柾国舔了舔有些轻微蜕皮的上嘴唇。该死!看来自己真是小瞧了金泰亨,没有自己的庇护,他也能在飞机着路后人间蒸发。

是用了假的身份信息。

有些怅然地把文件夹推开。这几年,公司的情形非常好,三年前成功吞并马氏,使得田柾国得以接触到新的行业——娱乐圈。娱乐圈的水很深,但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根本就无需多虑。因为金泰亨地不辞而别,田柾国沾染上了酒精和烟瘾,要不是自己的同母异父的闵玧其破门而入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也许,自己到现在还不会醒来。

闵玧其很有手段,也很残忍。当年因为父亲的始乱终弃,时隔五年后,闵玧其黑进了公司的系统,导致一个价值数亿的合同终止。这也是,父亲辞世的直接原因。

可是,他却恨不起来。小时候,偌大的别墅陪着他的只有闵玧其。成天都是玧其哥抱着吃饭,甚至连睡觉都要把头枕在对方的臂弯里。于是,两个人抛却了上代人的恩怨纠葛,没有撕破脸断关系。

他把自己带到原本属于马氏的行政大楼,提着自己的衣领把他扔进了一堆刚成为练习生的青涩少年中。“他们中间的,你随便上。你今天不上床,老子就弄死你的那个念念不忘的小情人。”

闵玧其混黑道。

有一次他把醉酒的闵玧其从混乱的舞吧里拽出来。刚出门,闵玧其就把自己压在墙上,一向清明的眼睛里镀上了一层淡淡的血气。“朴智旻,老子警告你。离我远点,我有一群亡命之徒,不是你能招惹的人。”

他最终好像随便选了一个雏就上了,只是纯粹地发泄兽欲,身下的那人竟然也喘得格外带感。只是之后,执念就好像在时光里一点点的碎成了断片。不是非金泰亨不可了。田柾国庆幸,甚至感激玧其哥,至少自己不是那么狼狈得独自舔舐伤口。

其实早就看出秘书递上行程安排时的忐忑,随意一瞥就看到了:
7.2 上午 巴黎画展
哪怕被故意放在边边角角。

听保镖提起,玮哲最近总是去画展,最近也快是两个人在一起的300天了,就当作留念也未尝不可。有个听话的,不会推却自己的对象倒也宽心,只要每个月定期往卡上打钱就可以,省事省心。

我虽然并没有忘记你,但也没有精力去想了。

评论(1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