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语

从来不写大纲的微色情博主

【正泰】 荆棘载途 2/N


阿尔的夜景很美,那种纯粹干净又深邃的蓝色几乎要把旅人的魂给勾走了,繁星点缀皓月当空,此等良辰美景!“咔嚓”金泰亨在路灯下比了一个小树杈,按了发送键给田柾国。

正准备撤回酒店的金泰亨无意一瞥看到了巷尾的一块酒吧招牌,流利花哨的merrymaking吸引了金泰亨的注意,“狂欢者?”听起来是很有趣的名字啊,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一步步靠近酒吧。


推开门,夹杂着低廉高贵香水味的鼓点刺激着金泰亨的大脑,“Cool guy!”迎面走来很多打着耳钉鼻环的少年将自己揽进狂欢的人海。被人贴身挨蹭以及有不安分的手覆上臀部的感觉让金泰亨有些窘迫,拨开人群找了一个相对安静一点的吧台,点了一杯玛格丽特鸡尾酒一个人坐着查看手机短信。 


“今晚早点休息,明天我派人来接你。”啊,是田柾国的回信。今晚是出笼的最后一夜了呢,金泰亨托着下巴苦思冥想着明天怎么应付柾国派来的保镖,以至于没有看到一个一直尾随自己进入酒吧的男子正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出神的模样想入非非。 


他招手叫来了酒保,“请帮我点一杯法兰西之吻给那位帅哥。”嘴上是那么说着,私底下将一颗胶囊和一沓纸钞塞给酒保。“好的,先生。”酒保回到吧台调了一杯法兰西之吻,将胶囊打开小心翼翼地将里面的药粉倒进高脚杯,看着药粉一点点的消失不见后将酒端给金泰亨。 


“这位先生,有人给您点的法兰西之吻。”顺便把金泰亨空的高脚杯撤下了。
此时的金泰亨正神游于千里之外,没听见酒保和自己的搭话,回过神看到自己面前的鸡尾酒有点疑惑,这家酒吧还有续杯的?毫不疑心地啜了几口,然后给田柾国回了信 


“柾国~我订的是你名下的那个连锁酒店,明天你亲自过来我才回去。” 


料定最近田柾国正忙着暗地里收购对头公司的股份没有时间过来抓自己,金泰亨有些得意地为难了田柾国一把。等到放下手机,金泰亨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奇怪的反应,皮肤开始变得有些粉红起来,喧闹的人声刺激的自己有些昏沉,可大脑却有些不合乎逻辑的兴奋。 


突然一只手覆上自己的肩膀,“这位先生,这位先生,你怎么了。”耳边有人聒噪起来,迷迷糊糊中那人将自己公主抱起来,奋力推开旁边凑热闹的人群向酒吧出口走去,“是柾国吗?”金泰亨有些疑惑地努力睁眼,却发觉只是徒劳,眼皮沉重地根本抬不起来。 


一阵凉爽的风拂过已经有些敏感的肌肤引起了一阵轻微的战栗,已经出了merrymaking,可男人丝毫没有放自己下来的意思。抱着自己腿弯的手腕上手表硌得金泰亨隐隐作痛,却像一股电流击得金泰亨清醒了大半,这不是田柾国!田柾国素来讨厌在手腕上佩戴饰物,最后在金泰亨的软磨硬泡下才迫不得已的在左手手腕上挂了一根两个人去马尔代夫时求来的姻缘绳。这时金泰亨才把自己不正常的行为归结到一个原因上——自己被人在酒里下药了。 


这个结论让金泰亨不安分地挣扎起来,偏偏那人往着人烟更稀少地方走,而四肢因为药物的刺激作用变得有些软绵绵的使不上一丝力气。金泰亨突然后悔了,后悔自己因为怕痛,在巴厘岛的露天房里没有和田柾国做到最后一步;后悔自己一直埋怨甚至和田柾国争吵,只是因为他总是派保镖跟着自己,认为他小题大做;后悔自己的无理取闹和心心念念的自由。 


而身在韩国的田柾国也像是感应到情人内心的悲恸一样,鬼使神差地违背了和情人约定的不打电话的保证,拨通了金泰亨的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田柾国宠溺地笑了笑,黑屏里映出自己的笑颜,这个小家伙是怕自己责难早早的又关了手机。 


“喂,小李,帮我订一张去阿尔的飞机票……嗯对,现在……半小时以后你派司机来接我。” 


挂了电话,田柾国吩咐那边的酒店查到了金泰亨入住的房间号。我可是推脱了工作来见你,小狐狸。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