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语

从来不写大纲的微色情博主

荆棘载途7/N

这里是一个明天就是正式18岁的博主

所以之前一直在划水我真是,拖了半天依旧还是.......7?说真的,上半部分虐到这里就停了,8开始的话应该是一段时间以后了,中间分开的几年会用回忆的方式展现的!

也许,大家都不是好孩子,不是吗?现实生活当中很少有人能够为了一个人禁/欲三四年吧......(其实就是隐隐约约地给大家一个暗示


5-6/N的链接

http://qiyuetae.lofter.com/post/1ecbe25d_10d4c6b2


看文愉快





金泰亨没有回别墅吃午饭的事情并没有引起肖伯的注意,只当是小少爷在外面玩疯了没有和自己知会。直到夜幕低垂,饭菜都叫女仆温了好几回,肖伯才隐约感觉到不对劲。

往常无论多重要的聚餐,只要涉及到晚宴,如果没有田柾国的陪同,小少爷是不会独自去赴约的。上次小少爷喝得不省人事被竹马朴智旻抬回来,趴在人家背上一个劲要亲亲的场面还历历在目,气得大少爷脸黑了快一个礼拜。两个人从此约法三章,小少爷也未曾破过例,今个儿是怎么了。

钥匙开门的声音格外的清晰,意外地看到了一脸疲惫的田柾国正推门进来。

“大少爷。”
“嗯。”田柾国应了一声,撇到了餐桌上还原封不动的晚饭,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肖伯……”
“大少爷……小少爷他还没有回来。”

见他的心突然变得急切起来,路上拨了几次电话都是无人接听,已经有点莫名的心慌。田柾国把外套随意地挂在楼梯的扶手上,一步一步拾级而上,看似气定神闲,却少了平时掌控全局的自信,脚步里夹杂着些许仓促。

那种隐隐不安在看到微启的卧室门后被无限放大,心脏砰砰地剧烈跳动着宣告它的存在,连太阳穴都开始作痛。

田柾国迟缓着将门缝的距离拉大,干干净净的。地中海风格的装饰没有给田柾国半丝清爽的感觉,铺天盖地地沉郁气息几乎将他卷走。田柾国第一次发觉他们的主卧洁简的没有生气。

伸手拉开衣橱,里面的衬衫整齐地摆放着,直到看到那一抹刺眼的红色,田柾国不得不抛弃这间房间的另外一个主人只是暂时跑出去和狐朋狗友玩的幻想。

那块不久前才系在他脖间的玉,躺在一排白色衬衫下,像无助的孩子一般躲在红色的绒布里。田柾国突然觉得自己真像这块玉,将自己毫无保留的全盘托出,结局却是不小心回到起点。

果然把暗格里的offer带走了,田柾国突然有些庆幸,自己好像还没有把他完全弄丢。太累了,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仿佛在相互博弈,不记得是在哪里看到过,一个人的城府越深,智商越高。

好像又回想起,自己携着泰泰的手去参加宴会,金南俊眼里一闪而过的情绪。

田柾国不知道今天自己是怎么了,明明是痛彻心扉的事情,可好像在冥冥之中,早有预感,那个总是咧着四方嘴的人,会悄无声息地离开自己。

是什么时候开始呢?也许是有一次田柾国因为轻度近视早上起来在床沿摸索着框架眼镜,快要够着的时候一个重心不稳,撞在床板上,却意外地发现了暗格。惊慌地望向还在熟睡的泰亨,发现他只是轻轻地蹙了一下眉。抑制不住的好奇心驱使田柾国多次打开它,对于情人的秘密,他那么多次想要质问,到嘴边总是只有一句“泰泰,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吗?”

如果所有的一见钟情都会被时间消磨成相看两厌,为什么还要有怦然心动这种感觉。

“Passengers,No.508,to heading for Paris is boarding at the gate 5”
金泰亨把叼在嘴里的棒棒糖拿在手上,看着给金南俊的短信发送成功后,没等对方回复,就把电话卡从手机里取出,用力地拗断,黏在棒棒糖上一齐丢进垃圾桶,熟练地塞上耳机,登机。
“南俊哥,我离开咯,生活稳定了会再联系你的。”

短信的提示音打搅了正在深吻的两个男人,金南俊不耐烦地拿过手机关了机。
“南俊?是有什么……”
“都不及你重要。”
空姐觉得头等舱里的那位乘客有些奇怪,明明塞着耳机仿佛已经睡着了,可嘴里却一直念念有词得嘟囔着。
话说这个年轻人长得真是俊美啊。

“抱歉,柾国。抱歉....抱歉......柾国。”下次见面,就是陌生人了吧。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