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语

从来不写大纲的微色情博主

【正泰】 荆棘载途 1/N

光荣的荆棘路看起来像环绕着地球的一条灿烂的光带。只有幸运的人才被送到这条带上行走。是不是又不够幸运,所以只能行走,却无法抵达。
——楔子


“柾国,我现在在普雷斯特城附近的克里斯廷隆,这里有一道沟里长着一棵盛开的苹果树,这里已然是一幅春天的景象了。开得那么芬芳,我站在这里突然就想到了你。” 


田柾国的手机叮咚响了一声,开会的高层都有些疑惑地看着平常一直面瘫的总裁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缝。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又恢复了常态继续听着季度总结报告。 


金泰亨这是干什么呢?田柾国有些气愤地想。他从德国的马克森到奥尔登堡,从意大利的那不勒斯再到英国伦敦,玩了大半个月了,还像第一次出行的小学生一样每天给自己发类似日记的短信。又夹杂着后悔,早知道就不该心软地放金丝雀出去欧洲游,一个天真又没名气的小画家,人生地不熟的。 


“柾国,我明天要去梵高最爱的城市阿尔了。你说,那里是不是还有猛烈的阳光和刺目的麦田,和画里一样美丽又颤动的色彩。” 


这次高层都看清楚了,田总分明就是恶狠狠地对着手机剜了一眼,然后面色不善得对着战战兢兢的部门经理说了句:“看什么,继续。”上位者的威严压迫得经理一连说错了好几个专业名词。果不其然,田柾国的脸又黑了几分。大家都自觉地眼观鼻鼻观心,顺便在心里腹诽了远在欧洲的肇事者——金泰亨大哥,您老高抬贵手,别间接折磨我们了。 


好不容易等到散会,大家快步离开了低压中心的会议室,田柾国快速地输入了“快点回来。”然后有一个字一个字地删除。输入“早点回来。”然后按了回车键发送。这个家伙,从来都不让自己省心。 


而身处克里斯延隆的金泰亨显然没心没肺多了,看到柾国发过来的早点回来,一点都没有自己晾了情人大半个月应该有点愧疚的思想觉悟。咧着四方嘴傻兮兮地笑出了声,“啊~难得柾国肯放我出来玩,这次一个要玩够本,毕竟难得偷出来的黑卡。”一翻身连人带手机一起卷进柔软的被子。“嗯,明天应该是个艳阳天。”

每天都要在五星级酒店里赖到最后一刻才出发动身的金泰亨简直就是出租车司机的最爱。因为:“拜托用最速度赶到火车站,我付您双倍的费用”之类的,司机们简直就差把他当财神爷供着了。 


急急忙忙地赶上了前往法国南部的小城阿尔的火车,窗外的景色开始飞速地倒退。前几天刚刚从法国离开的金泰亨表示想走就走的旅行总是不太靠谱。金泰亨到达这个小城以后发现自己几乎快要爱上它了——阳光里的大自然、朴素的风景、长满庄稼的田地、灿烂的野花,还有村舍和正在耕耘的农民们。梵高笔下的向日葵、麦田不仅仅是植物,更是带有原始冲动和热情的生命体。 


这是在韩国和柾国在一起的时候从未见过的景色,虽然柾国经常会带着他一起乘私人飞机外出,但旅行的目的都是为了洽谈生意,像现在这般为了艺术而来的地方,他们从未一起到过。 


在小城里漫无目的地逛了一天,夜幕降临时分,金泰亨和往常一样订好酒店,安置好自己少的可怜的行李后,突发奇想地想去领略一下别样的异域风情。

评论(3)

热度(16)